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平台註冊_唯在珠峰之巔,能欣賞到如許壯闊的5G時代

此時此刻,國人在屏息凝視等待着中國登山隊和國測一大隊登頂珠峰的捷報。

為了完成自2005年後又一次珠峰測量,兩隻隊伍的珠峰攀登者們自3月2日起,就在珠峰及外圍地區陸續開展了水準、重力、GNSS、天文等測量工作。5月6日,30多名測量登山隊員從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出發,開啟沖頂測量。

這次登頂珠峰備受期待,一方面是因為這將是中國專業測繪隊員  成功登頂珠峰。同時也因為這是一次中國科技在珠峰的全面展示。這次測量珠峰任務中,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將起到重要作用,國產測繪儀器裝備全面擔綱本次測量任務。航空重力技術、實景三維技術等高新科技的應用,將用科技向我們展示一個比以往更加清晰、更加完整的珠峰。

與此同時,此次登頂和測量珠峰行動還有另一重不同之處――除了測量登山隊員之外,還有一群“新攀登者”加入了珠峰探索的旌旗。

在登山隊員集結在珠峰大本營之前,中國移動攜手華為已經在4月30日完成了珠峰6500米搭建5G基站,實現了珠峰5G信號的覆蓋。這些帶着基站登臨珠峰的通信人,讓我們  欣賞到了基於5G網絡的珠峰登頂測高直播。

而中國移動攜手華為完成的這項壯舉,並不僅僅能激發起我們的讚歎和敬佩。同時珠峰作為中國境內極限環境的代表,在那裡完成的5G信號覆蓋,也用一種獨特方式闡述了5G技術、5G工程建設的能力範疇,用  的方式展現了我們即將迎接的5G時代。

從這個角度看,登頂珠峰的5G直播,並不僅僅展示了地球天脊的絕美,也展示了5G世界本身的壯闊。從珠峰這個獨特的觀景台上,能看到  邃透徹的5G風景。

拉近天地的5G價值

從珠峰這個觀景台向下眺望5G時代的層巒疊嶂,首先會注意到一個風景:5G拉近了世界的距離,即使你遠在珠峰之巔。

人類文明史中,無線通訊技術的誕生,可以說是讓人與人之間距離拉近的  里程碑。而5G帶來的大帶寬、低時延特性,可以讓高清直播、實時化的VR/AR、超低時延視頻通話等技術變為現實。或許不遠的將來,我們將徹底沉浸於距離不再構成任何界限,隨時與世界聯接的5G體驗。讓5G覆蓋珠峰,既是對這種體驗的完美展示,同時也具有極其清晰的現實意義。

隨着中國移動與華為,攜手在珠峰海拔6500米的前進營地、海拔5800米的過渡營地和5300米珠峰大本營的5個5G基站全部投入使用,5G帶來的應用價值完整湧上了第一高峰。隨着5G網絡架設,珠峰登山、科考、環保監測等工作有了全新的網絡保障。登山隊員和科考人員有了更大帶寬、低時延與外界交互的網絡基礎,從而能夠進一步確保登山者的生命安全。

與此同時,5G帶來的想象力,直接讓珠峰高清直播、需要大帶寬的可靠儀器與影像設備、實時環境檢測等過去不可想象的珠峰聯接方案變成現實。科研、環保,甚至普通人了解和欣賞珠峰都將從中受益。

這一點非常具有代表性地展示了5G帶來的社會價值:5G網絡條件可以支撐從社會化需要到專業應用的全面迭代,改變世界之間的交互方式,拉近人與天地的距離。

珠峰的故事如此,我們生活中的千行萬業也將如是。

穿越極點的5G工程能力

當我們意識到5G改變了我們與珠峰的距離時,我們或許可以更加聚焦,向這件事的深處望去。很多人會懷有這樣的疑惑,5G的價值顯而易見,但5G真的能改變我的生活嗎?畢竟大家所處的區域千差萬別,居住環境也不盡相同。因此很容易擔心5G能否實現理想中的普及普惠。

而這所考驗的,就是5G的工程能力。當5G商用開啟,相關的工程效率、工程質量就是下一輪考驗的核心。而中國移動“5G上珠峰”專項行動,可以看作在一个中國  的舞台上,進行了一次對中國5G工程能力的全透明嚴格考試。

從4月正式啟動以來,中國移動攜手華為,先後在海拔5300米珠峰大本營、5800米過渡營地、6500米前進營地,通過SA+NSA組網的形式建設5個5G基站,同時提供千兆寬帶和專線接入。

在此過程中,工程人員在高寒區域新增鋪設光纜達到25公里,通過肩挑和氂牛馱運的方式,運送了8噸網絡建設設備和生活保障物資。在  嚴苛的工程環境下,中國移動通過使用華為5G設備快速建成、開通了5G基站,完成5G信號覆蓋珠峰。期間中國移動與華為的數十名網絡維護優化人員堅守在海拔5300米以上的區域24小時值守,保障珠峰區域的網絡性能。

為了能夠讓5G穿越極點,工程師們提前進行了登山訓練,從技術工程專家化身為世界第三極點的新攀登者。當你透過5G信號審視珠峰時,你會意識到是這樣一群人,以這樣一種堅韌沉默的方式完成了5G工程建設――而更多的他們,正在建設這個國家的5G網絡。

