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登陸_5G 和 Wi-Fi 6,下一代基礎設施?

 蜂窩和Wi-Fi網絡已經攜手並進,以在整個智慧城市之間提供無縫的無線連接。如今,室內和室外都可以實時訪問信息和服務,這已成為公用事業公司、地方政府和緊急服務部門以及普通人用於消息傳遞、傳輸內容甚至有時甚至以各種方式使用的信息和服務。

隨着這些網絡以更高的容量和更快的速度遷移到下一代基礎架構上,這兩種技術的結合帶來了新的機遇,使環境變得更智能,更高效,更安全。

對速度的需求

世界各地都有許多國家在爭奪升級其移動和Wi-Fi基礎架構以爭奪越來越多訪問網絡的設備的競賽。到目前為止,實時流媒體和在線遊戲是較為需要數據的活動,並且隨着這些用戶數量的不斷增長,性能下降將成為一個問題,這是行業無法承受的。對於實時運行或接近實時運行的運輸,醫療保健和製造應用尤其如此。

大規模多輸入多輸出(或大規模MIMO)和毫米波(mmWave)是交付第五代蜂窩或5G的關鍵技術。它們共同提供了更好的吞吐量和頻譜效率,以支持蜂窩網絡上更高的速度和容量。

儘管在世界各地的城市中已經建立了小型測試網絡,但是隨着特定技術的發展,全面部署5G仍需要一段時間。隨着5G的推出,第六代Wi-Fi(稱為802.11ax或簡稱為Wi-Fi 6)將帶來更高的吞吐量,並克服擁擠區域中早期版本的劣等性能。有了Wi-Fi 6芯片組,OEM廠商正在积極採用新技術。如此重要的是,数字化轉型專家ABI Research預測,在未來四年內,將有70%的智能手機支持Wi-Fi 6,以及超過9000萬台台式機和便攜式PC。

無線容量

在許多情況下,5G和Wi-Fi 6將相互補充,以在無線基礎架構中提供明顯更好的性能。對於室外應用,5G將支持每個單元更多的用戶,或者比其前代產品支持更高的容量。同樣,對於室內使用,Wi-Fi 6將具有更高的帶寬和容量,但成本卻大大降低,從而解決了節日狂歡者、足球迷、會議代表和其他偶爾的群眾聚會以前遇到的性能問題。

成本與安全

至於使用哪種技術的決定取決於成本和安全性要求。由於SIM卡可以唯一標識每個用戶,因此蜂窩網絡可以防止未經授權的訪問。而且,訪問提供商控制每個用戶被授權使用的功能、帶寬、網絡和功能。對於5G實施,網絡運營商在固有安全性和定製上一代蜂窩網絡服務的能力以及更高的速度和容量方面所獲得的經驗將非常有用。

不需要網絡運營商,並且每個節點的成本大大降低,Wi-Fi對於用戶而言更加經濟。由於Wi-Fi 6與所有上一代產品完全向後兼容,因此用戶的升級成本更低,並且轉換量更大。無需付費即可使用即插即用Wi-Fi路由器的簡便性肯定會吸引和大量的新應用。

更廣泛的應用

與當前的蜂窩和Wi-Fi合作一樣,網絡運營商將使用Wi-Fi 6接入點來支持建築物內的5G。但是,將打開新的應用。例如,升級到Wi-Fi 6將通過添加運動檢測功能來增強無線安全系統。它還將提供更高分辨率的視頻。在這兩種情況下,5G網絡都可能會提供來自雲的高清視頻的實時流。

在公共場所,人們將能夠根據需要在5G和Wi-Fi 6之間無縫切換。儘管這已經成為可能,但下一代連接將使更多設備能夠同時訪問更多數據。例如,在今年的超級碗LIV中,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NFL)報告說,在62000名球迷中,只有70%以上的人使用Wi-Fi來使用超過26 TB的數據。使用舊技術,每台設備將近600 MB。 2022年超級碗賽將在洛杉磯新建的SoFi體育場舉行,NFL將在那裡提供更高級別的通道。體育場和娛樂中心擁有超過2500個Wi-Fi接入點,提供四倍的帶寬,並允許多達100000個球迷粉絲同時連接到Wi-Fi。

下一代蜂窩和Wi-Fi將提供增強的車輛自動化,使汽車在道路上彼此通信。智能汽車已經集成了數百個傳感器並管理多個數據流。5G和Wi-Fi 6會將容量增加多達十倍,從而支持車輛之間的實時交互。

配備5G和Wi-Fi 6的運輸基礎設施也將變得更加智能。實時交通監控系統將使用人工智能(AI)算法進行高級分析。

根據條件、智能標牌和信號燈將管理交通流,以避免擁堵並較大程度地減少延遲。

實時響應事件的能力以及提高容量的能力還將增強行人專用區和自行車道。當人們接近時,路燈可以打開,實時警報可以警告即將到來的交通。增強的地理位置定位技術還可以宣布即將發生的事件和附近的最新折扣的個性化消息。

城市基礎設施中的5G和Wi-Fi 6將增強必要的公共設施。天氣的突然變化或現場直播活動將使電網和供水服務公司更有效地管理其服務。

憑藉廣泛的5G和Wi-Fi 6覆蓋範圍,物聯網變得更加強大,並提供了新的可能性。由太陽能驅動的智能垃圾箱可以在需要清空時提醒垃圾收集服務。實時的容量水平自我監控可提高廢物管理服務的響應速度和效率,同時減少路上收集車輛的數量。

通過使用5G和Wi-Fi 6進行更多的自動化,還將使城市變得更清潔、更安靜。當污染達到一定水平時,例如,可以打開安裝在街道傢具上的遙控空氣過濾器。同樣,消除噪音或減弱噪音的技術可以在聲音發射超過一定水平時自動打開。

全面覆蓋

5G和Wi-Fi具有完整的高速覆蓋範圍和更大的容量,將無線連接城市的幾乎所有基礎設施。物聯網設備將能夠實時監控和報告,以提供必要的數據,以進行進一步的AI啟用分析,從而有益於用戶體驗以及公共健康和安全。當下一代無線技術真正推出時,我們已經可以想象到許多智慧城市的應用程序,但是誰知道還有其他機會呢?

read more

二號站註冊_2020年中國新基建5G產業鏈全景圖深度分析匯總

截至2019年底我國共建成5G基站超13萬個,在5G商用初期,運營商開展5G網絡大規模建設,預計2020年,電信運營商在5G網絡設備上的投資超過2200億元,各行業在5G設備各方面的支出超過540億元,5G商用中後期各垂直行業將成為網絡設備支出主要力量。目前國內 5G 網絡建設處於第一陣營。按照建設周期,上游射頻、天線、PCB 等零部件,以 及中游無線基站、光通信設備等主設備、系統集成與服務行業或將率先受益。

