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註冊1960_数字化轉型源於CIO的自我轉變

首席信息官(CIO)及其團隊需要首先進行自我轉變,然後實現数字化轉型才能為其組織所用。

行業專家指出,重要的轉型始於IT高管的自我的轉變。鑒於已經進入了新的十年,因此,首席信息官及其團隊需要考慮未來一年甚至未來幾年內的發展和變化。

首席信息官在2020年應該做出的最a重要的自我轉變是什麼?

首席信息官建議,自我轉變應該是其組織正在造成的整體轉型的一部分。如今這些轉變需要在許多層面上進行,其中包括個人層面。如此說來,如果組織對現狀感到滿意很長一段時間,那麼首席信息官需要從驅動組織變革入手,以適應變化和感知組織所需的變化。

其中的關鍵部分是,首席信息官應該決心在今年和未來十年內對新思想和思維方式持開放態度。其中的一部分涉及走出舒適區。作為IT領a導者,首席信息官在2020年需要提高對技術帶來的社會和文化影響的認識。

出於這個原因,鼓勵整個團隊自我轉變是很有意義的。為了修復業務,首席信息官也應將業務移出舒適區。當一切看似運行順利時尤其如此。危機管理專家Ian Mitroff曾經說過:“每一次危機的本身既包含導致失敗的根源, 也孕育着成功的種子。”因此,首席信息官們需要在其自滿的地方有一種越來越強烈的緊迫感。

首席信息官在2020年應該鼓勵哪些自我轉變?

2020年是首席信息官考慮IT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一年。需要將其打造成一種內部思維模式,從而打造出更好的團隊。同時,首席信息官在2020年需要鼓勵技術團隊成員與之互動,並了解更多有關業務的知識。在許多組織中,首席信息官是技術業務的領a導者,但這種知識和互動並沒有足夠深入。首席信息官的目標應該是建立一個完整的技術業務領導團隊。

2020年工作人員的自我轉變包括以下方面:

在關鍵業務位置任職。

學習新的編程語言。

讓他們重新考慮自己的工作。

讓他們從事一天首席信息官的工作(尤其是會議)。

解決他們最大的工作問題。

在這裏,首席信息官應該確定他們可以讓團隊以最小的影響停止做的一件事。這就創造了專註於具有更大影響力的事物的能力。在此需要提出的問題是,有多少團隊成員可以成功地完成這一過渡。

首席信息官需要了解業務各個方面,團隊成員也需如此。因此,重點需要轉移到價值、創新、協作和效率上。這包括改變一直以來的做法,與此同時需要認識到,企業內的每個組織都可以擁有自己獨特的文化。

首席信息官的自我轉變是什麼?

為了有效地實現這一點,首席信息官需要處理無形資產。這其中包括情商、關係管理、對於同事和員工的影響力。所有這些都應該引起廣泛的認同。首席信息官必須找到一種方法來調整企業高管的好奇心。他們需要消除其他高管認為沒有採用更好的方式做事的懷疑。首席信息官需要為他們希望看到的行為建模。

同時,首席信息官應該促進其他業務領a導者的数字增長。首先要考慮採用新想法。而這些想法可能會對部門或業務有所改進。同樣,首席信息官也需要支持並推廣豐富的数字素養和領導力計劃。

任何感興趣的人都應該能夠參加。該程序應該定期更新,並反映組織當前的数字戰略。首席信息官在2020年需要進行一場對話,確定技術如何以及在何處符合業務目標。這就需要從一刀切的方式轉向数字化方法。首席信息官需要提供具有商業意義的、經過深思熟慮的、可添加的、可支持的数字選項。

首席信息官如何促進自我轉變的文化?

首席信息官要善於講故事,並對導致自我轉變的行為進行积極的回應。首席信息官強調創造激勵的重要性。同時,IT團隊也將追隨首席信息官。那麼首席信息官如何才能促進自我轉變的文化:

以身作則

為此提供時間、資源和鼓勵

鼓勵正確的行為

總結成功經驗和教訓

與企業領導層進行對話

也就是說,為了轉變而進行轉變的行為是危險的。首席信息官和他們的團隊必須了解他們正在轉變什麼以及為什麼轉變。首席信息官需要實施合作夥伴和聯盟戰略,在這些戰略中,他們要以身作則,並尋求在規模較小團隊中改進這種行為的方法。

最後,首席信息官需要接受失敗。轉變失敗的可能性比大多數人討論或接受的還要多。當試點失敗時,首席信息管需要鼓勵團隊從失敗中學習。重要的是要確定什麼有效,什麼無效,以及從失敗中學到了什麼?這樣,組織就可以繼續開展創新,並消除對失敗的恐懼。

關於自我轉變和数字化轉型的不同想法

如今的首席信息官需要從一個值得信賴的運營者轉變為一個業務創造者或變革策劃者。因此,現在是首席信息官建立一個實踐自我轉變團隊的時候了。有了這種變化,真正的数字化轉型才有可能實現。更廣泛的組織依賴於IT團隊來做出這種改變。因此,人們需要為這種改變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