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怎麼註冊?_2019下半年中國公有雲市場增速減緩 蘊藏新動力

國際數據公司 (IDC)最新發布的《中國公有雲服務市場(2019下半年)跟蹤》報告显示,2019下半年中國公有雲服務整體市場規模(IaaS/PaaS/SaaS)達到69.6億美元,其中IaaS市場增速回落,同比增長60.9%,PaaS市場增速減緩,同比增長76.3%。
 
  縱觀2019年下半年中國公有雲市場,仍然蘊藏着三大驅動力,促進整體市場穩健增長:
 
  政策利好 �政府持續推出各項政策,全力打造良好的雲計算產業發展環境,如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在8月發布了12項雲計算國家標準  、工信部等多次在意見中強調推動雲計算的應用;同時大力支持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創新,鼓勵雲廠商提高技術競爭力。
 
  数字經濟的發展推動 �数字化轉型的不斷深入,帶來了各行各業的加速變革。数字政府、政務便民的建設舉措促使政府行業大單頻出,如長沙城市超級大腦、数字東莞、数字拉薩等。媒體、零售等行業也积極引入雲計算進行轉型升級,提升日常運營的数字化和智能化程度。
 
  生態閉環日趨完整 � 隨着雲計算行業應用場景的豐富,各雲廠商的合作夥伴生態體系規模初顯;雲廠商紛紛發布各項合作戰略,幫助合作夥伴連接自身商業能力,構築生態發展的黑土地,實現技術生態的商業閉環。
 
  前五大中國公有雲IaaS+PaaS廠商市場表現
 
  報告显示,2019年下半年延續了上半年的市場集中化趨勢。阿里、騰訊、中國電信、華為、AWS位居IaaS+PaaS及IaaS市場前五,在IaaS+PaaS市場總體佔據76.3%的市場份額,在IaaS市場總體佔據77.5%的市場份額,持續拉大引領優勢,呈現出“一超多強”的格局。
 
  阿里雲加大了在重大核心技術研發攻堅和數據中心建設的投入,逆勢加碼給市場注入信心,不僅讓阿里雲的生態和供應鏈受到提振,更是指向了大規模基建投入。
 
  騰訊雲深化與合作夥伴的合作,進行了上游產業供應鏈優化,在互聯網、旅遊、民生服務及工業等垂直領域,持續發揮鏈接消費者的優勢,助力企業数字化升級。
 
  中國電信天翼雲以“5G+雲+AI”為基座構建差異化優勢,一方面以國家、省、市、縣、村五級快速滲透策略為切入,持續深耕傳統政企市場;另一方面電信集團“雲改”戰略持續深化,整合全集團能力,全面發力,其中2H(家庭)、2C對於雲業務拉動作用明顯。
 
  華為雲提供多云云上算力滿足客戶部署要求,推出了多個PaaS層開發及應用平台,完成全棧全場景AI解決方案構建,同時對外開放華為自身数字化轉型積累的技術、經驗、能力,幫助企業全面上雲,助力数字化轉型與智能化升級。
 
  AWS聚焦於算力、機器學習、數據處理和生態案例四個領域,其持續創新的能力和卓越的創新效率是其突出的優勢。
 
  IDC中國公有雲服務研究經理諸葛蘭表示: “整體來看,2019年中國公有雲市場仍然呈現穩步增長的態勢,縱觀全球市場,中國市場的增速仍維持在高位。目前数字經濟已成為加速經濟發展的新動能,而数字技術和数字基礎設施是数字經濟的根本。IDC預測,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数字化新技術將被更廣泛的應用於各行業的数字化發展及人們的日常生活中,為相關產業鏈企業帶來新的發展機遇。對於雲廠商而言,加強基礎領域的積累,把成功模式的重心由產品和業務模式的創新(如移動支付、电子商務、消費終端、共享經濟等)轉向為將核心基礎技術(如高性能計算、AI、數據庫等)商業化,則是拉開差距的關鍵。”

read more

二號站平台註冊登錄_華為:板凳何妨重坐十年冷?