5G定義

5G狹義來講是指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的無線接入網技術;廣義來講是指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泛指包括無線接入網、核心網及相關支撐系統的完整的技術體系。隨着無線移動通信系統帶寬和能力的增加,面向個人和行業的移動應用快速發展,移動通信相關產業生態將逐漸發生變化, 5G不僅僅是更高速率、更大帶寬、更強能力的空中接口技術,而且是面向業務應用和用戶體驗的智能網絡。

我國正大力開展5G技術與產業化的前沿布局,在多個領域取得了积極進展,為搶佔5G發展先機打下堅實基礎。我國移動通信技術起步雖晚,但在5G標準研发上正逐漸成為全球的領跑者。

5G產業鏈

5G產業鏈條非常之廣,含零部件、主設備、運營商和下游應用等環節。前期投入主要包括無線設備、傳輸設備、基站設備、小基站、光通信設備、網絡規劃實施等。從應用方向上看,5G應用包括產業数字化、智慧化生活、数字化治理三大方向;5G通用應用(即未來可能應用於各行業各種5G場景的應用)包括4K/8K超高清視頻、VR/AR、無人機/車/船、機器人四大類;5G應用到工業、醫療、教育、安防等領域,還將產生X類創新型行業應用。

產業鏈中上游受益

目前5G發展仍在起步階段,國內 5G 網絡建設處於第一陣營。按照建設周期,上游射頻、天線、PCB 等零部件,以 及中游無線基站、光通信設備等主設備、系統集成與服務行業或將率先受益。

工信部賽迪研究院發布的《“新基建”發展白皮書》显示,新基建5G領域建設將包含以下內容:

從5G通信投資的各個子行業的佔比看,通信設備是佔比最大的板塊,佔到整個投資總額的約40%。通信網絡設備是移動通信系統的核心環節,涉及無線、傳輸、核心網及業務承載支撐等系統設備,而主設備商在整個網絡建設中類似於總承包商的角色,為運營商提供完整解決方案,處於統籌地位。

產業鏈細分市場競爭格局

2020年是5G產業鏈相關企業從5G基礎設施建設中兌現業績的關鍵年份。關鍵的原因體現在兩方面,其一,2020年是產業鏈中部分環節增量市場爆發最猛的一年;其二,2020年之後,部分環節的市場增量增速明顯放緩,且隨着時間的推移,進入市場的玩家逐漸增多,競爭加劇。

1、通信網絡設備

市場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發布的《2019年全球電信基礎設施調查報告》显示,2019年全球前五大電信設備供應商分別是華為(Huawei, 28%)、諾基亞(Nokia, 16%)、愛立信(Ericsson, 14%)、中興通訊(ZTE , 10%)和思科(Cisco, 7%);這5家電信供應商在2018年的營收市佔分別是28%、17%、14%、8%和8%。華為和中興營收佔有率分別較前一年成長,而諾基亞和思科的營收佔有率均略下滑1%。

Dell’Oro Group指出,美國政府限制華為的行動帶來了憂喜參半的結果――2019年,華為的整體電信設備佔有率持續增加,但2019年的市佔率成長步調則低於2014-2019年的平均佔有率成長。此外,中興通訊在2019年的營收市佔提高了約2%,反映自2018上半年間美國禁令以來的強勁復蘇。

2、系統集成及服務

系統集成作為一種新興的服務方式,是近年來國際信息服務業中發展勢頭最猛的一個行業。系統集成的本質就是較優化的綜合統籌設計,一個大型的綜合計算機網絡系統,系統集成包括計算機軟件、硬件、操作系統技術、數據庫技術、網絡通訊技術等的集成。目前國內主要系統集成企業如下。

3、基站射頻

射頻前端(RFFE),是移動通信系統的核心組件,主要起到收發射頻信號的作用,它包括功率放大器(PA)、雙工器(Duplexer和Diplexer)、射頻開關(Switch)、濾波器(Filter)、低噪放大器(LNA)等五個組成部分。

從5大器件的營收佔比來看,濾波器約佔射頻器件營收的50%,射頻PA約佔30%,射頻開關和LNA約佔10%,其他約佔10%。可見,濾波器和PA是射頻器件的重中之重。對於通信設備而言,沒有PA,信號覆蓋會成問題,而沒有濾波器意味着設備喪失抗干擾能力。

射頻前端市場集中度高, Skyworks、 Corvo、 Broadcom和 Murata四家巨頭佔據全球85%以上的市場份額。國產廠商加速追趕,基本覆蓋所有領域國際射頻前端龍頭主要採取DM模式,國內廠商通過 Fabless模式快速切入各個領域。

4、網絡規劃運維

在5G研發過程中,必須綜合利用各種優勢,滿足多種應用場景的需求。在規劃5G無線網絡時,應注重在保證無線網絡結構合理的同時,滿足網絡覆蓋和網絡質量的要求。只有做好5G網絡規劃,才能保證網絡達到預期的應用效果。當前國內主要網絡規劃設計企業有宜通世紀、國脈科技、富春股份、傑賽科技以及吉大通信。

網絡規劃運維包括無線接入網、業務承載網等前期規劃設計和後期優化運維,主要包括中通服、傑賽科技、日海通訊、三維通信、富春股份、華星創業、中富通等。

5、基站天線

我國基站天線也由網絡建設初期國外全部垄斷,發展到基本國產,目前基站天線產業面臨着過度競爭的局面。基站天線行業競爭激烈,但具有一定研發實力、較大產能規模、具備國際競爭力的廠家較少,國內廠商主要有京信通信、通宇通訊、摩比發展等少數幾家企業。

根據 EJL Wireless Research於 2019年發布的報告,2018年中國基站天線市場份額排名靠前的公司依次為京信通信(21%)、通宇通迅(8%)、摩比發展(7%)、盛路通信(3%)等。從2011年起,京信通信連續八年被行業分析機構EJL Wireless Research評為全球一級基站天線供應商,從2009年起,京信通信的基站天線發貨量便穩居全球前三甲。

6、光模塊

我國光芯片企業整體實力偏弱,高端芯片依賴進口,國產芯片難以滿足需求的現狀仍將持續。國內現有的光器件產品主要集中在中低端領域,且同質化嚴重,而高端光芯片的核心製作技術掌握國外芯片廠商手裡,主要依賴美國和日本等國家的進口,使得國內廠商面臨核心專利被國外垄斷的風險。據資料显示,國外廠商在高端光芯片領域的市場份額約佔90%,國內芯片廠商只能選擇通過併購海外高端光芯片廠商的形式提高自己的研發能力。近年來,華為、中興、烽火通信等設備廠商逐漸開始向上游芯片領域發力進展,開始一體化戰略布局,亟待改善目前光芯片的格局。我國光迅科技已經躋身全球前十大光器件廠商,在全球的市佔率約6%,但光器件的核心技術-芯片技術仍掌握在海外廠商手裡。

