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總代理_中國敲定的大動作,會改變南亞的格局嗎?

相關閱讀,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上周有一件大事。

在北京,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同來訪的尼泊爾副總理兼外長馬哈拉舉行了會談。雙方確定,要加快修復2015年4.25特大地震中嚴重損毀的兩條中尼傳統陸路通道;更值得關注的是,此次會談還確定了一個方案——中尼跨境鐵路的建設方案。

 

對於中國和尼泊爾來說,這條具備戰略意義的鐵路到底意味着什麼?島叔、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林民旺為我們分析了一番。
 

決心

修建中尼鐵路的計劃並非一時興起。

2005年,尼泊爾賈南德拉國王就提出,要把尼泊爾打造成“過境經濟體”,扮演南亞與中國的橋樑,復興南方絲綢之路。更具體的要求則是,中尼邊界可以開放更多路線來發展雙邊貿易,希望中國將青藏鐵路延伸到中尼邊界並至加德滿都;

去年3月,尼泊爾總理奧利訪華時則向李克強提出計劃,要將青藏鐵路同尼泊爾三大城市銜接起來,中方採納了這一方案。而此次中尼外長會談后,王毅表示,雙方要积極開展項目勘察、設計、可行性研究、人才培訓等合作,爭取儘快讓這一設想變成現實。

目前,中尼之間的貨運主要通過中尼公路完成。但是中尼公路路況差,易受自然災害侵襲,且運力近飽和。因此,青藏鐵路開通后,尼泊爾就迫切需要一條通往中國和外界的便利通道,以解決面臨的困境。

另一方面,尼泊爾也可以搭上中國發展的快車。僅以旅遊一項而言,尼泊爾的收益就將非常可觀:尼泊爾前駐華大使馬赫什就說,2016年,西藏接待國內外遊客2300萬,如果尼泊爾能吸引其中的1/10,對尼泊爾經濟的影響就將是巨大的。

 

事實上,2014年8月拉薩至日喀則的鐵路開通后,再延伸540公里、到達中國-尼泊爾邊界的吉隆口岸就已經鐵板上釘釘了——早在2015年4月,中方就明確表達了這樣的計劃。但這條鐵路是否繼續延伸至加德滿都,顯然,更考驗尼泊爾的決心。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既然早有計劃,為什麼一直拖到現在才真正開始落實?

一波三折背後,印度是重要阻力

抵抗
 

作為地區最大的國家,印度佔據了南亞經濟總量的將近80%,在南亞形成了無可置疑的“單極霸權”。冷戰期間,印度肢解巴基斯坦,吞併錫金,讓南亞鄰國對其“又怕又恨”,卻也無可奈何。

 

尼泊爾則地處喜馬拉雅山南麓,是完全的內陸國。由於喜馬拉雅山的地理阻隔,使得尼泊爾長期以來需要依賴過境印度才能運輸商品,尼泊爾對印度的經濟依賴高達60%以上。一直以來,藉著喜馬拉雅山的地理之便,以及尼印的經貿依賴,印度得以牢牢地控制着尼泊爾。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2015年9月尼泊爾推出新憲法后,由於未能滿足印裔馬德西人的訴求,印度就故意採取“半禁運”的方式,使得尼舉國陷入油氣荒,迫使尼泊爾政府要給印裔馬德西更大的政治權力。不少尼泊爾精英明白,如果給了馬德西人更多的(投票權)票數,那尼泊爾就離“錫金化”更進一步了。之後,尼印關係陷入谷底。

 

面對印度的霸權外交,尼泊爾雖是小國,也直想要掙脫;而他們其實也懂得借用中國來抵制印度的影響力。

2016年3月,時任尼泊爾總理的奧利訪華,與中國簽訂輸入油氣和商品過境的協議,試圖擺脫完全依賴印度的困境;這讓印度政府對尼泊爾產生了極大的擔憂。最近的對峙事件,印度最終撤軍,無疑讓尼泊爾看到了打破印度控制的機會——印度的地區霸權,終於同“北方大國”遭遇了。於是,尼泊爾緊緊抓住了這個機會,與中國拉近關係。

而通過中尼鐵路加強與中國的聯繫,無疑是非常可行的一步。
 

戰略

 

對中國而言,這段鐵路的意義則在於推進“一帶一路”的戰略。

 

 “一帶一路”提出后,王毅外長訪問尼泊爾時就表示,中方希望中國、尼泊爾、印度三方保持相互促進、良性循環、积極互動關係,願探討中尼印三方合作的可能性。2015年5月,莫迪訪華期間,習近平主席提出中印建立中尼印經濟走廊的可能,莫迪總理积極回應,並提議建立聯合研究小組探討中尼印經濟走廊倡議。

但之後,印度就“擱置”了這一建議。

 

既然印度要擱置三邊合作,那中尼只好雙邊推進了。中尼鐵路的修建正是如此,它將顯著地促進西藏與中亞的經濟聯繫。目前,藏區的大量生活必需品都是從內地運輸,成本較高;鐵路修通后,南亞產出的熱帶水果、日常用品都可直接通過鐵路輸送到中國藏區,有助於降低中國藏區的生活成本。
 

 

更值得關注的是,此次中尼雙方同意儘早正式簽署能源合作諒解備忘錄,加強在油氣、水電及清潔能源等方面合作,幫助尼方實現能源來源多元化。畢竟,油氣經由印度進口,就像是勒在尼泊爾脖子上的繩子,唯有能源來源多元化,尼泊爾才能擺脫這個絞索。
 

鐵路的修建,無疑將帶動整个中尼印經濟聯動,逐步實現中國在南亞的常態化存在,部分倒逼印度與中國共同建設發展南亞的目標,也能加大對尼泊爾經濟發展和外交的支持。

換句話說,中尼印經濟走廊的推進,既是對尼泊爾政治穩定的支持,也是對尼泊爾改善民生的支持;客觀上,也有利於尼泊爾減少對印度的依賴,為中國進一步發展與南亞次大陸腹地的經濟聯繫提供可能。

 

同時,我們也知道,南亞國家普遍經濟發展滯后,存在基礎設施落後的瓶頸問題。由於印度在南亞一體化中的推進不力,南亞國家普遍歡迎中國擴大在南亞的經濟存在,普遍視中國“一帶一路”是南亞國家發展的機遇所在。因此,通過中尼鐵路的修建,以推進中尼印經濟走廊的建設,也是推進和發展中國和整個南亞國家關係的需要。

合作

 

《紐約時報》曾經比喻,說尼泊爾是“夾在中印兩頭大象中間的一隻老鼠”;而尼泊爾國王普里特維,則將本國喻為“身處中國和印度這兩塊巨石夾縫之間的番薯”。

事實上,尼泊爾的確是中印兩個大國之間的戰略緩衝,亦是兩個大國在南亞展開軟實力競爭的一個舞台。2012年,尼總理巴塔拉伊表示,尼泊爾要扮演“友誼之橋”,而不是做“夾在巨石中的番薯”,這既是向南亞霸主印度做出某種保證,也是對三國多邊合作的期待。

 

王毅也在記者會上表示,“尼泊爾地處中、印兩個大國之間,能夠成為連接兩大新興經濟體的橋樑和紐帶。中印作為尼泊爾共同的鄰居,應當有大國的胸懷和擔當,尊重尼泊爾正當權益,支持尼泊爾獨立自主,幫助尼泊爾發展進步”。

言下之意很明確:中國尊重尼泊爾正當權益和獨立自主,幫助尼泊爾發展;至於印度有沒有這樣的胸懷和擔當,就得看印度的了。

 

文/林民旺

編輯/東方補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