華為再一次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5月15日,美國商務部發布公告,要求採用美國技術和設備生產的芯片,必須先經過美國同意才可出售給華為。這也就意味着,華為的核心供應鏈幾乎完全置於美國政府的控制之下,華為被扼住了命運的咽喉。

一時間,這張熟悉的圖片再次廣為流傳,並被貼在了華為“心聲社區”,表明了華為衝破困難、一往無前的決心和信心。

然而,這張頗具理想主義的圖片,卻並不能代表殘酷的現實。傷痕累累,帶來的不一定是皮糙肉厚,卻很可能是筋骨皆斷;磨難重重,造就的不一定是真的英雄,卻極可能是悲壯義士。

自從成立以來,“增長”就是華為雷打不動的主基調,一切問題都可以靠增長來解決、一切問題都必須靠增長來解決、一切工作都要為增長服務。這也造就了頗為聞名的“狼性文化”,打造了凝聚力和戰鬥力極強的團隊,形成了獨具特色的員工激勵制度。也正是這樣的思路、文化和團隊,讓華為在短短30餘年間迅猛成長,不斷超越行業競爭對手,成為ICT領域的“巨無霸”和“領頭羊”:

  • 年營業額超過8500億元人民幣,遠超思科、愛立信等行業競爭對手;

  • 年專利申請數量連續高居全球首位;

  • 在5G通信領域  競爭對手一年;

  • ……

在商業成功的道路上,華為一路狂奔、既快且遠,後者望塵莫及。而在通信領域,華為則早已進入了“無人  、無既定規則、無人跟隨”的“無人區”。這一切,都是在不依賴公開資本、沒有行業“靠山”的情況下完成的。華為以“增長”為目標創造成功,反過來又不斷強化“增長”導向,形成強大的路徑依賴,從而被“增長”所綁架。

然而,狂奔使人成長,也讓人急躁;狂奔帶來成就,也導致膨脹。急躁和膨脹,極易讓企業失去定力、失去對形勢的客觀充分認識、失去對未來的深度思考。失去定力的企業,如同剎車失靈的汽車,看似一往無前,實則極易失控;看似高速行駛,實則不可駕馭。

一味一往無前,只能是勇士;唯有駕馭浮沉,方為真英雄。勇士雖剛猛,卻失之謀略,當外界壓力大到臨界點,極易脆弱折斷;英雄知進退,能剛柔並濟,無論外界環境如何變化,都能順勢而為。從被列入“實體清單”以來、尤其是制裁升級之後華為的種種反應來看,似乎正逐漸踏上“勇士”之路,繼續強調“壓力之下的增長”、“傷痕累累的飛行”,看似強硬強悍,實則是缺乏思維調整、靈活轉圜,不能冷靜思考、順勢而為的表現。

幾千架傷痕累累的飛機,能安全返航的又有幾架?自古英雄多磨難,本是沒錯;然而英雄更是需要在磨難之中駕馭浮沉。多少英雄都是經歷起起落落、滄海橫流?如若只想一路狂奔、執着於增長,路徑依賴、“死磕”極端強大的外部壓力,則最終會失去定力、失去柔性,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場。

因此,面對生存威脅,華為這架“飛機”已經到了必須要改變航線、調整航速的時候了――改變航線不是改變初衷、調整航速不是自我沉淪。相反,逆境之中冷靜思考、靈活決策正是成為英雄的必修科目。因此,制裁所帶來的生存威脅既是  的挑戰,也是戰略調整再出發、行穩致遠的重大機遇。華為需要撇開“行業聚光燈”的浮華,從上到下拿出“重坐冷板凳”的精神,冷靜思考、順勢而為、化被動為主動:

  • 核心技術開放授權的步子能不能邁的更大一些?對行業發展具有重大價值的關鍵技術能不能考慮開源共享?

  • 產品設計方面能不能慢下來、等一等多元化供應鏈的成熟,與供應商充分合作、共同成長?

  • 能不能更大力度的進行業務分拆、剝離、聚焦,去多元化,而不必執着於營收数字的增長?

  • 能不能更大力度的扶持合作夥伴、構建廣闊而牢固的商業利益共同體?

  • ……

獨行疾,眾行遠。位於“無人區”的華為,何不利用此次生存危機,放下“增長”執念,慢下腳步、反哺行業、培植合作,把腳下的土地夯實、把“飛機”的傷痕修復,為再出發、再起飛做好準備?

華為,板凳何妨重坐十年冷?須知歸來依舊是少年。

read more

二號站平台註冊_5G時代,看雲網融合

5G能為世界帶來什麼?