7、光纖光纜

我國光纖纜行業從生產光纜起步,到生產光纖,現在已經取得光纖預製棒技術的重大突破,光纖纜企業大多具備了棒一體化生產能力。當前,我國光纖光纜市場呈“五大”格局,武漢長飛、亨通光電、烽火通信、中天科技、富通集團五家廠商佔據了大部分市場份額,每家企業市場份額佔比均超過10%。其中武漢長飛全國市場佔比達到23%,亨通光電佔比20%,明顯引領於其他三家企業。

5G基站建設現狀及規劃

5G基站是5G網絡的核心設備,提供無線覆蓋,實現有線通信網絡與無線終端之間的無線信號傳輸。在技術標準中,5G頻段高於2G、3G、4G網絡,因此根據頻率與信號傳播過程中衰減程度的正相關關係,5G網絡的基站密度將更高。2020至2022年,5G投資將逐步上升,到2025年,建成基本覆蓋全國的5G網絡,預計需要5G基站500萬-550萬個,以每個基站平均50萬元計,直接拉動基站投資約25萬億元。

根據工信部數據,截至2019年底我國共建成5G基站超13萬個,預計2020年我國將建設超過60萬-80萬個5G宏基站。

5G產業投資規模

從產業結構來看,拉動產出增長的動力隨5G商用進程的深化而相繼轉換。在5G商用初期,運營商大規模開展網絡建設,5G網絡設備投資帶來的設備製造商收入將成為5G直接經濟產出的主要來源,預計2020年,網絡設備和終端設備收入合計約4500億元,占直接經濟總產出的94%。在5G商用中期,來自用戶和其他行業的終端設備支出和電信服務支出持續增長,預計到2025年,設備製造商收入為1.8萬億元,其中用戶和其他行業的終端設備支出為1.4萬億,運營商收入為0.7萬億元,兩者總額佔到直接經濟總產出的64%。在5G商用中後期,互聯網企業與5G相關的信息服務收入增長顯著,成為直接產出的主要來源,預計2030年,互聯網信息服務收入達到2.6萬億元,占直接經濟總產出的42%。

從設備環節看,5G商用中後期各垂直行業將成為網絡設備支出主要力量。在5G商用初期,運營商開展5G網絡大規模建設,預計2020年,電信運營商在5G網絡設備上的投資超過2200億元,各行業在5G設備各方面的支出超過540億元。隨着網絡部署持續完善,運營商網絡設備支出預計自2024年起將開始回落。同時隨着5G向垂直行業應用的滲透融合,各行業在5G設備上的支出將穩步增長,成為帶動相關設備製造企業收入增長的主要力量。2030年,預計各行業各領域在5G設備上的支出超過5200億元,在設備製造企業總收入中的佔比接近69%。

5G基礎建設面臨的挑戰

5G作為新基建的選擇,被賦予應對疫情帶來經濟下行壓力和為經濟高質量可持續發展提供新引擎的重任。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指出,5G從標準發布到大規模建網時間間隔比前幾代移動通信都短,技術、運維、產品、市場都面臨成熟性的壓力。5G從標準發布到大規模建網的時間間隔比前幾代移動通信都端,技術、運維、產品、市場都面臨成熟性的壓力,5G還帶來新的安全挑戰,新基建對中國的5G不僅是建設工程,也是技術創新的繼續,這是對中國5G引領的真正考驗。

以下附5G產業鏈相關企業名單。

read more

二號站平台註冊_卡住中國脖子的35項技術!傳感器和光刻機只是冰山一角!

光刻機、操作系統、芯片、PA等:卡中國脖子的35項技術,只是冰山一角!震撼!

01 

光刻機

《這些“細節”讓中國難望頂級光刻機項背》

製造芯片的光刻機,其精度決定了芯片性能的上限。在“十二五”科技成就展覽上,中國生產的最好的光刻機,加工精度是90納米。這相當於2004年上市的奔騰四CPU的水準。而國外已經做到了十幾納米。

光刻機里有兩個同步運動的工件台,一個載底片,一個載膠片。兩者需始終同步,誤差在2納米以下。兩個工作台由靜到動,加速度跟導彈發射差不多。在工作時,相當於兩架大飛機從起飛到降落,始終齊頭並進一架飛機上伸出一把刀,在另一架飛機的米粒上刻字,不能刻壞了。

02 

芯片

《中興的“芯”病,中國的心病》

低速的光芯片和電芯片已實現國產,但高速的仍全部依賴進口。國外最先進芯片量產精度為10納米,我國只有28納米,差距兩代。據報道,在計算機系統、通用电子系統、通信設備、內存設備和显示及視頻系統中的多個領域中,我國國產芯片佔有率為0。

03 

操作系統

《喪失先機,沒有自研操作系統的大國之痛》

普通人看到中國IT業繁榮,認為技術差距不大,實則不然。3家美國公司垄斷手機和個人電腦的操作系統。數據显示,2017年安卓系統市場佔有率達85.9%,蘋果IOS為14%。其他系統僅有0.1%。這0.1%,基本也是美國的微軟的Windows和黑莓。沒有谷歌鋪路,智能手機不會如此普及,而中國手機廠商免費利用安卓的代價,就是隨時可能被“斷糧”。

04 

航空發動機短艙

《居者無其屋,國產航空發動機的短艙之困》

飛機上安放發動機的艙室,俗稱“房子”,是航空推進系統最重要的核心部件之一,其成本約佔全部發動機的1/4左右。短艙需要將發動機包覆,減少飛行阻力;其進氣道還要具有防、除冰的能力;飛行中,要保護髮動機不受干擾正常工作;在地面,需要做到方便發動機的維護和維修,一旦短艙有損,飛行中可能會引起發動機嚴重事故。短艙越大技術難度越高。我國在這一重要領域尚屬空白。查閱所有公開資料,我國尚無自主研製短艙的專門機構,相關院校似乎也沒有設置相關的學科。

05 

觸覺傳感器

《傳感器疏察,被愚鈍的機器人“國產觸覺”》

觸覺傳感器是工業機器人核心部件。精確、穩定的嚴苛要求,攔住了我國大部分企業向觸覺傳感器邁進的步伐,目前國內傳感器企業大多從事氣體、溫度等類型傳感器的生產。在一個有着100多家企業的行業中,幾乎沒有傳感器製造商進行觸覺傳感器的生產。日本陣列式傳感器能在10厘米×10厘米大小的基質中分佈100個敏感元件,售價10萬元,而國內產品多為一點式,一般100元一個。

