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總代理_新基建下的工業互聯網,為什麼顯得“格格不入”?

三月熱詞“新基建”帶火7大領域――5G基建、特高壓、城際軌道、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涉及通信、電力、交通、新能源、数字等多個行業,備受市場與媒體的關注。

咋一聽,7個領域對應未來7大新技術所錨定的基礎層,5G要建基站,交通要建城際軌道、新能源要建充電樁等等,似乎沒有什麼毛病。

但是,深入來看,有2個領域似乎很難在第一時間鎖定基建的目標。

人工智能與工業互聯網作為泛概念,行業跨界與技術生態遠比前5個領域更加寬泛,無形中模糊了基建的錨點。簡單來說,底盤太大,市場或政府的行動不可能只存在一兩個發力點。

比如人工智能,細分下來,智能硬件、機器學習、交互模式、AI芯片、平台系統等等都有可能成為該領域的基建目標。

當然,基於目前的市場的廣泛應用和媒體的大幅報道,談及人工智能,讀者或許還能找到一兩個該領域的基建着力點。

但是,兩者之一的工業互聯網就顯得有些陌生了許多。

始於產業鏈中上游節點,緊密接軌製造業的改革,工業互聯網的模式仍在探索,且向來觸達市場消費端的機會就少,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更是模糊。如今一躍成為新基建七大領域之一,似乎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那麼,工業互聯網究竟為什麼被國家層面如此看重,以至於成為下一階段基礎建設的重點領域呢?

承載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期望,工業互聯網“炙手可熱”

雖然在目前市場和媒體層面的“露臉”遠不如AI、5G那麼頻繁,但是這一點也不耽誤國家與市場對工業互聯網的重視。

眾所周知,工業製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是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攜以“工業”之名,工業互聯網作為新一代網絡信息技術和製造業融合的產物,承載着一個國家一定程度上分量的發展期望。

在2019年12月10日舉辦的中國移動“5G+工業互聯網”高峰論壇上,工信部總經濟師王新哲便直言,“工業互聯網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關鍵支撐。”

當前,人類社會正在經歷第三次工業革命。未來工業將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呈現?普遍認可的表述是智能化生產。

但是,若要實現智能化生產,必要的前提便是完成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最終目標,實現生產数字化的全覆蓋。

如何實現這個目標――在過去幾年內,中美德各國都曾基於本國國情提出類似的工業構想,最終在近年來的實踐與探索中,一個概念越來越清晰――工業互聯網,成為了未來工業的指向標。

這也是為什麼王新哲將工業互聯網定位為第四次工業革命關鍵支撐的原因。

當然,如今有部分言論認為工業互聯網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產物,但是就結果導向來看,這種說法是有些不理智的。

因為工業互聯網要做的更多是把三次工業革命的成果,即数字化技術,向中小企業覆蓋,實現全產業的賦能。

這是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最終導向,也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必經之路。

如何將数字化技術賦能給中小企業,這是一個問題

雖然工業互聯網是一個泛概念,但是從幾大工業互聯網企業的觀點中,我們依舊可以找到一個共同着力點。

浪潮雲在認為,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核心問題,是要打造工業互聯網公共服務平台;樹根互聯提出的端到端的一體化解決方案,核心是打造可運營、可鏈接的平台。

不難看出,以“平台模式”為主要路徑成為了各大工業互聯網企業不約而同的發展方向。在國家層面,類似的思路也在穩健推動布局。

2018年7月,工信部印發的《工業互聯網平台建設及推廣指南》提出,到2020年,要培育10家左右的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台和一批面向特定行業、特定區域的企業級工業互聯網平台。