他們穿越極點衝上珠峰大本營時,你會覺得如此安然,對未來充滿了期盼。

蒼莽為證的5G技術

珠峰從來都是一個考場,從最開始登山者的考場,後來變成了測繪團隊、科考隊員的考場。之後又變成了通信工程師們的新考場。而在人的考試之外,珠峰其實還是技術本身的嚴酷試煉地。

在5G時代,是什麼造就了中國的5G  ?首先,是過硬的5G產品性能和交付能力,這當然有大量的技術理論、產品測試和商用網絡可以證明,而珠峰上的5G,卻是  ,也最震撼的一項佐證。高寒、缺氧、高海拔,以及頻發的暴風雪等極端天氣,我們很難想象有比這還差的通訊環境。在這樣的環境里搭建、部署,並且保證5G網絡的穩定運行,歸根結底是對我們5G技術的  測試。為了解決種種珠峰上看似無解的難題,中國移動使用了華為5G極簡站點和智簡全光網技術,相關技術具有極高的集成度,體積小重量輕,易搬運易安裝,有效降低了珠峰部署的難度。並且華為的5G設備能夠適應珠峰長期低溫的極端環境,保障長時間穩定運行。

其次,在珠峰這樣地理環境特殊、氣候多變的地方,空口環境和質量異常複雜,對於網絡覆蓋規劃和優化能力也有着極大的挑戰,而中國移動擁有全球最大的移動通信網絡,積累了不可計數的各類疑難覆蓋場景的寶貴經驗。由於5G基站  站址在海拔6500米,距離珠峰峰頂依然存在2000多米的落差,為了有效覆蓋峰頂,由中國移動網絡技術專家主導,聯合華為工程師有效制定的階梯式組網覆蓋設計,使用華為64通道Massive MIMO(大規模天線技術)產品,通過靈活的波束賦形和在垂直維增益高的特點,可更好匹配珠峰這種複雜的高山場景。同時,結合華為的Massive MIMO技術及算法,讓小區容量和峰值用戶速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據工作人員在5300米的珠峰大本營現場實測,下行峰值突破1.66Gbps,上行速率高達215Mbps,可有效滿足珠峰上4K+VR高清直播的要求。

從高集成度、低功耗的硬件,到適配珠峰獨特地形與使用環境的軟件技術,再到工程和環境適配技術的融合以及短時間的快速交付。“5G上珠峰”本身也是一次展覽,是一次中國5G技術面向全球的宣告。

讓珠峰見證中國通信事業的  ,或許是中國移動和華為這兩个中國驕傲的歷史性握手。

5G和珠峰,情結與徵象

穿過技術的莽原,從珠峰向更深處看,最終我們會見到5G時代的底色。那可能不是技術和工程,不是數據和網絡,而是一種情感,一種關於挑戰未知、攀登極限,擊落不可能的徵象。

攀登珠峰是中國人的情結,同時珠峰也是通信人的情結。2003年5月22日,中國登山隊在珠穆朗瑪峰峰頂使用中國移動網絡打通了  電話。2007年11月,中國移動聯合華為在世界海拔  的珠峰6500米基站測試開通,這為2008年北京奧運聖火跨越珠峰傳遞發揮了重要作用。到2020年,珠峰又在中國移動和華為的攜手努力下,開啟了世界屋脊聯接5G網絡的新時代。

從氂牛拉着基站上雪山,到工程師堅守海拔數千米的維修站。珠峰這個用來讓孩子們想象極高、極遠、高不可攀的意象,就這樣一步步被通信人變成了工作日常,變成了5G覆蓋區。

不久前,華為中國在官方微博和微信上同時發布一條2分17秒的視頻。裏面是上海芭蕾舞團戴着口罩“停工不停功”的翩翩身姿。任正非非常欣賞這段視頻,華為向17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員工翻譯轉發了相關內容,鼓勵華為人“梅花香自苦寒來”。誠然,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中國移動通信也是如此,我們經歷了1G空白、2G跟隨、3G突破、4G同步的漫漫長路,正是以中國移動和華為代表的通信人,不棄不退、砥礪前行幾十年,經歷了多少不為人知的“苦寒”,才迎來了如今的中國5G  。這是中國通信人在這個時代向世界展示的,這也是中國5G時代的真正內核。關於攀登絕嶺,關於一覽人間的精神屬性。

如今,珠峰的至高,嚴寒,艱苦,和登上之後再無遮擋的風景,已經成為了中國5G氣質的一部分。反覆琢磨那座山,研究、探索、攻克那些看似不可能的極限。然後才知道敬畏,明白勇氣,捕獲自我。

中國通信人的珠峰情結,回答着很多問題。比如5G時代中國和中國企業為什麼做到了世界  ?比如中國科技能不能在錯綜複雜的國際局勢中生存下來,甚至脫穎而出?比如中國攀登者,能否在北坡爬上第四次工業革命和智能世界的山巔?

那許多的,看似絕不可能逾越的珠峰,其實登上去,架上基站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