06 

真空蒸鍍機

《真空蒸鍍機匱缺:高端显示屏上的陰影》

OLED面板製程的“心臟”。日本Canon Tokki獨佔高端市場,掌握着該產業的咽喉。業界對它的年產量預測通常在幾台到十幾台之間。有錢也買不到,說的就是它。Canon Tokki能把有機發光材料蒸鍍到基板上的誤差控制在5微米內(1微米相當於頭髮直徑的1%),沒有其他公司的蒸鍍機能達到這個精準度。目前我國還沒有生產蒸鍍機的企業,在這個領域我們沒什麼發言權。

07 

手機射頻器件

《射頻器件:仰給於人的手機尷尬》

一塊手機的主板上,1/3的空間是射頻電路。手機發展趨勢是更輕薄,功耗更小,頻段更多,帶寬更大,這就向射頻芯片提出了挑戰。射頻芯片將数字信號轉化成電磁波,4G手機要支持十幾個頻段,信息帶寬幾十兆。

2018年,射頻芯片市場150億美元;高端市場基本被Skyworks、Qorvo和 博通3家垄斷,高通也佔一席之地。射頻器件的另一個關鍵元件――濾波器,國內外差距更大。手機使用的高端濾波器,幾十億美元的市場,完全歸屬Qorvo等國外射頻器件巨頭。中國是世界最大的手機生產國,但造不了高端的手機射頻器件。這需要材料、工藝和設計經驗的踏實積累。

08 

iCLIP技術

《“靶點”難尋,國產創新葯很迷惘》

iCLIP是一種新興的實驗技術,是研發創新葯的最關鍵的技術之一。它的發明,讓人們拋棄精密的觀測儀器,也能確定RNA(核糖核酸)和蛋白質在哪個位置“交匯”,甚至可以讀出位點“密碼”。iCLIP技術難,犹如萬千人海中找一個人,要從幾十億個鹼基對找到一個或幾個確定的結合點,精確度可想而知。國外研究團隊已在此領域展開“技術競賽”,研究論文以幾個月為周期輪番上演。國內實驗室卻極少有成熟經驗。

09 

重型燃氣輪機

《“命門火衰”,重型燃氣輪機的恭弘=叶 恭弘片之殤》

燃氣輪機廣泛應用於艦船、火車和大型電站。我國具備輕型燃機自主化能力;但重燃仍基本依賴引進。國際上大的重燃廠家,主要是美國GE、日本三菱、德國西門子、意大利安薩爾多4家。與中國合作都附帶苛刻條件:設計技術不轉讓,核心的熱端部件製造技術也不轉讓,僅以許可證方式許可本土製造非核心部件。沒有自主化能力,意味着我國能源安全的重要一環,仍然受制於人,存在被“卡脖子”的風險。

10 

激光雷達

《激光雷達昏聵,讓自動駕駛很糾結》

激光雷達是個傳感器,自帶光源,主動發出激光,感知周圍環境,像蝙蝠通過超聲波定位一樣。它是自動駕駛汽車的必備組件,決定着自動駕駛行業的進化水平。但在該領域,國貨幾乎沒有話語權。目前能上路的自動駕駛汽車中,凡涉及激光雷達者,使用的幾乎都是美國Velodyne的產品,其激光雷達產品是行業標配,佔八成以上市場份額。

11 

適航標準

《適航標準:國產航發又一道難邁的坎兒》

一款航空發動機要想獲取一張放飛證,必須經過一套非常嚴格的“適航”標準體系驗證,涵蓋設計、製造、驗證和管理。但目前在國際上,以FAA和歐洲航空安全局(EASA)的適航審定影響力最大,認可度最高。儘管在規章要求層面,中國與FAA基本一致,但由於國產航空發動機型號匱乏,缺乏實際工程實踐經驗,使我國適航規章缺少相應的技術支撐。實際型號的適航驗證工作,成為被卡在別國空域之外的關隘。

12 

高端電容電阻

《沒有這些訣竅,我們夠不着高端電容電阻》

電容和電阻是电子工業的黃金配角。中國是最大的基礎电子元件市場,一年消耗的電阻和電容,數以萬億計。但最好的消費級電容和電阻,來自日本。電容市場一年200多億美元,電阻也有百億美元量級。所謂高端的電容電阻,最重要的是同一個批次應該盡量一致。日本這方面做得最好,國內企業差距大。國內企業的產品多屬於中低端,在工藝、材料、質量管控上,相對薄弱。

13 

核心工業軟件

《核心工業軟件:智能製造的中國“無人區”》

中國的核心工業軟件領域,基本還是“無人區”。工業軟件缺位,為智能製造帶來了麻煩。工業系統複雜到一定程度,就需要以計算機輔助的工業軟件來替代人腦計算。譬如,芯片設計生產“必備神器”EDA工業軟件,國產EDA與美國主流EDA工具相較,設計原理上並無差異,但軟件性能卻存在不小差距,主要表現在對先進技術和工藝支持不足,和國外先進EDA工具之間存在“代差”。國外EDA三大巨頭公司Cadence、Synopsys及Mentor,佔據了全球該行業每年總收入的70%。發展自主工業操作系統+自主工業軟件體系,刻不容緩。

14 

ITO靶材

《燒不出大號靶材,平板显示製造仰人鼻息》

ITO靶材不僅用於製作液晶显示器、平板显示器、等離子显示器、觸摸屏、电子紙、有機發光二極管,還用於太陽能電池和抗靜電鍍膜、EMI屏蔽的透明傳導鍍膜等,在全球擁有廣泛的市場。ITO膜的厚度因功能需求而有不同,一般在30納米至200納米。

在尺寸的問題上,國內ITO靶材企業一直鮮有突破,而後端的平板显示製造企業也要仰人鼻息。燒結大尺寸ITO靶材,需要有大型的燒結爐。國外可以做寬1200毫米、長近3000毫米的單塊靶材,國內只能製造不超過800毫米寬的。產出效率方面,日式裝備月產量可達30噸至50噸,我們年產量只有30噸――而進口一台設備價格要花一千萬元,這對國內小企業來說無異於天價。

每年我國ITO靶材消耗量超過1千噸,一半左右靠進口,用於生產高端產品。

15 

核心算法

《算法不精,國產工業機器人有點“笨”》

中國已經連續5年成為世界第一大機器人應用市場,但高端機器人仍然依賴於進口。由於沒有掌握核心算法,國產工業機器人穩定性、故障率、易用性等關鍵指標遠不如工業機器人“四大家族”發那科(日本)、ABB(瑞士)、安川(日本)、庫卡(德國)的產品。核心算法差距過大,導致國產機器人穩定性不佳,故障率居高不下。算法的差距不只體現在核心控制器上,更拖慢了伺服系統響應的速度。

機器人每完成一個動作,需要核心控制器、伺服驅動器和伺服電機協同作戰。對於單台伺服系統,國產機器人動態與靜態精度都很高,但高端機器人一般同時有6台以上伺服系統,用傳統的控制方法難以取得好的控制效果。