2019年11月,工信部繼而發布了2019年十大雙跨工業互聯網平台名單,進一步篤定平台模式在工業互聯網方向上的發展方向,以平台賦能工業製造成為標杆模式。

那麼,對於工業互聯網來說,新基建的第一步便是加速推動不同量級的工業互聯網平台的搭建,基於平台模式進一步探索對中小企業的賦能路徑。

在這個過程中,浪潮雲In-Cloud提出的“1+X+N”工業互聯網平台體系,即“1”是指工業大數據中心,“X”是指公共服務平台和智能共享製造平台,“N”是指包括机械、电子、化工在內的行業工業互聯網平台和以地市為單位的區域工業互聯網平台,形成“金字塔”模型向區域、行業遞推擴展賦能。

類似的,浙江在2018年推出的工業互聯網體系也是期望打造“1+N”格局,“1”是指培育一個跨行業、跨領域、具有國際水準的國家工業互聯網平台――supET工業互聯網平台,由阿里雲、中控、之江實驗室共同參与建設。

華為FusionPlant工業互聯網平台則是圍繞工業企業所看重的數據、模型與服務三個核心模塊,來架構3個子平台,分別為連接平台、使能平台和應用平台,向下賦能N個行業,呈現為“1+3+N”的平台體系。

不難理解,幾大巨頭平台的思路很大程度上便是現在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方向。以服務平台作為工業領域和互聯網領域融合的承接中樞,正在成為國內的主流趨勢。

同時,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模式與結果導向也決定了,在這個領域不會只是巨頭的遊戲。目前,我國大企業與中小企業的比例約為1:9。

如果工業互聯網要實現中小企業的全產業覆蓋,很顯然,僅是巨頭引領的平台吃不下這麼大的市場,需要更多的不同量級平台加入。

為此,除了企業級平台之外,政府相關部門也在积極的推動區域級工業互聯網平台的搭建,實現“並聯式”的產業升級。

2020年3月20日,工信部發布《關於推動工業互聯網加快發展的通知》,對區域性工業互聯網平台的建設提出重點指示,如推動1000個地方骨幹企業開展工業互聯網內網升級、發展50家行業/區域重點平台,等等。

前不久,長沙率先全國推出可溯源口罩,助力疫情防控阻擊戰,在網絡上引起不小的熱議。而可溯源口罩的背後正是由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體系口罩溯源平台來推動。

據了解,該平台由中電工業互聯網有限公司攜手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共同打造。作為中國电子與長沙共同組建的工業互聯網企業,中電互聯具有顯著的區域服務優勢和傾向。

為此,通過此次可溯源口罩的案例,我們可以看到,對於中國的工業領域來說,若要實現数字化全產業賦能,不僅僅需要市場巨頭的引領,也需要區域企業的推進。

簡單來說,我國的中小企業分佈在哪裡(區域、行業),哪裡便需要搭建工業互聯網平台來實現產業升級。

為什麼國家在這個節點重點推出工業互聯網?

“工業互聯網”的概念較早由通用電氣於2012年提出,但是該詞彙真正進入政府視野,進而被市場廣泛討論仍是近幾年的事情,特別是2018年由工信部的發文推動,才進一步確立“工業互聯網”在工業發展上的位置。

直至今天,2020年“新基建”引爆國內市場與媒體,工業互聯網更是一躍成為七大領域之一,順勢走紅,成為炙手可熱的領域。

那麼,又是什麼令工業互聯網此刻站上新基建的高地?值得思考,也值得討論。

在“智能相對論”看來,至少有三個維度的推動不可或缺。

其一,技術層面在於新技術的日趨成熟。

工業互聯網不是技術名次,但其所需要的技術布局基本囊括現如今的新興技術,比如5G、AI、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等等,可以說是集大成者。

如同上文所說,工業互聯網的最終導向就是將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成果賦能給工業。為此,對技術的依賴程度更是不言而喻。

2019年國家十大雙跨平台,以新技術、新服務來構建平台基礎的企業不在少數。比如,浪潮雲In-Cloud工業互聯網平台正是以云為底座,基於雲服務平台支撐能力來構建;華為FusionPlant工業互聯網平台的雲網協同所依託的便是華為引領的聯接方案,其中5G、工業PON等都是必要的技術支持。