是無處不在的安全網絡。

是實時傳輸的超高清視頻。

是自由穿梭虛擬世界的沉浸式體驗。

是萬物互聯、智慧工廠、智慧景區的產業数字化。

是智慧城市、智慧社區、智慧交通的治理智能化。

是遠程醫療、自動駕駛、智慧教育的生活智能化。

走過5G元年,如今在新基建政策牽引下,5G正加速邁進以推動各行各業数字化轉型,助力数字經濟發展。面向新時代,運營商如何抓住行業数字化轉型帶來更多的創新機遇和價值空間?

2020年5月15日,中國電信聯合中興、華為、高通、紫光展銳等35家產業鏈夥伴開展了“5G創新終端商用合作行動”,以推進終端創新,應用創新,產業創新,助力5G不斷突破邊界,提升5G應用的深度和廣度。

在本次大會上我們看到,伴隨着豐富的5G創新終端推出,5G+雲網融合正推動5G業務百花齊放。

63款5G創新終端走進各行各業

5G商用,終端先行。終端,作為網絡和業務的入口,毫無疑問是“端邊網雲業”整個鏈條中至關重要的一環。

在本次會議上,中國電信與合作夥伴們共同推出了63款5G創新終端,其中46款簽署了採購意向併發布商用,包括19款用於工業物聯網/車聯網的5G模組,15款用於無線寬帶、5G高清攝像、5G媒體直播背包、5G無人車等領域的5G行業終端,以及12款用於VR/AR應用的5G XR終端。

從終端形態看,本次商用發布的創新終端覆蓋了2C、2H和2B全領域,不僅將為每一個消費者,每一個家庭帶來更便利、更  體驗的数字化生活,還滿足了不同場景的行業需求,使能各行各業数字化轉型。其中,大部分終端面向2B垂直行業。這標志著5G時代的終端生態正從面向個人消費者的智能手機擴展至各行各業的数字化應用。

這些創新終端應用也為我們描繪出了一幅幅未來美好数字化社會圖景。

比如,宏電介紹了5G+公安無人巡檢機器人項目,採用5G CPE/工業網關設備的  巡檢機器人具備主動人臉識別、可見光+熱成像監控、緊急呼叫、語音對講、強聲驅散、語音播報等功能,能減少人力成本,提高巡檢效率,讓社會更安全。

高駿介紹了5G無處不在的大帶寬、低時延能力將推動媒體直播行業變革。在5G 4K直播下,4K攝像機採集的原始視頻流進入直播背包等編碼推流設備,編碼後轉換成IP數據流,通過內置的5G模組或外接的5G終端將視頻數據轉發給5G基站,再通過核心網直接傳給電視台視頻服務器,進行導播編輯、存儲,並通過多種方式發給視頻显示終端,從而使得直播方式更高效、便捷。

比如中興通訊推出了5G工業模組ZM9000可廣泛應用於無人駕駛、遠程操控、機器人巡檢、媒體直播、工業網關、石油勘探等智能製造領域,並與中國電信基於ZM9000聯合打造了業內  5G智能安全攝像機,以及推出了可用於智慧工廠、製造車間、物流倉庫等場景的5G雲化AGV等,以加速推動產業数字化、治理智能化。

同時,針對電力和礦山能源行業智能化在最後1000米接入存在接入終端制式多、協議複雜、時延不確定、布線成本高、安全防爆等一系列痛點,中興通訊還推出了5G定製化網關,能支持多種上聯方式,能夠保證海量終端穩定、快速的互聯需求,即使在惡劣和開放的環境也能承擔重任。

雲網融合推動5G應用百花齊放

這些創新終端要廣泛應用於各行各業,推動行業数字化轉型,離不開與5G+雲網能力的深度融合支撐。

以工業應用場景中的遠程控制、AGV等為例,其需要將現場的多路高清視頻實時傳送到遠端控制室,4G網絡帶寬既無法滿足多路4K上行併發,也無法滿足遠程控制的低時延要求,需要5G上行大帶寬、低時延能力,以及邊緣計算的實時處理能力和網絡切片的端到端SLA保障能力才能使能應用落地普及。

5G媒體直播也一樣,以VR直播為例,它需要將多路多視角的視頻上傳到雲端/邊緣,進行合成、渲染處理等,再分發到VR終端,整個過程既需要5G上下行大帶寬、低時延能力,也需要雲和邊協同。同時,雲邊協同還可讓一些終端的處理能力上移到邊緣,從而打造瘦終端的商業模式,讓5G應用更易普及。