16 

航空鋼材

《航空鋼材不過硬,國產大飛機起落失據》

無論起飛還是降落,起落架都是支撐飛機的唯一部件,尤其是在飛機降落階段,其承載的載荷不僅僅來自機身重量,還有飛機垂直方向的巨大衝力。因此,起落架的材料強度必須十分優異,只能依靠特種鋼材才行。

目前使用範圍最廣的是美國的300M鋼,該材料採用真空熱處理技術,避免了滲氫,零件表面光亮,無氧化脫碳、增碳和晶界氧化等缺陷,提高了表面質量。而國內用於製作起落架的國產超強度鋼材有時會出現點狀缺陷、硫化物夾雜、粗晶、內部裂紋、熱處理滲氫等問題,這些問題都與冶鍊過程中純凈度不夠有關係。所以我國在高純度熔煉技術方面與美國還有較大差距,存在很大提升空間。

17 

銑刀

《為高鐵鋼軌“整容”,國產銑刀難堪重任》

隨着我國近年來高鐵的迅猛建設,鋼軌養護問題也愈加讓業內專家憂心。若養護不到位,不僅折損生命周期,還存在高風險隱患。我國自主創新研發的雙動力電驅銑磨維護機器人裝備――被稱為鋼軌‘急救車’的銑磨車可為鋼軌“保駕護航”。但銑磨車最核心部件銑刀仍需從國外進口。銑刀的材料是一種超硬合金材料。對其中金屬成分我們已然了解,但就是不知人家是怎麼配比、合成的,如同琢磨某種中藥的祖傳秘方、各種藥材比例是多少,都不甚明了。

18 

高端軸承鋼

《高端軸承鋼,難以補齊的中國製造業短板》

作為机械設備中不可或缺的核心零部件,軸承支撐机械旋轉體,降低其摩擦係數,並保證其迴轉精度。無論飛機、汽車、高鐵,還是高精密機床、儀器儀錶,都需要軸承。這就對其精度、性能、壽命和可靠性提出了高要求。而我國的制軸工藝已經接近世界頂尖水平,但材質――也就是高端軸承用鋼幾乎全部依賴進口。

高端軸承用鋼的研發、製造與銷售基本上被世界軸承巨頭美國鐵姆肯、瑞典SKF所垄斷。前幾年,他們分別在山東煙台、濟南建立基地,採購中國的低端材質,運用他們的核心技術做成高端軸承,以十倍的價格賣給中國市場。鍊鋼過程中加入稀土,就能使原本優質的鋼變得更加“堅強”。但怎麼加,這是世界軸承巨頭們的核心秘密。

19 

高壓柱塞泵

《高壓柱塞泵,鯁在中國裝備製造業咽喉的一根刺》

液壓系統是裝備製造業的關鍵部件之一,一切工程領域,凡是有机械設備的場合,都離不開液壓系統。高壓柱塞泵是高端液壓裝備的核心元件,被稱作液壓系統的“心臟”。中國液壓工業的規模在2017年已經成為世界第二,但產業大而不強,尤其是額定壓力35MPa以上高壓柱塞泵,90%以上依賴進口。 國內生產的液壓柱塞泵與外國品牌相比,在技術先進性、工作可靠性、使用壽命、變量機構控制功能和動靜態性能指標上都有較大差距,基本相當於國外上世紀90年代初水平。

20 

航空設計軟件

《航空軟件困窘,國產飛機設計戴上“緊箍咒”》

自上世紀80年代后,世界航空業就邁入数字化設計的新階段,現在已經達到離開軟件就無法設計的高度依賴程度。設計一架飛機至少需要十幾種專業軟件,全是歐美國家產品。國內設計單位不僅要投入巨資購買軟件,而且頭戴鋼圈,一旦被念“緊箍咒”,整個航空產業將陷入癱瘓。

據媒體報道,設計殲-10飛機時,主起落架主承力結構的整個金屬部件是委託國外製造。但造完之後,起落架的收放出現問題,有5毫米的誤差,只好重新訂貨製造。僅僅是這一點點的誤差,影響了殲-10首飛推遲了八九個月。沒有全数字化的軟件支撐,任何一點細微的誤差,都可能成為製造業的夢魘。

21 

光刻膠

《中國半導體產業因光刻膠失色》

我國雖然已成為世界半導體生產大國,但面板產業整體產業鏈仍較為落後。目前,LCD用光刻膠幾乎全部依賴進口,核心技術至今被TOK、JSR、住友化學、信越化學等日本企業所垄斷。就拿在國際上具有一定競爭實力的京東方來說,目前已建立17個面板显示生產基地,其中有16個已經投產。但京東方用於高端面板的光刻膠,仍然由國外企業提供。

光刻膠主要成分有高分子樹脂、色漿、單體、感光引發劑、溶劑以及添加劑,開發所涉及的技術難題眾多,需從低聚物結構設計和篩選、合成工藝的確定和優化、活性單體的篩選和控制、色漿細度控制和穩定、產品配方設計和優化、產品生產工藝優化和穩定、最終使用條件匹配和寬容度調整等方面進行調整。因此,要自主研發生產,技術難度非常之高。

22 

高壓共軌系統

《高壓共軌不中用,國產柴油機很受傷》

電控柴油高壓共軌系統相當於柴油發動機的“心臟”和“大腦”,其品質的好壞,嚴重影響發動機的使用。柴油機產業是推動一個國家經濟增長、社會運行的重要裝備基礎。中國是全球柴油發動機的主要市場和生產國家,而在國內的電控柴油機高壓共軌系統市場,德國、美國和日本等企業佔據了絕大份額。和國外先進公司的產品相比,國產高壓共軌系統在性能、功能、質量及一致性上還存在一定的差距,成本上的優勢也不明顯。

23 

透射式電鏡

《我們的蛋白質3D高清照片仰賴舶來的透射式電鏡》

冷凍電鏡可以拍攝微觀結構高清3d“彩照”,是生命科學研究的利器,透射式電鏡的生產能力是冷凍電鏡製造能力的基礎之一。目前世界上生產透射電鏡的廠商只有3家,分別是日本电子、日立、FEI,國內沒有一家企業生產透射式電鏡。匹配冷凍電鏡使用的工具都需要原裝,零件壞了找不到人修理,只能等待零件郵寄到貨後進行更換。對於中國的冷凍電鏡使用者們來說,這樣的體驗可能還要持續不短的時間。

24 

掘進機主軸承

《自家的掘進機卻不得不用別人的主軸承》

主軸承,有全斷面隧道掘進機的“心臟”之稱,承擔著掘進機運轉過程的主要載荷,是刀盤驅動系統的關鍵部件,工作所處狀況十分惡劣。與直徑僅有幾百毫米的傳統滾動軸承相比,掘進機主軸承直徑一般為幾米,是結構最複雜的一種軸承,製造需要上百道工序。就掘進機整機製造能力而言,國產掘進機已接近世界最先進水平,但最關鍵的主軸承全部依賴進口。德國的羅特艾德、IMO、FAG和瑞典的SKF佔據市場。

