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總代平台_存儲業將被顛覆?“大內存計算”將帶來數據中心架構革命

今日,MemVerge宣布完成1900萬美元Pre-B輪融資,投資方包括英特爾、思科、NetApp和SK hynix等戰略投資者,此前的投資方高榕資本、耀途資本、Jerusalem Venture Partners、LDV、光速創投和北極光創投也在這一輪融資中持續加註。

MemVerge於2017年在美國硅谷成立,在北京、上海設有分公司。2019年4月,MemVerge宣布獲得2450萬美元的A輪融資,投資方包括高榕資本、美國光速創投、北極光創投、JVP、LDVP等。

MemVerge是一家專註於打造“大內存軟件”的企業,核心產品是Memory Machine,目前該產品已經正式推出第一個版本,且已經在金融行業實時交易業務,以及人工智能機器學習任務中得到應用。在國內,MemVerge與騰訊雲、京東等企業均已達成了合作。

“我們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MemVerge CEO范承工告訴億歐科創。

在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高性能計算等應用的驅動下,數據量正在快速增長。根據IDC的預測,到2025年,全球的數據量將達到175ZB,如果按照每秒25M的速度下載這些數據,一個人需要花費18億年才能完成下載。

未來,以數據為中心的工作負載將不斷增大,這為企業和科研機構的發展帶來巨大的挑戰。如何讓數據的存儲和計算變得更高效,是業界在共同思考和探索的問題。

范承工告訴億歐科創:MemVerge就是第一個開發出“大內存軟件”的企業。

打造存儲業的Windows?

什麼叫“大內存”?在了解這個概念前,需要了解計算機的內存和存儲是什麼。

“存儲”(storage)和“內存”(memory)都是計算機中“存”數據的部件,但卻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存儲就像倉庫,負責保存計算機中的“貨物”;內存則像是操作台,是計算機中各類應用運行的空間。

以手機為例,我們常看到“4+128G”、“6+64GB”等宣傳標識,數值小的就是內存,數值大的就是存儲。存儲空間越大,我們能“裝”的應用、照片就越多;內存越大,手機的性能表現就越好,運行大型應用(比如遊戲)時越流暢。

計算機要運行程序時,需要將存儲中的數據加載到內存中,相當於是把數據從一個房間“搬運”到另一個房間。

要“搬運”,在處理數據時就不可避免存在“時延”的問題,因此大家都在思考:如何讓它們合二為一?

近年來,隨着動態隨機存儲器(簡稱DRAM: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容量的上升和單位價格的下降,大量數據在內存中存儲和處理成為可能。但DRAM的問題是:斷電后所有數據都會丟失,這就是大家常說的“易失性”,因此業內也一直在尋找更優的硬件替代方案。

在這樣的背景下,業界研發出了持久型內存(簡稱PM:Persistent Memory),又稱“存儲級內存”(簡稱SCM:Storage Class Memory)。它既彌補了內存“易失性”的缺陷,又具備存儲“大容量”的特徵,因此被視為未來數據中心存儲技術的發展方向。

2019年,英特爾推出的傲騰內存,就是持久型內存的一種,存儲和內存第一次在物理介質上實現了融合。

但英特爾只提供核心零部件,存儲級內存要大規模應用,還需要其他硬件和軟件的配合。比如,PC之所以能夠普及,首先離不開英特爾等廠商提供的芯片,其次離不開戴爾、惠普、聯想廠商生產的設備,較為重要的是,離不開微軟提供的操作系統――Windows。

MemVerge打造的軟件產品Memory Machine,就相當於是存儲級內存的Windows。

存儲業將被顛覆

英特爾對MemVerge打造的Memory Machine有極高的評價。

“這一革命性的軟件可以幫助企業解決機器生成海量數據的挑戰。”英特爾資本副總裁兼高級董事總經理Mark Rostick說,“藉助MemVerge Memory Machine™軟件和英特爾®傲騰™持久內存,企業能更高效、更快速地從幾乎實時的海量數據中洞察信息。”

英特爾數據平台事業部內存和存儲產品副總裁兼總經理Alper Ilkbahar也表示:Memory Machine軟件與英特爾®傲騰™持久內存的結合,使得更多應用程序可以在內存中運行。

“讓每個應用程序都能在內存中運行”正是MemVerge的願景。

如果沒有軟件的支持,企業想要使用“存儲級內存”硬件,要麼需要重寫應用,要麼就不能同時使用內存和存儲的功能。Memory Machine可兼容現有的內存應用程序,也可以為新的內存應用程序提供編程模型,可以讓存儲級內存更易用。

Memory Machine打造了分佈式持久性內存架構,形成了PB級的大內存資源池,使任何大小的應用程序都能在內存中運行。

Memory Machine還提供強大的內存數據服務,比如內存實時快照、內存複製、內存分級等。

其中,“實時快照”是Memory Machine的一大特色。

范承工告訴億歐科創:“這是一個重要的創新,我們也正在申請技術相關的專利。”

數據中心如果遇到斷電或宕機等突發情況,內存數據就會丟失,因此需要通過“快照”或者“日誌”來“定位”數據。

這一功能好比遊戲中的“存檔”,在通關的過程中,將遊戲存檔,即使下一關輸了,我們也不需要從頭再來,只需回到上一個存檔點重新開始即可。過去,日誌等數據一旦丟失就難以找回,而有了“快照”后,只需回到上一個拍“快照”的節點,就可以再重新開始工作。能“拍照”的點越密集,需要重新開始的工作就越少。

“未來存儲行業將被顛覆,會被新的行業取代。”范承工說。

目前,市場上僅英特爾的持久性內存硬件開始實現商用,范承工介紹,未來會有更多的硬件廠商陸續推出持久性內存產品,根據相關行業研究報告,到2023年,持久性內存的市場有望達到25-30億美元規模。

“雖然這個市場規模看起來並不算大,但持久性內存的市場規模在2019年是0,可以說是一個嶄新的領域,從增長速度來看,是很可觀的。”范承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