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需要登錄嗎?_後浪青年,恐怕你不是真的懂5G

在“後浪”扎堆的 站,青年們對 5G 的認識大多是從北郵“何同學”的一篇校園測速視頻開始的。

這個  於2019年6月6號 (也就是中國5G正式發牌那天,新聞節奏感很強啊何同學) 的5G科普視頻迄今播放量達到了2016萬次,彈幕19萬條,評論5.6萬條,被轉發到朋友圈45萬次,並被收錄於“入站必刷55大視頻”。

之所以有如此可觀的播放數據,除了生動有趣體現了5G之快,何同學還引發了大家的思考,除了下載超快,5G的殺手鐧應用會是什麼?當下的NSA非獨立組網讓網速達到很快,為什麼獨立組網SA更重要?SA又能帶來哪些新體驗?

在這段視頻評論區,獲得21萬個贊的一條留言解釋道:

如果把5G基站傳輸類想象成自來水管道,NSA非獨立組網部署就相當於“把你家的自來水水口頭擴大了,但是這棟樓的入水管沒有改造,你最多還是只能分到那麼點水”,而SA獨立組網相當於“改造了這棟樓的入水管(專業術語核心網),改造完后,你就可以真正的體驗5G流量的水龍頭了”。

那麼,為什麼不一  “改造整棟樓”,是太難還是太貴?此處借用一下小明同學。

小明有4個哥(G)。

大哥外號大哥大,就在全中國百業待興的上世紀70年代,著名的貝爾實驗室突破性地提出了蜂窩網絡概念。從1983年美國先進移動電話系統(AMPS  在芝加哥投入使用開始,“走着打電話”的移動電話進入百姓視野。到了90年代,儘管昂貴的大哥大僅支持語音,但也一時風光無兩,是那個年代有錢人裝X神器。大哥話語權被奠定了北美世界通信地位的摩托羅拉、朗訊和北電掌握,彼時的中國通信業還在固定電話上狂奔,穿着專業制服的電信公司師傅上誰家裝電話,都少不了煙和茶的招待,給運營商掙回的是頗為昂貴的初裝費。

為了養活大哥,運營商花了不少銀子。

但大哥的光芒很快被新出生的二哥代替,模擬的移動電話轉變為数字制式,有了“手機”這個正式的名字。諾基亞、愛立信、西門子紛紛上場,不僅推出了適合單手把握的終端,還打造了無線通信系統,打破了北美獨霸的江湖局面。這個“語音+短信”的時代中國依然是看客,引入歐美的設備建2G網花了更多的錢,運營商開始感到肉疼。

二哥網速終歸太慢了。更快的三哥出生時,中國的通信業已不想再花冤枉錢了,於是經過一番努力和波折,頂着巨大壓力的中國自主技術TD-SCDMA被寫入國際標準,設備商和手機廠商頻頻助力,全球無線通信的格局終於發生質的改變:從歐美獨大到中國有了話語權,再花錢建網時,中國運營商有了講價的餘地。

後來的四哥,就是如今活得最健碩的一位,也是最喜歡熱鬧的一位,從標準到網絡,從芯片到終端,從個人應用到行業跨界,大屏智能手機上五花八門的功能和數不清的APP代替了電視電腦、排隊買票、現金支付、窗口繳費、路邊打車、飯館排隊…也讓中國通信業在四哥時代真正形成了全球競爭力。

競爭力是強大了,可是互聯網等各路企業紛紛來掙流量的錢,通信業老大運營商的錢袋子也  地緊張了。

但更強大、對更多的行業應用來說無比重要的“五哥”小明也時不我待地出生了,全球都在看着中國通信業這次要如何在5G上領跑,可是養育五哥就像城市裡養娃,堪比碎鈔機,錢袋子又緊張,所以先借四哥的網絡資源搭建上必要的5G功能滿足五哥幼時之需(既不耽誤商用,還不至於破產)。

但五哥畢竟不是一般的娃,他心裏有火,眼裡有光,一出生就被賦予了高速率、高可靠、低時延三大氣質,除了大幅提高手機上網速率,更志向遠大,意在改變百業千行。

這些是四哥也幫不了的。2019年拉開5G商用大幕後,三家運營商又在2020年咬牙拿出上千億開始送五哥邁出獨立那一步:不依賴4G,建一個从里到外全新的5G網絡。

就是這屆後浪青年即將享受到的VR遊戲、增強現實、無人駕駛、遠程醫療等酷炫應用,也是他們所在的各行各業將受益的智慧工廠、工業互聯網、雲網融合的幕後主角:5G SA,獨立組網。

B站上“所長林超”對“年輕人如何抓住5G紅利”的視頻也引發了點贊和批評的兩邊倒。

但可以肯定,沒有獨立組網帶來的超高可靠、超低時延,再多的5G想象和行業應用都將是浮萍。

01

獨立組網:有距離的美

今年3月,一紙令下,工信部專門發布了加快5G發展的通知,尤其指出:支持包括廣電在內的四大運營商以5G獨立組網(SA)為目標,控制非獨立組網(NSA)建設規模,加快推進主要城市的網絡建設,並向有條件的重點縣鎮逐步延伸覆蓋。