在雲網融合下,豐富5G創新終端如同雲和網的觸角延伸至各行各業,並將產生的海量數據通過低時延、大帶寬、大連接的5G網絡實時傳輸,為雲端、邊緣、AI提供源源不盡的燃料,從而加速推動整個社會邁向智能化、数字化時代。

沒錯,以前的網絡主要是通往雲端的管道,而5G時代將通過雲網邊一體、網隨雲動,靈活的為各行各業提供差異化服務,從而使能豐富多彩的行業應用,為運營商和各行各業創造更大價值。

攜手合作共創5G雲網一體新生態

但要以“端邊網雲業”協同使能全行業数字化轉型,離不開產業合作構建強大生態圈。

在本次大會上,各大廠商均表示將與中國電信深度合作,賦能5G+各行各業應用,助力新基建,加速產業的数字化升級。

在“端邊網雲業”全鏈條支持中國電信行業市場拓展上,中興通訊副總裁、中國區市場及方案部總經理劉金龍在會上進行了全面闡述。他指出,縱觀通信行業的整體發展趨勢,我們可以發現一切業務上雲的趨勢不可逆轉,基於這個基礎實現行業数字化向智能化的演進,雲網融合將成為運營商賦能行業的主要服務模式。

中興通訊作為中國電信戰略合作夥伴之一,一直致力於端邊網雲業綜合方案打造和產品提供,助力電信DICT戰略計劃的實施。在雲網端基礎設施方面,中興通訊能支持各類終端的安全可靠接入。在MEC方面,中興通訊推動了分佈式高性能運算基礎設施的建設。基於業務中台、GoldenDB數據庫開發的遠程辦公、工業互聯網、XR視頻等平台能夠驅動行業創新業務落地。

劉金龍表示,中興通訊憑藉長期在通信領域的耕耘和廣泛的核心技術積累服務於中國電信,我們會具體在泛終端,5G專線,XR等方面進行深度合作。5G+雲網融合賦能行業需要持續的創新合作,中國電信與中興通訊可以優勢互補,在關鍵技術、價值場景,商業模式方面持續創新,也會開拓更廣泛的價值空間。中興通訊願與中國電信攜手創新完善5G行業生態,助力中國電信成為  的雲網運營商,通過5G+雲網融合創新方面合作更好地為產業合作夥伴賦能。未來,中興通訊將持續助力中國電信拓展生態資源,攜手中國電信的全球合作夥伴深耕5G創新和落地,共同打造5G商用成功!

5月17日,中國電信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桂清在2020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上表示,作為全球運營商中,唯一擁有一朵強大“雲”的電信運營商,雲網融合既是新型信息基礎設施的發展方向,也是中國電信的特色和優勢。中國電信將持續通過雲網融合,堅持客戶導向,通過雲網一體的数字化平台,為生態客戶賦能,為各類用戶包括2C、2H、2B提供個性化服務,更好地滿足經濟社會對雲的多樣化的需求。

近年來,中國電信高度重視雲網融合,已在雲市場規模、雲網運營體系等方面具備  優勢。相信在產業攜手合作下,中國電信將在5G+雲網時代開啟更廣闊的市場,譜寫新篇章。

 

read more

二號站安全嗎?_新基建的冷思考:大數據中心為何如此重要?

當下,以5G為代表的新基建正成為建設数字中國、網絡強國、智慧社會、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利器。

新基建帶來新風口,廣受關注的芯片產業鏈發展迎來新機遇。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多位專家學者和公司高管表示,與傳統芯片相比,作為新基建計算引擎的5G、AI和智能計算等新一代高端芯片屬於新賽道,需要構建全新生態。因此,抓住以5G為代表的新基建市場機遇,將助推我國芯片產業創新發展,彌補長期以來國產高端芯片的生態短板。

國產高端芯片急需突破生態瓶頸

  高端芯片,特別是處理器芯片被公認為半導體皇冠上的明珠。其中  大家熟悉的處理器是俗稱“大腦芯片”的中央處理器(CPU)和“圖形芯片”的圖形處理器(GPU),以及用於通訊、語音、圖像處理等領域的数字信號處理器芯片(DSP)。