其二,經濟層面在於“存量變革”的發展需求。

目前,中國經濟邁入新的發展階段,“增量崛起”和“存量變革”都是必要的驅動。但是,隨着存量時代的來臨,後者的驅動顯然需要更多的加碼。

為此,如何實現既有產業的產能優化、提升發展效率,即存量變革成為了重中之重。而工業互聯網在很大程度上,承載着工業領域開展存量變革的期望。

樹根互聯以幫助工業企業換道超車為核心價值,其中的解決方案就在於打通製造業和互聯網行業的邊界,實現雙邊流量的互通增效;用友精智則是通過提供各類雲服務,推動工業企業實現業務創新、管理改革、金融嵌入等,最終帶來更高的經營績效。

其三,市場層面在於巨頭企業的主動變革。

今天,在市場層面活躍的工業互聯網平台一般由巨頭企業來主導。追根溯源,可以發現,巨頭企業在推動工業互聯網的起始點上,很大程度是來源於自身業務的發展需求。

海爾COSMOPlat脫胎於海爾的工廠互聯模式,隨着海爾業務的擴展和創新模式的認可,逐漸進化升級成為工業互聯網的載體,為生態夥伴進一步提供賦能;隨着中國的人力成本逐步攀升,代工業務利潤空間愈發受到擠壓,富士康也走上了工業互聯網的道路,錨定生產流程進行数字化升級,尋求製造突破。

結語

工業互聯網的走紅,看似是藉助新基建的風口一躍成名,實際上卻是中國工業製造業領域的長期沉澱,時至轉型之際,順勢成為了國家與市場向下一階段探索的指向標。

製造業的下一站,是與数字化技術協同發展的探索和落實。

read more

二號站怎麼註冊?_關於人工智能監控的影響,你應該知道的三件事

據IDC預測,全球數據圈將從2018年的33ZB增長到2025年的175ZB。數據的真正價值在於,決策者能夠從相關數據中提取洞察與見解,並採取相關行動。人工智能(AI)和機器學習在數據分析中的應用預計將大幅增加。事實上,IDC表示,到2025年,認知系統所觸及的分析數據量將增長100倍,高達1.4ZB。

1)人工智能監控的主要應用市場:平安城市和智慧城市

平安城市和智慧城市是安防領域內傳感器、人工智能和數據將產生深遠影響的兩個垂直領域。全球城市監控市場在2017年已超30億美元,預計從2016年到2021年將以每年14.6%的速度持續增長。上海、倫敦和亞特蘭大率先在全市範圍內部署監控系統,以強化公共安全。然而,一個城市部署的攝像頭和傳感器越多,系統需要的存儲空間就越大。在5G、物聯網傳感器、具有AI功能的智能攝像頭和邊緣計算的推動下,平安城市現已發展成為智慧城市。

據市場研究機構HIS Market預測,智慧城市的數量將翻兩番,從2013年的21個增加到2025年的88個。智慧城市項目的核心便是數據――通過數據的獲取、分析、存儲和分發以改善生活。

2)人工智能長久助力健康生活、交通暢通和經濟增長

在智慧城市中,醫療、交通和地方經濟的服務效率和質量有所提高,這都受益於傳感器和數據的使用。下面舉例說明一些實際應用中的情況。

健康生活:醫生開始為患者配備日常可穿戴設備,這些設備就像物聯網傳感器,發送患者的健康指標(例如高血壓)。通過接收患者健康信息的實時數據,醫生可以在患者病情惡化或慢性疾病形成之前先一步為其提供治療措施。

 交通暢通:INRIX的研究報告稱,美國每人每年因交通擁堵而損失多達97小時。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研究表明,大城市使用交通監測器來改善交通流量,將通勤時間減少15%-20%,應急響應時間縮短20%-35%。而配備了車對車(V2V)和車對基礎設施(V2I)通信功能的自動駕駛汽車可以增強行人探測能力。以上情況均依賴於數據來提高整體交通的流動性和道路安全性。