從基於NSA的5G商用元年,跨入基於SA的5G商用元年,運營商在獨立組網的採購上也下了“血本”。

近2個月,三大運營商拿出幾百億向產業鏈“下單”5G建網,僅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兩家運營商的本地網5G建設所需SA無線主設備規模就達到了25萬站,330億元的“世紀大標”被華為、中興、愛立信、中國信科(大唐移動)拿下。

在勢頭上,中國電信的5G獨立組網拔得頭籌,不僅牽頭全球運營商制定了《5G SA部署指南》,還表示今年將把5G覆蓋全國所有地級以上城市,並實現5G獨立組網全球  商用,5G用戶目標數是6000萬到8000萬。中國移動也表示力爭2020年第四季度實現5G SA商用。

按照中國移動技術部總經理王曉雲在4月28日FuTURE舉辦的5G和網絡發展戰略(在線)研討會上的解讀,5G SA的發展與新基建十分契合。信息基礎設施的構建不僅包含傳統意義上的新基站、新傳輸、新核心網絡,SA原生雲化的特性使之更依賴於雲計算、邊緣計算等新型基礎設施的支持。

同時,新基建的下一個階段智能交通、智慧能源、新型工業基礎設施等都需要5G SA網絡支持,也就是說獨立組網是新型基礎設施和融合基礎設施的橋樑,不僅催化劑,更是粘合劑。

但為何運營商遲遲才動手獨立組網,因為從技術成熟度到成本,SA都“沒那麼容易”。

02

無經驗可參考,中國如何領跑?

5G獨立組網帶來的“世紀大標”讓設備商興奮,產業鏈上下游從芯片到終端都一片沸騰,但在多次關鍵招標中0份額的諾基亞陷入尷尬境地,一度決定暫時告別中國無線通信市場。

這屆青年不一定用過諾基亞在2G時代稱霸一時的手機(當時諾基亞手機在全球手機市場份額中一度佔到了78%,這幾乎是個無法打破的数字),但對諾基亞是全球5G產業鏈中的主力軍並不陌生。但在多個5G大標中屢屢以0份額結尾,中國企業所佔份額一再升高,也側面說明了從3G時代下決心培養民族企業能力,到5G時代全面領跑,中國通信業這一決策的英明。

日前,“網優雇傭軍”在盤點三十年移動通信史時提到,一份由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流出的文件透露了美國的失落之情。華為在LTE市場份額上早已  ,中國企業早已加大研發5G。美國在逐漸掉隊,而中國正在引領5G。儘管美國也有高通、思科等通信巨頭,但他們只提供芯片和路由器,並不提供無線設備。

我國在5G SA網絡上成為了產業的引領者,相較世界上其他國家或地區的建設來看,對於SA的部署走在了  。

然而,作為引領者也就意味着沒有可以參考的樣本,不能像以往3G、4G時代一樣可以有更多成熟可參考的案例經驗,需要面臨更多的挑戰。

在FuTURE這場5G和網絡發展戰略(在線)研討會上,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在談到5G新基建的挑戰中技術成熟性的問題時也重點提到了獨立組網的挑戰。

“我國今年在全球率先開展獨立組網(SA)大規模建設,將啟動SBA(基於服務的網絡體系)和虛擬化及網絡切片等新功能,為面向工業互聯網和車聯網應用奠定基礎,但目前SDN、NFV、SRv6、網絡切片、SD-WAN 等大規模組網技術尚未驗證,我們面臨SA 探路的風險。”

“此外,在核心網絡路由協議方面,5G目前的標準並沒有突破,以及在密集業務流區域,我們需要使用毫米波技術,這一塊的技術積累也是短板。”

也就是說,不只是錢的問題。

除了標準、關鍵技術、網絡條件不成熟,制約獨立組網的還有運營經驗不足,以及需求多、期望高、時間要求緊迫、產業相對不完善等問題。

更有運營商在長期服務於大眾市場,面向各行各業合作打造5G服務也沒有太多經驗的問題。

那麼,截至2020年4月份已經上市的多款5G手機會否受限於5G獨立組網而成為“過渡品”?其實業界比消費者提前更多時間規避了這個問題,從今年1月1日起入網的所有5G手機都已全面支持NSA和SA。

但獨立組網雖好,這屆青年也不用忙着否定NSA終端,正如故事的高潮都需要前期鋪墊。當下的5G網絡尚沒有連續覆蓋,還有4G兜底。

業內人士趙宇認為,NSA終端在網(5G)窗口期  可能是6年時間,優秀的終端和應用永遠需要時間去期待,所以2020年的Q2被認為是5G合理的購機時間點。

按照以兩年周期為替換期,這一代5G NSA手機被替換是2021年的事情,但下一輪5G換機可能會推遲到2022年,北京冬奧會將刺激一批更好的5G業務產生,屆時各類行業應用也將受益於5G獨立網絡,真正變得智慧。

如開頭提到的“何同學”在視頻結尾時說,五年前大多數文章都沒有預料到,4G栽培出了移動互聯網這棵參天大樹,結出了移動支付、短視頻、直播等等數不清的繁花和果實。

獨立組網后,5G這片更肥沃的土壤里,會創造出怎樣的個人體驗奇迹,什麼樣的行業應用革命,終究還是會超過所有人此刻的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