  業內人士指出,過去三十年人們經歷了数字化、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等信息技術變革,背後關鍵的推手就是以處理器為代表的計算技術的飛速進步,處理器的創新能力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一個國家對新一代信息技術的掌控能力。因此,發展國產高端芯片,特別是CPU、DSP、GPU等新一代處理器和FPGA芯片刻不容緩。

如今,全球高端芯片的核心技術基本掌握在國外企業手裡,而國內高端芯片的核心技術尚處於追趕階段,這一現狀急需改變。

根據國家發改委對於信息技術基礎設施的定義,處理器等高端芯片無疑成為5G等通訊網絡基礎設施、AI等新技術基礎設施、智能計算中心等算力基礎設施的核心引擎。數據显示,2019年我國處理器及控制器進口金額1423億美元,同比增長12.8%。專家據此分析,從數據來看,我國處理器特別是高端處理器芯片仍然主要依賴進口。其中主要原因是,我國採用自主指令集的處理器芯片公司規模較小,很難撼動Intel、ARM、英偉達、德州儀器等國際處理器巨頭在這一領域長期以來構築的生態優勢。

據了解,長期以來國內對如何發展CPU等高端處理器一直存在兩種聲音:一種是主張基於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指令集、微架構、工具鏈等核心技術的CPU研發,從而贏得戰略主動權;另一種是支持國內芯片廠商通過合資或高額付費獲得國外廠商的技術(架構)授權,快速佔領一部分國內市場。

相關專家表示,顯然後一種模式不具備處理器關鍵技術的自主創新能力。這種模式雖然風險低、見效快,但不僅無法主動應對潛在硬件缺陷造成的安全隱患,而且持續發展的控制權仍然操控在國外廠商手中,幾無戰略主動權可言。

龍芯中科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鬍偉武建議,走“市場帶技術”的道路,通過自主研發掌握CPU的核心技術,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技術體系。

“自主研發路線基於自主編寫的CPU源代碼研製芯片,就像基於自己設計的圖紙蓋樓。引進技術路線則是通過基於買來的CPU源代碼研製芯片,就像基於買來的圖紙蓋樓。” 胡偉武這樣形容發展以CPU為代表的國產高端芯片的重要性。

新基建助推國產高端芯片進入新賽道

隨着我國新基建重大措施的推進,在5G、人工智能、物聯網、工業互聯網等領域,並沒有出現垄斷的生態。恰恰相反,由於相關產業剛剛起步,中外芯片設計公司在創新賽道的同一起跑線上,都面臨着採用新架構、構建新生態的挑戰。

  因此,國家信息化專家諮詢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周宏仁建議,在新基建領域應該優先支持和鼓勵採用國產高端芯片。同時,國產高端處理器廠商更應藉助這一東風,通過自主創新提升產品性能,力爭在新基建領域構建國產自主、面向全球市場的計算生態。

胡偉武表示,目前以CPU和操作系統為代表的我國高端芯片的自主基礎軟硬件正處在關鍵發展階段。用自主基礎軟硬件支撐國家安全和產業發展已經成為共識。建設獨立於Wintel體系和AA體系外的第三套甚至第四套信息技術體系和產業生態,應該成為新基建的重要組成部分。

事實上,我國基於自主指令集的高端芯片公司已經開始取得不錯的成績。在“信息技術應用創新”工程等應用的牽引下,自主基礎軟硬件產業出現產品快速迭代、產業鏈深度融合、資本高度活躍的良好勢頭。龍芯在政企、安全、金融、能源、交通、教育等各個應用場景中都有了廣泛應用,通用處理性能達到產品級的世界先進水平。

而在異構計算領域,華夏芯(北京)通用處理器技術有限公司不僅推出了基於全自主統一指令集平台的嵌入式CPU、DSP和AI IP,打破了國外IP廠商的垄斷,而且在異構計算領域特別是解決異構編程的挑戰方面,做出自己的創新。華夏芯發布的基於華夏芯CPU、矢量DSP和張量處理器的異構SoC芯片“北極星”,張量處理器提供優異的神經網絡加速能力,目前正在智慧物流、機器人、邊緣計算等領域進行推廣應用。