25 

微球

《微球:民族工業不能承受之輕》

微球,直徑是頭髮粗細的三十分之一。手機屏幕里,每平方毫米要用一百個微球,撐起了兩塊玻璃面板,相當於骨架,在兩塊玻璃面板的縫隙里,再灌進液晶。少了它,你正盯着的液晶屏幕將無法生產。 沒有微球,芯片生產、食品安全檢測、疾病診斷、生物製藥、環境監測……

許多行業都會陷入窘境。僅微电子領域,中國每年就要進口價值幾百億元人民幣的微球。2017年中國大陸的液晶面板出貨量達到全球的33%,產業規模約千億美元,位居全球第一。但這面板中的關鍵材料――間隔物微球,以及導電金球,全世界只有日本一兩家公司可以提供。這些材料也像芯片一樣,給人卡住了脖子。

26 

水下連接器

《水下連接缺國產利器,海底觀測網傍人籬壁》

除了船舶、遙感衛星,海底觀測網已成為第三種海洋觀測平台――通過它,人類可以深入到水下觀測和認識海洋。如果將各類纜系觀測平台比作胳膊、腿,水下連接器就好比關節,對海底觀測網系統的建設、運行和維護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目前我國水下連接器市場基本被外國垄斷。一旦該連接器成為禁運品,整個海底觀測網的建設和運行將被迫中斷。

27 

燃料電池關鍵材料

《少了三種關鍵材料,燃料電池商業化難成文章》

國外的燃料電池車已實現量產,但我國車用燃料電池還處在技術驗證階段。我國車用燃料電池的現狀是――幾乎無部件生產商,無車用電堆生產公司,只有極少量商業運行燃料電池車。多項關鍵材料,決定着燃料電池的壽命和性能。這些材料我國並非完全沒有,有些實驗室成果甚至已達到國際水平。但是,沒有批量生產線,燃料電池產業鏈依然梗阻。關鍵材料長期依賴國外,一旦遭遇禁售,我國的燃料電池產業便沒有了基礎支撐。

28 

高端焊接電源

《國產焊接電源“啞火”,機器人水下作業有心無力》

我國是海洋大國,擁有300多萬平方公裏海域,正在大力發展高端海洋資源開發和海洋維權裝備。海里的設備一旦出現開裂等故障,需要用有工業製造“縫紉機”之稱的焊接裝備修補。深海焊接的實現靠水下機器人。雖然我國是全球最大焊接電源製造基地,年產能已超1000萬台套,但高端焊接電源基本上仍被國外垄斷。我國水下機器人焊接技術一直難以提升,原因是高端焊接電源技術受制於人。國外焊接電源全数字化控制技術已相對成熟, 國內的仍以模擬控制技術為主。

29 

鋰電池隔膜

《一層隔膜兩重天:國產鋰電池尚需撥雲見日》

作為新能源車的“心臟”,國產鋰離子電池(以下簡稱鋰電池)目前“跳”得還不夠穩。電池四大核心材料中,正負極材料、電解液都已實現了國產化,唯獨隔膜仍是短板。高端隔膜技術具有相當高的門檻,不僅要投入巨額的資金,還需要有強大的研發和生產團隊、純熟的工藝技術和高水平的生產線。高端隔膜目前依然大量依賴進口。

30 

醫學影像設備元器件

《拙鈍的探測器模糊了醫學影像》

目前國產醫學影像設備的大部分元器件依賴進口,至少要花10年、20年才能達到別人的現有水平。在傳統醫學成像(CT、磁共振等)上,中國最早的專利比美國平均晚20年。在專利數量上,美國是我國的10倍。這意味着整個產業已經完全掌握在國外企業的手裡了,所有的知識產權,所有的原創成果,所有的科研積累都在國外,中國只佔很少的一部分。

31 

超精密拋光工藝

《通往超精密拋光工藝之巔,路阻且長》

超精密拋光工藝在現代製造業中有多重要,其應用的領域能夠直接說明問題:集成電路製造、醫療器械、汽車配件、數碼配件、精密模具、航空航天。“它是技術靈魂”。美日牢牢把握了全球市場的主動權,其材料構成和製作工藝一直是個謎。換言之,購買和使用他們的產品,並不代表可以仿製甚至複製他們的產品。

32 

環氧樹脂

《環氧樹脂韌性不足,國產碳纖維缺股勁兒》

碳纖維質量能比金屬鋁輕,但強度卻高於鋼鐵,還具有耐高溫、耐腐蝕、耐疲勞、抗蠕變等特性,其中一個關鍵的複合輔材就是環氧樹脂。但目前國內生產的高端碳纖維,所使用的環氧樹脂全部都是進口的。目前,我國已能生產T800等較高端的碳纖維,但日本東麗掌握這一技術的時間是上世紀90年代。相比於碳纖維,我國高端環氧樹脂產業落後於國際的情況更為嚴重。

33 

高強度不銹鋼

《去不掉的火箭發動機“銹疾”》

用於火箭發動機的鋼材需具備多種特性,其中高強度是必須滿足的重要指標。然而,不銹鋼的強度和防鏽性能,卻是魚和熊掌般難以兼得的矛盾體。火箭發動機材料如果如果嚴重生鏽,將帶來很大影響。完全依靠材料自身實現高強度和防鏽性能兼備,這是世界性難題。現在,我國航天材料大多用的是國外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用的材料,發達國家在生產過程中會嚴格控制雜質含量,如果純度不達標,便重新回爐,但國內廠家往往缺乏這種嚴謹的態度。

34 

數據庫管理系統

《數據庫管理系統:中國還在尋找“正確打開方式”》

目前全世界最流行的兩種數據庫管理系統是Oracle和MySQL,都是甲骨文公司旗下的產品。競爭者還有IBM公司以及微軟公司的產品等。甲骨文、IBM、微軟和Teradata幾家美國公司,佔了大部分市場份額。數據庫管理系統國貨也有市場份額,但只是個零頭,其穩定性、性能都無法讓市場信服,銀行、電信、電力等要求極端穩妥的企業,不會考慮國貨。

35 

掃描電鏡

《掃描電鏡“弱視”,工業製造難以明察秋毫》

掃描电子顯微鏡,一種高端的电子光學儀器,它被廣泛地應用於材料、生物、醫學、冶金、化學和半導體等各個研究領域和工業部門,被稱為“微觀相機”目前我國科研與工業部門所用的掃描電鏡嚴重依賴進口,每年我國花費超過1億美元採購的幾百台掃描電鏡中,主要產自美、日、德和捷克等國。國產掃描電鏡只佔約5%―10%。

結論與啟示

任正非曾經接受採訪時說,他不太認同“自主創新”的說法,為什麼呢?