經濟發展:通過使用智能攝像頭、傳感器和在線應用,城市可以節約能源、提高用戶參与度和居民社區活動积極性。讀數更加頻繁的智能電錶可以改變居民的生活方式,提高能源利用率,用水量跟蹤系統也可使居民用水量至少減少15%。

3)人工智能的海量數據激發了新的存儲架構和解決方案

隨着數據在日常生活決策、商業運營和智慧城市項目中持續發揮重要作用,用於保存和保護這些數據的策略必須不斷髮展。首先,使用正確的存儲架構和硬盤是系統集成商毋庸置疑的選擇。大量傳感器和監控對數據要求極高,因此僅靠雲端的存儲明顯不夠。

存儲推薦使用“IT4.0”架構,這是一種新的存儲架構,依賴於邊緣和雲計算進行數據分析。通過在更靠近終端(收集數據的攝像頭和傳感器)的邊緣部署人工智能服務器和設備,可以在現場進行數據處理。

優化混合讀/寫工作負載的希捷酷鷹(Seagate SkyHawk)和酷鷹人工智能(SkyHawk AI)硬盤確保人工智能NVR快速將洞察發送給用戶,使他們及時採取行動。一旦數據傳輸到雲端,希捷銀河(Seagate Exos)企業級硬盤加持的服務器就能更高效地完成工作,採集並歸檔PB級的數據,以進行深度學習和趨勢分析。對於使用諸如面部識別系統等熱數據的應用,配備希捷雷霆(Seagate Nytro)固態硬盤的刀片服務器可高效應對數據存儲需求,實現實時響應,保證即時數據可用性,滿足超高速及超強可靠性的存儲需求。

先進的存儲技術確保任務關鍵型數據隨時用來分析,以便用戶做出快速、明智的決策,從而提高工作便利性、推進業務進展,也可增強居民的城市體驗。通過使用從邊緣到雲端的可靠存儲技術以及可全天候運行的硬盤驅動器,集成商可以優化客戶AI、監控和智慧城市解決方案的數據管理。所以,一個可靠性超強並面向未來的高性能存儲系統,是智慧城市和平安城市較好的答案。

read more

二號站總代平台_73%企業Q1訂單減少 疫情年安防市場大考來襲

原材料漲價、產業鏈部分恢復供應、項目開工時間待定、非疫情產品需求走低、疫情產品供需失衡、企業現金流緊張等等問題,正盤旋在安防行業的上空,部分中小企業甚至面臨着嚴峻的生存大考驗。

時間撥回2020年1月中旬,大部分企業已經開啟春節放假模式,但隨着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爆發,部分企業加入到抗疫防控前線,緊急召回已經放假的員工,加班加點生產前線防控所需物資、產品設備等。

紅外測溫相關產品、巡邏機器人、智能頭盔等科技產品齊上陣,助力全國各地展開疫情防控工作。一時間,相關生產企業產品銷量緊俏,但由於疫情原因且正值春節假期,產業鏈尚未完全復工復產,突增的市場需求使得相關企業產能告急。

業內人士表示,突增的市場需求導致供需失衡,在物流運輸、產線未恢復、庫存不足等因素相繼發酵的背景下,上游原材料開始出現不同程度的漲價潮。

CPS中安網了解到,包括阻容、內存顆粒、傳感器等原材料皆有上漲。其中,阻容上漲幅度約30%左右,閃存顆粒、內存顆粒上漲幅度約10%―15%,PCB上漲幅度約20%左右,MCU上漲幅度約30%左右,而部分熱門傳感器上漲幅度高達10倍。