華夏芯CEO李科奕表示,抓住新基建帶來的發展機遇,依靠創新驅動,在異構計算等新賽道緊盯國際先進水平,我國完全有機會實現從高端芯片市場大國到創新強國的歷史性突破。

創新成為高端芯片行業新熱點

過去很長時間里,集成電路一直強調通過採用更先進的工藝實現PPA(即更高的性能、更低的功耗、更小的面積)。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榮譽顧問許居衍指出,這個邏輯方向到了需要修正的時候了。

分析人士表示,在先進工藝節點設計一款芯片產品的投入動輒數千萬美元,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芯片銷量達不到一定規模,採用先進工藝就變成少數芯片巨頭的專屬特權了。

因此,採用芯片架構創新、系統創新等新技術,例如異質集成、多樣化芯粒(chiplet)等新技術設計芯片,可以提供更靈活的工藝選擇  的資源投入和更快速的上市時間等諸多好處。

此外,隨着異構計算在人工智能、5G等領域的發展,不少國際巨頭推出了基於新一代異構計算的“新物種”,其中有些創新與傳統的生態並不完全兼容。譬如,英偉達推出了包含RISC V CPU和神經網絡加速器的GPU芯片,賽靈思推出了融合CPU、DSP和神經網絡加速器的FPGA芯片。據李科奕介紹,異構計算推動了國際芯片巨頭在產品線上重新布局,從設計單一的處理器或FPGA芯片轉變到設計兼顧高靈活性和高性能、集成多種架構的新一代高端芯片。

專家表示,大家談論比較多的深度學習、神經網絡等AI技術,需要根據不同的應用場景,與感知、數據採集、存儲和傳輸、安全加密等技術結合起來,也就是需要將AI專用計算單元和CPU等其他處理器、加速器、存儲器單元通過不同形式異構融合在一起,才能構成一個完整的產品。因此,如果沒有CPU等處理器芯片,單靠深度學習的專用芯片是無法支撐我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的。

根據專家的建議,我國應加強高端芯片從技術創新到應用生態的全面布局,加強5G、工業互聯網、智能計算等新基建和数字經濟的應用場景與自主創新的核心軟硬件底層架構的協同整合,努力實現我國高端芯片產業在5G時代的歷史性超越,為人類新一波產業浪潮做出源自於中國的重要貢獻。 

read more

二號站總代理_PON簡史

01. EPON和GPON

故事要從PON的起源開始說起。

上世紀80年代, 計 算機和多媒體技術崛起 ,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擁有 電腦 ,也 開始接觸網絡( 局域網或互聯網 ) 。 於是,數據通信業務 開始興起,上網 需求出現 

早期的時候,運營商能提供的上網服務,基本上都是通過電話線、雙絞線(網線)、同軸電纜這樣的銅製線纜。技術包括ADSL ( 非對稱数字用戶線路)和 ISDN專線 ( 綜合業務数字網 ) 等。

ADSL Modem

這些方式要麼速率很慢,要麼成本很高,並不能滿足用戶的需求。

於是,光纖作為一種新型通信介質,開始進入了人們的視野。

光纖維

自從1966年華裔科學家高錕先生通過一篇論文奠定了光纖通信理論基礎之後,這項技術便進入了高速發展的階段 。 光纖製造工藝不斷成熟,產業鏈也日益成型。

到了80年代末,為了將光纖應用於寬帶接入業務,陸續有廠商推出了自己的窄帶PON技術。當時,這種技術速率很低,不超過2Mbps。 而且, 因為廠商們 各自為戰, 所 以一直沒有形成統一的規範和標準。

1995年,包括BELLSOUTH、BT、France Telecom在內的7家網絡運營商共同發起成立了 全業務接入網聯盟(FSAN) ,希望能提出一種統一的光接入網設備標準。

不久之後,1997年,根據FSAN的建議, ITU-T(國際電信聯盟電信標準分局) 推出了APON技術體系,也就是G.983.1標準。

APON ,就是ATM PON。ATM可不是自動取款機,它是異步傳輸模式(Asynchronous Transfer Mode)的縮寫。ATM的本質,就是一種傳輸協議。 老一輩通信人肯定對ATM很熟悉,它曾經是IP協議的競爭對手,一度非常流行。

到了2001年,FSAN和ITU-T對APON規範進行了升級修訂,順便改了個名,叫做 BPON (Broadband PON,寬帶無源光網絡) 。之所以改名,主要是他們不希望APON被人誤解為只能提供ATM業務。

