二號站官方ii_轉型最成功的IBM能否延續神話?

 

曾經的“藍色巨人”IBM,在今年一月份完成了新的CEO阿爾文・克里什納交接工作。4月21日是IBM發布2020年一季度財報的時間,也是新任CEO克里什納上任后的第一份財報。

轉型過渡期的IBM,新業務滯漲老業務衰退

財報显示: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GAAP)計算,IBM的一季報營收為175.7億美元,,去年同期為181.81億美元,同比降低3.4%。

今年IBM的一季報也許是因為疫情原因,但更多的是因為IBM自身原因所致,讓其再次刷新了IBM八年以來的業績低位。

按業務類型分,其中雲與認知軟件業務營收為52.38億美元,同比增長5.5%。IBM的雲與認知軟件業務營收的增長,驗證了IBM轉戰、收購的正確策略。

全球商業服務營收41.36億美元,IBM在2019年全球商業服務營收為166.34,一季報是41.55,同比持平。全球商業服務是郭士納在1993年提出的,是最a早提出IT服務模式的企業,但從財報來看,IBM在原有基礎的服務方面不僅沒有得到提升,反而出現停滯跡象。

全球科技服務營收64.67億美元,同比降低6%。系統業務營收13.68億美元,同比增長3%。其他業務營收合計3.61億美元,同比降低58%。本季度IBM的毛利率為45.1%,去年同期為44.2%。凈利潤為11.75億美元,同比降低26%。

成本和收入情況上,來自於持續運營業務的總支出及其他收入為79.72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61.60億美元。其中,銷售、總務和行政支出為59.55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46.91億美元;研發和工程支出為16.25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14.33億美元;

其他收支:知識產權和海關開發收入為1.16億美元,去年同期為1.01億美元;其他支出為1.82億美元,去年同期的其他收入為7300萬美元;利息支出為3.26億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為2.10億美元。

收益方面,根據非GAAP的計算,本季度IBM的毛利率為45.1%,去年同期為44.2%。凈利潤為11.75億美元,同比降低26%。來自主營業務的攤薄后每股收益為1.84美元,同比降低18%。之前分析師們對IBM做出了預算,預算每股收益為1.81美元,無論是毛利率、凈利潤、每股收益情況與之前分析的預測基本相符。

從一季報來看,IBM正在积極轉型中,加強科技、IT領域中的地位。近年來IBM將增長重點轉移到雲、網絡安全和數據分析等高利潤領域,以抵消其硬件和軟件業務逐年放緩的趨勢。這些“戰略需求”帶來的收入雖然在本季度上漲了5%。但一些分析師仍擔心這些方面的投資難以提高整體收益。因為佔比最大的技術服務與雲平台業務下降5.1%至84.1億美元,而硬件和諮詢服務在內的其他部門業務收入也有所下降。

微軟、亞馬遜等競爭對手已經有了不錯市場份額的當下,IBM向混合雲計算、AI進行轉型的難度和壓力也是可想而知。對於曾經經歷兩次重大轉型的IBM公司而言,此次IBM轉型將決定IBM未來的走勢,IBM為何會再次轉型呢?

IBM自帶轉型基因

在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藍色巨人”IBM陷入增長乏力的泥潭。在大型主機向兼容型電腦轉型的過程中,“藍色巨人”成為了進步的絆腳石,康柏、微軟、蘋果等公司迅速崛起,讓IBM雪上加霜。對於龐大的IBM而言,最a好的辦法就是“瘦身減肥”。

下任CEO選舉中,郭士納因會賣資產被IBM看中,郭士納任職期間,售賣了大量工廠、生產線、IBM大廈,同時開展裁員政策。IBM也分為了兩個陣營,一、維持大型主機路線;二、轉戰PC市場。郭士納卻發現了第三條道路:硬軟結合,突擊軟件服務戰場。

IBM是從未有過軟件服務的經驗,郭士納採用了大舉收購策略進軍。斥資35億美元收購蓮花(Lotus)軟件公司;蓮花公司的網絡軟件Notes控制了34%以上的企業網絡市場。通過收購,IBM以最短的時間擁有新的核心技術,完成了IBM華麗的戰略轉型。郭士納的收購轉型讓IBM有了收購轉型基因,今年新上任CEO克里什納也繼承了IBM的收購轉型基因。新任CEO能夠帶領IBM成功的完成反轉呢?

2019年,克里還是CEO備選人時,與上任CEO羅睿蘭聯手收購了紅帽。紅帽在克里將其收購后,讓IBM在雲計算領域有了一定的基礎,紅帽也沒讓克里失望,19年四季度給IBM貢獻了5.16億美元營收,2020年一季報給IBM貢獻了7.19億美元。紅帽雖然給IBM帶來了營收,但效果並不明顯。

一季報VS收購前:收購前雲和認知軟件部門營收為50億美元,今年一季度雲和認知軟件上營收52.38億美元。雲和認知上的收入有所增長,但紅帽今年一季度在雲和認知營收上給IBM貢獻的7.19億美元,將紅帽的貢獻刨除在外,IBM在雲和認知的收入是出現了明顯下降的,克里還會有哪些表現呢?