除了市場端的特殊情況之外,大部分企業因為疫情原因,項目處於停工狀態、企業現金流壓力倍增、項目開工時間遙遙無期等情況,也正在成為壓倒中小企業的最後一根稻草。

73%企業Q1訂單減少

為了解安防企業受疫情的影響,3月15日,全國安協合作互助聯盟、深圳市安防協會聯合CPS中安網,邀請全國安防企業參与《2020年企業復工復產》問卷調查,收集到來自深圳、北京、杭州、天津、鄭州、南寧等全國各地共計205家企業填寫的有效問卷,從中我們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具體來看,在205份有效問卷中,約90%的企業已於3月及以前開工,其中約16%的企業部分復工,主要受交通、政策、訂單減少等原因所致;約10%的企業表示未復工,計劃於3月底4月初復工,也有的企業表示復工時間視疫情防控形勢再定。

在生產端,受疫情的影響,安防行業產業鏈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17%的企業表示產業鏈基本恢復,供應鏈生產影響微小;30%的企業表示產業鏈尚未恢復,供應鏈生產受較大影響;53%的企業則表示產業鏈部分恢復,供應鏈生產部分受影響。

而受到供應鏈生產、物流運輸、人工成本等因素,生產製造環節所需的部分原材料開始出現漲價現象。問卷調查显示,54%的企業表示原材料有漲價情況,漲幅在10%―30%範圍之內。

在市場端,因疫情的特殊性,除了部分抗疫產品緊俏之外,其餘產品的銷售情況均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問卷調查显示,73%左右的企業表示一季度訂單減少,7%左右的企業表示訂單取消,僅有10%的企業表示訂單維持未受到影響。

 
  同時,因為疫情的影響,與去年相比,2020年企業新簽訂的項目進程也受到了一定影響。問卷調查显示,50%的企業表示項目仍在洽談中;34%的企業表示項目需求部分變化,尚能滿足;10%的企業表示項目需求完全不同,需要重新核定。
 
  面對生產端及市場端的變化,企業2020年的生產計劃或將發生改變。有的企業表示只接受訂貨,按訂單來安排生產,款到即發貨;有的企業表示將根據公司的優勢產品,加大產能,提高產品性價比;有的企業表示將優先防疫相關產品的交付;有的選擇轉型升級的方式來應對市場的變化。
 
  但也有50%的企業表示,2020年不會調整生產計劃。
 
  與市場端的變化相對應的,企業2020年也將面臨巨大的挑戰。一方面,受疫情影響,項目停工導致前期企業墊資無法及時收回,企業資金壓力巨大,現金流緊張;另一方面,非疫情產品需求下降,導致企業相比去年訂單減少,一季度營收受到明顯影響。
 
  問卷調查显示,28%的企業表示訂單減少,收益受影響;28%的企業表示資金壓力大,現金流緊張。還有44%的企業表示面臨人員發生變動,團隊架構受到影響;項目變更導致企業應對不足;內部管理機制及組織能力有待優化;技術開發後勁不足,研發團隊能力陷入瓶頸等問題。
 
  一些企業為了應對突發的運營現狀,結合疫情的特殊性,開始加大智能化產品的研發,儘快適應疫情帶來的影響;同時擴大線上的銷售模式,盡量減少因疫情導致線下銷量減少的情況。
 
  一些企業則通過整合資源、調整企業發展重心、減員等方式來壓縮成本,開源節流;一些企業選擇強化企業管理,優化人員結構,在外界環境欠佳的情況下,夯實企業自身實力,來應對2020年的種種不確定性。
 
  一些企業在加強適應市場變化的能力,通過擴展市場渠道、優化產品結構、增大研發力度等方式來迎接挑戰。
 
  還有一些企業,開始尋求多元發展,跨界尋找新的出路。
 
  不管何種方式,企業都在积極尋求自救來應對今年的市場大考。雖然疫情帶來的市場不確定性加劇,但於企業而言有利也有弊。
 
  有利的是,疫情雖然導致非疫情產品需求短期內驟降,但相應的推動了新技術及智能化產品的應用落地,市場朝着数字化、智能化、網絡化方向演進;而企業的市場適應韌勁也在強化,抗風險能力進一步加強。
 