這是因為現代科技、工業的發展,既離不開不同國家不同公司技術、產品上的相互合作,也離不開發達國家所構建的這一套知識體系。如果我們把自主創新理解成完全要自己干,要構建起來自己的一套體系,這顯然是違背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

現在,我們話語體系中“與世界接軌”似乎已成為某種與“自信”相悖的標籤。以高鐵為例,就是全面和世界接軌的最成功案例,中國高鐵從技術到標準、從製造到運營都和現有的世界工業體系接軌。

如果我們總是強調自主創新而極少提及和世界接軌,一方面會混淆中國經濟發展的內在邏輯,一方面也會阻礙我們今後的發展。

現在美國以及部分西方國家感受到競爭壓力,設置障礙不想讓我們接軌,如果我們也不是最大可能的爭取和世界經濟體系接軌,認為可以建立自己完全不同的工業化發展體系,可以繞開西方几百年來摸索出來的這套發展規律,那麼中國工業化的道路就有再次停滯甚至倒退的風險。

未來,還需要我們更多的努力!

read more

歐億二號站註冊_MacBee能否成為全國物聯網主流通信協議?

隨着物聯網產業的發展,物聯網在中國的發展已經有8年時間,在這8年時間里,關於物聯網通信標準的選擇從未停過,任何一個通信標準,都解決了當下物聯網產業的痛點問題。而隨着時間的遷移,新標準建立,舊標準成為新標準的“墊腳石”。

然而,在2017年,MacBee物聯網協議在中國物聯網市場上引起了一場轟動――作為中國獨立自主研發的物聯網通信協議,總能獲得國人的關注。

然而,MacBee物聯網協議真的能擠進物聯網圈子嗎?

重兵之下的物聯網通信圈

對於MacBee而言,它的出生並沒有太多優勢――RFID、ZigBee、WiFi、藍牙、NB-IoT等傳輸協議早已成為眾多物聯網企業的選擇,並根據其特點,應用在不同的領域之中。

在所有物聯網通信協議中,RFID是第一個進場的技術,在2009年-2012年期間,RFID獨領風騷,物聯網企業更是不留餘力的在自己身上貼上RFID的“標籤”,似乎沒有RFID就不是物聯網企業,物聯網人不說RFID就無法進入物聯網圈。

但可惜的是,雖然RFID是第一個進入物聯網的技術,但在那個時代,物聯網還未完全普及,大量RFID技術被應用於物流、交通等領域,大家對RFID落地應用也存在了一定的偏向性。但隨着芯片的縮小化和多種特性,RFID已經應用到各個細分領域,並實現大規模的應用。

第二個入場的則是藍牙。

藍牙的應用可以追溯到1994年,主要是為了替代紅外傳輸而研發。但剛面市的藍牙並沒有被大量用戶接受――價格貴、速率慢限制了其推廣。

但在2014年,藍牙4.2版本的推出,藍牙立刻被用戶所接受――藍牙4.2比4.1有了近11倍的提升,其安全性也得到全面提升、功耗不斷降低、傳輸距離也得到進一步的提升。

而在此時,國內智能家居企業處於暴發階段,智能家居企業不斷崛起,藍牙成為他們的選擇之一,由於藍牙的穩定性和快速傳輸速率,大量智能設備應用藍牙作為感知和控制手段。

但好景不長,雖然理論數據非常“漂亮”,但現實並不容樂觀,以至於智能家居企業在一年後逐步取消藍牙模塊,從而採用WiFi。但就目前而言,智能手錶、耳機等設備中,依然採用藍牙模塊,藍牙在物聯網產業中也站穩了腳步。

WiFi協議的進入並未意外,在互聯網的發展中,WiFi作為家庭連接互聯網的樞紐,為用戶節約了不少流量費用。而智能家居企業也看中了這一點,紛紛推出基於WiFi的智能家居產品。

而隨着數量的增加,WiFi設備從最初的數個連接點,逐步增加到近三十個,但依然無法滿足智能家居產品的數量。路由器也無法承擔多設備的連接――WiFi傳輸速率不斷下降。

WiFi終於無法承擔大量連接帶來的重壓,ZigBee得以在智能家居中登場。

ZigBee早在2003年開始商用,其主要是為了解決藍牙的不足。其具備低功耗、低速率、大鏈接、長距離等優點,同時其成本極低,據相關信息報道,ZigBee早已應用在工業領域之中,但由於WiFi的“不力”,ZigBee得以在智能家居領域中應用。

在智能家居中,前期發展特點是數量多、數據少,任何一個电子設備,均可被用戶直接控制,而其控制命令,僅僅是幾kb的數據量,ZigBee非常適合智能家居的特性。而在2019年,ZigBee3.0也成功的應用在智能家居之中,其連接數量、安全性等均得到大幅度提升。

而在整個物聯網圈中,Z-wave、PLC、NFC等通信協議,在應用領域中均找到自己的地位,並成為不同領域中的佼佼者。

然而,穩定的局面並不可能長時間維持,2016年,NB-IoT和LoRa入場。

LoRa其實在2013年10月已經發布,SemTech發布的產品中,已經採用了自主開發的LoRa技術。據SemTech介紹,LoRa最大傳輸距離在郊區可達到15km、在市區可達到2~5km,頻率範圍為137MHz~1050MHz,有效解決了傳統近距離無線通信技術,無法同時滿足低功耗和長傳輸的問題。

LoRa的商業化應用,得到物聯網產業的  “認同”,眾多企業紛紛應用這一通信協議。但好景不長。

2014年5月,華為提出了基於蜂窩技術的窄帶技術NB M2M,並在隨後時間里,逐步與其他通信企業共同研發,融合了NB OFDMA和NB-LTE協議,從而推出了NB-IoT。得利於華為、愛立信、高通三大巨頭共同推動,2016年,NB-IoT被寫入3GPP R13,並於6月凍結標準。

但NB-IoT的最大競爭對手則是LoRa――面對早已商用化數年的LoRa,NB-IoT有三個優勢:1、三個“好爸爸”助推;2、基於蜂窩技術;3、統一標準。

但對於運營商而言,NB-IoT的應用比LoRa要簡單很多,這也為NB-IoT在物聯網產業的發展打下良好的基礎。

MacBee,能否取得物聯網產業的入場券?