為了進一步提升PON的速率標準,2002年,FSAN啟動了一項新的工作,對1Gbps以上的PON網絡進行標準化。

2003年3月,在FSAN的建議基礎上,ITU-T頒布G.984標準,也就是 GPON(Gigabit-capable PON,千兆比特無源光網絡) 

就在FSAN和ITU-T幹得熱火朝天的同時,另一家標準化組織也沒閑着,也開始搗鼓PON技術。它就是同樣大名鼎鼎的IEEE(電氣和电子工程師協會)。

IEEE是以太網(Ethernet)標準的制定者和大靠山。

IEEE在1998年發布了吉比特(Gigabit)以太網標準之後,就尋思着搞一個基於以太網的PON標準。

2000年,IEEE成立了EFM工作組,正式啟動相關標準化工作。EFM工作組的全名很有趣,叫做 第一英里以太網工作組(Ethernet for the First Mile) ,歸屬於制定以太網標準的IEEE 802.3組。

2004年4月,EFM工作組大功告成,正式推出了IEEE 802.3ah標準,也就是 PON(Ethernet PON,基於Ethernet以太網的PON) 

隨着時間推移,ATM在與IP的競爭中逐漸失勢沒落。APON(BPON)也因為成本、效率等原因被運營商們拋棄,退出了歷史舞台。所以, APON(BPON) 我就不多介紹了,大家也不需要了解太多。

我們重點看看當時已經成為行業主流的EPON和GPON。

EPON和GPON,是不同標準組織推出的不同技術體系。兩者之間並沒有升級演進或替代的關係,可以算是平行發展。

EPON和GPON,關鍵區別在二層(也就是數據鏈路層)。

EPON,在二層就是用以太網取代ATM。GPON呢,在二層採用的是全新定義的一種封裝結構GEM(GPON Encapsulation Mode,GPON封裝模式),對Ethernet、TDM、ATM等多種業務進行封裝映射。

我們通過下面這張表格進行簡單的對比:

總之,EPON和GPON各有優劣。簡單來說,GPON帶寬更大,帶的用戶更多,效率更高,但實現起來也更複雜,所以成本也更高。

從國內的市場份額來看,EPON當時在中國電信被普遍採用,而GPON更受中國 聯通 和中國 移動 的歡迎。

02. 10G-EPON和XGS-PON

EPON和GPON,都是1Gbps這個級別的PON。注意,這個1Gbps,並不是用戶側的速率。EPON和GPON只能給用戶提供100Mbps的速率。

很顯然,隨着時代的發展,這個速率無法滿足家庭和企業用戶的需求。於是,PON開始向10Gbps 級別 的演進。

2006年,IEEE開始立項制定10Gbit/s速率的EPON系統標準,也就是後來的IEEE 802.3av, 10G-EPON 

在該標準中,10G EPON分為2個類型: 一是非對稱方式,即下行速率為10 Gbps,上行速率為1 Gbps; 另一個是對稱方式,即上下行速率均為10 Gbps。

ITU-T的GPON那邊呢,也在演進。

2008年,ITU啟動了下一代GPON標準的研究。2010年, XG-PON 標準誕生,也就是ITU-T G.987系列。

最開始的時候,XG-PON也有兩種方式,一種是非對稱方式XG-PON1,下行速率為10 Gbps,上行速率為2.5 Gbps;另一種是對稱方式XG-PON2,上下行速率均為10 Gbps。

後來,2013年左右,因為XG-PON2這個對稱方案難以實現,所以被建議取消。XG-PON1直接改名成為XG-PON。

再後來,2015年,對稱方案又重啟,採用了新名字,叫做 XGS-PON (S代表symmetric,對稱)。

2017年,ITU正式通過了G.9807 XGS-PON國際標準。

通過下面這個圖,應該看得更明白:

值得一提的還有一個 Combo-PON ,運營商也有集採過。

Combo-PON是通過三合一光模塊,在內部集成了GPON光模塊、10G PON光模塊和WDM1r合波器。這樣一來,不論用戶側接GPON ONT還是10G PON ONT,都可以正常工作,有利於升級過渡。

Combo-PON方案(圖片來自中興官網)