  不利的一面是,疫情帶來的市場變化勢必將淘汰一批不能緊跟時代步伐、無創新能力、無法適應市場變化的企業,市場將加快洗牌速度。
 
  災難無情人有情,疫情發生后,全國上下眾志成城投身於疫情防控工作,而為了更好的防止疫情蔓延,居家自我隔離避免交叉感染方式,成為了  速有效展開的方式之一。
 
  相應的,大範圍的居家隔離使得全國各行各業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但慶幸的是,2月中旬后開始,全國各地的防控工作開始紛紛取得階段性勝利。
 
  為了促進各地恢復經濟發展,助力企業復工復產,各地政府因地制宜,均頒布了相應政策。而在3月初,為了促進經濟建設,國家新規劃了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包括5G基建、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城市軌道交通等七大領域,這些都與安防市場息息相關。
 
  小米總裁雷軍曾經說過,“站在風口,豬也能飛起來”。雖然疫情短期對行業衝擊頗為嚴重,但後續的新技術與產品融合、新政策的落地實施帶動的基礎設備需求等利好消息,將再次帶動安防市場整體的發展空間。
 
  對於企業來說,只有不斷的自我革新,根據市場變化及時調整自身戰略,優化產品結構與市場的契合度,提高自身抗風險能力,才能不被時代所拋棄。

read more

二號站_疫情過後,智慧城市建設該何去何從?

 

遙想七八年前,智慧城市在國內尚處發展的萌芽階段,由於人才缺失,加之城市本土視角與創意的“雙盲”,許多地區的智慧城市規劃往往局限於人雲亦云、照搬照抄,故而“千城一面”成為了當時智慧城市建設的最大a特點。這種雷同與同質化湮滅的是城市的個性,同時也是對市民百姓這個城市最大群體權益的忽略或漠視。

“智慧城市”非但沒能讓城市如虎添翼,反而在某些情境下加劇了部門間的“信息割據”,加深了社會群體間的“数字鴻溝”,繼而推漲了城市運行管理成本,削弱了公共服務效能,這顯然已與智慧城市的建設初衷背道而馳。

2016年以來,隨着新型智慧城市概念的提出,強調“以人為本”、倡導“接地氣、惠民生”的智慧城市已成業界共識。但在各地的實踐中,“重建設輕應用、重開發輕維護、重宏觀輕細節、重理念輕體驗”的思維慣性仍然存在。

痛定思痛,疫情過後,智慧城市建設該何去何從?

聚焦智慧政務 重塑“数字政府”

建設一個“公開透明、決策科學、快速響應、指揮有力”的“高智商型”数字政府顯然已成為信息時代背景下的社會共識。與此同時,包括武漢在內的各地在“封城”期間成功試水的“雲辦公”“雲管理”“雲服務”等新模式,則為数字政府注入了新的設計靈感。

因此,疫情過後的数字政府建設,應立足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雲計算及區塊鏈等新一代信息技術與現代行政理念的融合,圍繞治理現代化與治理精細化,統籌推進政務服務的“一網通辦”和城市運行的“一網統管”。

一是強化数字化支撐。通過進一步夯實“城市大腦”、信息設施、網絡安全三大基礎保障,完善各類信息化平台建設,補齊短板,着力提升政府的數據採集、資源整合共享以及公眾数字化應用能力。二是突出抓好公共危機管理。要進一步健全完善城市突發事件研判、評估、決策與防控協同機制,重點強化醫療、傳媒、救援、交通、物資等資源的優化配置與科學調度,着力提升政府的應急處突水平。三是實現全域智慧化。要面向一線、面向基層、面向細節,進一步推進信息化平台、技術在各行政層級和各領域的應用,通過實施智慧城市建設成果“下沉”,着力提升政府的社會治理與政務服務效能。