1)新官上任,火不止三把

1月31日IBM宣布CEO由克里擔任,3月24號IBM單方面通知富通科技解除合作,富通科技是中國區的產品代言人,也是IBM的長期合作客戶。富通科技表示:每年營收中有25%是IBM的產品、服務帶來的,富通每年給IBM帶了的營收大約是七千萬美元。克里的手法與當年的郭士納一樣毫無徵兆,其次富通的合作解除意向也不可言喻!

克里上任第一天發出了員工信,在信中提到了三把火,分別將三把火“燒”向了雲、人工智能、客戶,同時說到IBM已經確立了混合雲和人工智能兩大核心方向並建立起初步的市場地位。在員工信公開后,CNBC評論稱,這些動作與IBM的競爭對手相比,並沒有什麼不同,也沒有跳脫出IBM既定的發展定位。

在外界對於IBM轉型雲計算有着大量質疑,以及紅帽尚未給IBM帶來雲和服務上增收的情況下,克里還表示IBM確定了雲計算的發展方向,雲計算對IBM又有哪些意義?

2)雲計算不僅是IBM的新方向,也是老業務的保存方式

IBM一季報显示,IBM的老業務耗費了大量的人力、財力,在營收上卻呈下降趨勢。同時全球都在發展雲計算,此時的IBM如果沒有新業務,同時不發展雲計算,意味着IBM會被競爭對手蠶食。雲計算於IBM而言,不僅是一種新業務,也是保存現有業務的方式。IBM除了PC端業務、軟件服務等之外,在醫療健康、電信、硬盤儲存等方面也有業務,這些業務一直被各大企業虎視眈眈,期待着IBM沒落。

雲計算的具體應用已經不止應用在搜索上,雲計算在儲存和管理數據上提供了無限大的空間,會對存儲業務帶來擠壓;雲計算軟件提供自配置、自修復、自優化、自保護等功能,會給軟件服務帶來擠壓。雲計算除了運用存儲、軟件服務等,對IBM的其他業務也將產生影響。那IBM自己發展雲計算又有怎樣的前景呢?

3)雲計算應用成功,科技巨頭們該要慌了

根據Gartner數據統計,IBM在中間件服務上一致佔據着全球第a一,比競爭對手甲骨文高一倍。在雲計算髮展中,IBM並沒有選擇“私有雲”、“公有雲”,而是提出“混合雲”。

混合雲融合了公有雲和私有雲,處於安全考慮企業會將數據放在私有雲,同時希望得到公有雲的資源,混合雲將公有雲和私有雲進行混合和匹配,以獲得最a佳的效果、個性化的解決方案,達到了省錢又安全的目的。混合雲也成為了IBM的主要發展方向,混合雲的應用場景包含了IBM當前所有的業務。

節約成本:業界認為系統上雲后,硬件投入成本可節約近2/3,混合雲運用到IBM的產品上可以帶來成倍的利潤。

充分發揮軟、硬件協同能力:在軟硬件核心技術領域,重新設計軟硬件之間的系統接口,使算法、軟件和硬件設計的溝通更加緊密,打造適合雲的新型計算機,混合雲與計算機融合,會讓IBM的計算機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

雲除了能降低成本、增強計算機之外,還能將雲加入中間件,IBM的中間件是全球中間件最大的供應商,已經被各行各業運用。中間件的市場率,可以更快的將雲應用到各行各業。發展雲對IBM具有非常大的前景,但IBM也面臨着很大的困擾。

前期投資不足

亞馬遜17年二季度財報显示,亞馬遜Q2營收營收總成本234.51億美元,其中科技研發費用55.49億美元,相當於亞馬遜16年凈利潤的70%。18年的年度報表中显示,亞馬遜雲計算業務營收同比增長49%,為61億美元。

從IBM的財報上可以看出,IBM也正在加大研發成本,按照IBM一季度研發成本為16.25億美元估算,全年研發成本大約在65億。隨着雲計算的火熱,雲計算人才、設備等研發成本逐步增加,IBM在雲計算上的投入就顯得少了。IBM作為後來者,雲計算市場還能分到多少蛋糕?

1)計算市場三足鼎立,失去先機

國際研究機構Gartner4月23日發布雲計算市場數據:全球市場份額從7.7%上漲至9.1%,排名第三。微軟17.9%排名第二,亞馬遜45%排名第a一。亞馬遜、微軟、阿里三足鼎立。

時過境遷,當前的IBM想重回人工智能之路,其難度比頭兩次反轉會更大,因為亞馬遜、谷歌、阿里等都不會眼睜睜的看着IBM在人工智能、雲計算上奪食。其次,混合雲還處在研發階段,最a為困難的是很難有效創建和管理此類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