隨着NB-IoT的應用,物聯網通信協議之戰似乎進入平息,但在2017年,MacBee入局,與NB-IoT不同,MacBee並沒有“金爸爸”――MacBee背後是深圳市銀河風雲網絡系統股份有限公司,遠不如華為等企業出名。

據相關報道稱,銀河風雲作為智能家居企業,其參与了藍牙、WiFi、ZigBee等多種通信協議的時代,在使用這些通信協議的過程中,感受了眾多不便――不同通信協議適用於不同的環境,對於用戶而言,種類繁多的通信協議,並不利於智能家居的發展。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銀河風雲歷三年研發出MacBee通信協議,希望通過這一協議,從而彌補各類通信協議的缺點。

除此之外,銀河風雲還抱有一絲情懷在其中,銀河風雲曾雨曾說道:“我們一直有這麼一個夢想,希望有我們中國人自己做的、自主可控的、自己把握的通信協議。”而MacBee的應用,也滿足了這一需求。

據廊庭(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許永碩稱,MacBee通信協議並非ZigBee協議的翻版,而是創新,對他而言,MacBee協議有以下特點:

1、MacBee協議,不檢測衝突,實現點對多點的信息發送,而Zigbee協議是需要檢測衝突的;

2、MacBee協議在同一個區域,提供多個信道,提高容量,並提升通訊速率,實現提高實時性的目的;

3、MacBee協議提供時間同步功能,在複雜程序控制的智能設備控制,通過時間與程序控制,來提升通訊的可靠性。

MacBee能否取得一席之地?

當然隨着物聯網的發展,很多通訊協議的技術已經逐步完善,物聯網連接產品的特點不一樣,對通訊協議的要求也會不同。而WiFi、ZigBee、NB-IoT、LoRa等設備也要根據不同的設備及環境進行使用。

就目前而言,MacBee主要應用於照明方面,而燈具屬於短距離、低功耗、數據量低、實時性高德設備。

但對於其他方面,MacBee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目前尚不得知,OFweek物聯網編輯針對各個主流通信協議進行了統計,但由於缺少MacBee通信協議數據,無法得到更加全面的數據。

read more

二號站平台註冊登錄_重新定義智能家居為什麼“智能”

 

相信很多人從媒體和廣告宣傳中了解到,智能家居是現代居家生活中非接觸式的典範。例如,智能燈泡、可編程的智能溫控器以及可通過語音控制的智能音箱等等,現如今消費者可以輕而易舉地控制自己家中的各種智能家居設備。

但是,塞滿各種智能單品設備的房屋與真正互聯互通的智能家居體驗之間還有着巨大的差距。隨着購房者和租房者不斷提高對家庭技術的期望,對於供應商、物業經理、消費者和開發商來說,最a重要的是要了解智能家居變得智能的原因,並認清趨勢以及真正重新定義我們的生活方式。

真正的智能家居生態系統是指智能家居設備相互連接、集成並與系統中其他智能設備一起工作的生態系統,為房屋提供連接能力,例如用戶遠程控制設備的能力;智能科技應用應該與人們的生活方式相協調,而不是破壞或擾亂人們的生活方式。

重新定義智能設備

首先,我們先來重新認識一下智能設備的真實價值或最終用戶利益。目前市面上很多智能家居產品打着功能豐富的旗號,但實際上真正給用戶創造價值或帶來實實在在便利的功能沒幾個,很多隻不過是營銷噱頭罷了。一旦用戶買回家,很多賣點功能可能在產品的整個生命周期都沒有啟用過。也就是說,很多智能產品的功能應用場景,多半是廠商自己在臆想,用戶應該會怎麼用,實際上與很多用戶真實的生活習慣相去甚遠。當然,這跟當前用戶對智能家居認知也存在一定的關係。

例如,小編家裡的智能電飯煲,用了5年,其中的許多智能功能一次都沒有用過。5年了沒有任何動力和場景需求觸發我去嘗試這個所謂的智能功能。或許對於廠商來說,用不用沒關係,價格和逼a格上去了就行了。

不過,對於廠商來說,打造每一個智能家居產品時,應該要回歸正常家居生活本質。智能家居應該像春雨潤物無聲的融入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在不知不覺中提供舒適便利的家居生活體驗,而不是刻意叫用戶回家整體沒事對着一堆傻X的設備玩。否則,也就新鮮幾天而已。

例如可以通過語音控制調光的智能燈泡,儘管色彩艷麗,令人印象深刻,但可智能調色的燈泡,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無法在家裡提供額外的連接性,也無法為人們帶來更加無縫或便捷的生活方式,其核心功能就是照明而已,誰沒事整體在家裡玩變色龍。因此,小編認為變化絢麗多彩的調色功能並不是智能燈泡的核心功能。當然,偶爾來點生活小情調,營造浪漫氛圍什麼的也不是不可以,但這隻是錦上添花的功能,有總好過沒有而已。

而真正符合正常生活需求的智能燈泡應該是能夠根據周圍環境、時間與季節等因素變化,自動調節燈光的明暗色彩,而不是傻X的拿出手機再打開APP或是對這智能燈泡發出語音命令,如果是這樣,多半也是用戶圖新鮮玩幾天,或是來客人了裝B秀一下,大部分時間就跟一普通燈泡沒啥兩樣。

不過智能鎖就不一樣,當然也有很多人對其安全性還是不放心,儘管智能鎖廠商已經很努力了,這隻是一個過程而已,需要點時間。智能鎖確確實實是給用戶帶來了極大的便利,出門可以不用再帶鑰匙,還可以遠程為訪客開a鎖,並提供了監視功能,實時查看訪問時間和訪問者相關信息。這就是一個非常剛需和高頻的需求,智能鎖的核心功能也符合人們的日常生活習慣,而不是臆想出來的偽需求。

因此,無縫集成和明確的價值主張才是智能家居發展的關鍵。

集成帶來“更智能”的智能家居體驗

更進一步,真正的智能家居智能取決於集成功能或允許消費者在考慮智能家居技術時所尋求的超個性定製功能。例如,用戶只要說一聲“晚安”,家中的燈光自動調暗或關閉,同時智能溫控器將空調降至符合用戶身體健康條件的最a佳睡眠溫度,安防系統自動進入設防戒備狀態,對於這樣的功能與體驗,相信大多數人都不會拒絕。

不過要實現集成的智能家居系統,是需要為其配備不同互連的設備和功能,以創建完整的智能解決方案生態系統。如果家裡的設備都是相互獨立,無法協同工作,那麼家裡所擁有的智能家居設備越多,給用戶帶來的煩惱也會越多。一系列孤立的設備不是智能家居,只是充滿繁瑣技術的家。只有集成的智能家居才能提供無縫可靠的生活體驗。

總而言之,智能家居生活肯定是大勢所趨,未來所有的家居生活產品都將會是智能的,就像智能手機一樣,一定會普及開來,無論可用性還是價格都將隨着科技的發展得到改善。今天的功能手機之所以還存在,是因為還有一批老人,二十年過後功能機就沒有多少存在的理由了。就如同今天我們在市面上已經很少見到非智能家電產品一樣,不管你用不用,“智能”就在那裡。(文/蒙光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