2010年之後,視頻、遊戲等互聯網應用飛速發展,用戶對網絡帶寬有強烈的需求。這進一步刺激了10G PON的產業鏈成熟。

2013年開始,國內運營商就對10G PON進行了規模集采和批量部署。最近幾年,隨着“千兆寬帶”的推廣和普及,10G PON的集采達到了  。

針對10G PON,國內運營商的升級策略也有一些不同。主要是中國電信。電信因為此前EPON存量較大,所以升級替換不可避免地還是採用了10G EPON的方案,不過新建的基本上已經改用GPON。

從技術的角度來說,10G PON的升級替換其實也很方便,基本上可以在現有硬件架構的基礎上直接升級。

OLT、ODN、ONU三大部分中,ODN(光分配網)幾乎是完全不變的,反正也是無源的,就是一個管道,估計用幾十年都沒問題。局端設備OLT的話,原有GPON/EPON平台可以不變,只需要升級更換大容量的接口板就行。用戶端ONU更換比較簡單,根據用戶需求(換寬帶套餐的時候),逐步淘汰替換即可。

總而言之,10G PON的升級改造沒有太大難度,然而用戶體驗提升明顯,可以讓用戶多掏錢,豈不美哉?這也是目前運營商大力推廣的原因之一。

03. PON的未來

對於標準組織來說,10G PON並不是PON技術的終點,25G/50G/100G PON早已經被提上了議事日程。

先看看FSAN和ITU-T這邊。

XG-PON標準制定完成之後,FSAN就啟動了NG-PON2的標準研究(NG-PON1就是前面的10G PON,包括10G GPON和10G EPON)。 NG- PON2的 關鍵 需求主要為40G下行和40G/10G上行,實現20km傳輸距離和1:64分光。

當時,NG-PON2的主流備選技術方案包括高速TDMA-PON、TWDM PON、OFDM-PON和WDM-PON。經過分析和對比,2012年4月,FSAN確定採用 TWDM PON 技術作為NG-PON2的實現方案,並啟動制定G.989.x系列標準,最終於2015年完成。

TWDM PON採用4/8波長疊加方式,單波長10G TDM。

NG-PON2系統架構

再來看看IEEE方面。

2013年,IEEE開始啟動 NG-EPON 研究,成立了IEEE ICCOM對NG-EPON的市場需求、技術方案進行分析。2015年3月,IEEE發布了NG-EPON技術白皮書。2015年7月,開始啟動100G-EPON標準制定,命名為IEEE 802.3ca。根據最新的信息,將可能於2020年8月份發布。

100G-EPON系統架構

同樣畫個圖,方便大家看懂:

在10G TDM的基礎上,ITU-T的專家們也在考慮進一步提升單波容量,考慮方向主要集中在25G、50G和100G。

這其中,25G與10G差別太小,而100G難度太大。所以,50G被普遍認為是一個比較合適的演進方向。

2018年2月,國內光接入網產業界成功推動了50G TDM-PON標準立項 ,標志著ITU-T在下一代PON標準研究領域邁出關鍵一步,也進一步明確了PON的未來技術演進路線(至少國內很明確了)。

不過,IEEE這邊並沒有接受單波50G PON的立項。他們在下一代PON技術路線的選擇上,與ITU-T存在較大的分歧,且短時間內無法達成共識。

綜上所述,10G PON能夠提供每用戶100M~1G帶寬,而25G/50G/100G PON可以為用戶提供1G~10Gbps帶寬。 寬帶接入平台的大規模部署時間通常會間隔約7-8年。2016~2018年,我們進入的 10G PON的大規模部署期。

也就是說,預計2025年,我們將會迎來5Gbps、10Gbps光纖接入寬帶的規模部署。

04.PON流派的融合

除了研究下一代PON技術之外,行業還在密切關注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ITU-T和IEEE這兩個技術流派的融合。

自從EPON和GPON誕生以來,兩個派系長期共存,這其實對產業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一方面,給運營商和設備的技術決策帶來困難(選擇題難做),另一方面,也增加了產業鏈的成本(產業鏈企業需要在兩條線進行投入)。

對於中國這樣龐大的光接入網市場,PON技術派系的分化帶來的影響就更大,資源浪費也更多。所以,中國運營商和產業鏈對於PON融合有很強烈的意願,也做了很多推動工作。

在國內外產業界的积極推動之下,ITU-T和IEEE也有一些积極的“示好”,包括髮表聯合聲明、組成工作組、建立聯絡函機制等。但是,真正想要實現最終的融合,目前來看,還需要很長時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