聚焦“雲經濟”,激活数字產業

雲經濟泛指以雲技術為支撐的社會經濟形式,隨着雲技術向社會生活各領域和人們日常生活的滲透,我們的社會正逐步邁入雲經濟時代――如果說2003年“非典”催生了以淘寶為代表的網購經濟新模式,雲經濟的大面積崛起則可謂本次抗疫行動中的意外收穫。

作為此次疫情防控期間的重要舉措,“封城”等隔離手段在有效阻斷病毒傳播的同時,也為諸多雲經濟模式的落地以及相關邏輯的驗證提供了現實的土壤。春節過後,諸如居家消費、遠程辦公、線上診療、在線教育等雲模式紛紛亮相,新一批行業獨角獸隱然出現,引發業界關注,相關概念板塊也隨之在A股市場掀起了一波高潮。

春江水暖鴨先知。作為國民經濟的晴雨表,股市對雲經濟的积極反應在一定程度上表達了資本市場對雲經濟未來發展的預期。結合雲經濟的精彩亮相,我們有理由相信,雲經濟作為数字經濟的生力軍將進一步迸發数字經濟活力,並有望發展成為数字經濟的主流,成為智慧城市賦能經濟發展的最新利器。可以預見,雲經濟相關產業在疫情過後的經濟重建中必將成為各級政府趨之若鶩的明星產業,在地方經濟結構調整和產業轉型升級中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對照“非典”,雲經濟能否在疫情過後完成對中國經濟版圖的再一次重塑?這道重磅思考題,考驗的是信息時代自身的發展邏輯。 

read more

二號站總代平台_智能家居持續發展的關鍵是什麼

萬物互聯時代,智能家居產品正在成為新的消費趨勢!在此背景下,再加上今年疫情的影響,具備健康、智能屬性的高端家居產品更是迎來一波熱潮。年初的CES 2020展會上,我們已經見過了諸多基於AI、5G、物聯網等技術所打造的智能家居新品。未來,隨着各方技術的進一步成熟,相信智能家居發展將就此邁入快車道。  

統家電升級,智能化成趨勢

說起“智能家居”,相信當前不少人都已不再陌生。作為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一個概念,“智能家居”在我國的發展已經有十餘年時間。過去一段時間,包括家電品牌、安防廠商、照明廠商、建材商、運營商以及互聯網企業在內,不少企業都將關注的目光投向智能家居領域,推動了產業市場的不斷成長。

而智能家居風口的出現和放大,一方面與近年來傳統家電產業的低迷發展有關;另一方面,也離不開城鎮化建設下人們對家居需求的不斷升級。正是因為人們消費水平和理念的快速成長,使得傳統彩電、空調、冰箱等家電愈發無法滿足需求,市場出現明顯下滑,從而催生出了更加符合時代發展的智能家居。

業界普遍認為,當前我國家電發展已經處於更新換代期,產品升級勢在必行。而從長期趨勢來看,智能化無疑是主要演進方向之一。傳統家電智能化的轉型,除了要應用各種人工智能、5G、物聯網等技術打造符合消費者具體智能化需求的產品之外,同時重視產品功能的多樣性、實用性和健康性也是重中之重。

不過目前,我國家電智能化的發展仍處於初級階段。產品的智能化表現往往以單純遠程控制或者攝像頭監控等居多,這些已經無法滿足消費者智能化需求。在此背景下,我國智能家居的發展還需進一步加速和深化。未來,企業還需依託各種智能技術打造實用性更強的新產品,以及落腳產品的健康化。

發展加速推進,產業生態互聯

在年初的CES 2020展會上,我們看到了蘋果、TCL、三星、奧比中光等企業帶來的各種新產品,其中體現出的對各種智能技術的融合應用以及對互聯生態的布局,讓我們看到了產業逐漸邁向成熟的曙光。與此同時,疫情爆發對人們生活方式的深入影響,消費群體習慣變化加速了產業的市場發展和生態布局,讓這一曙光變得愈發強烈。

據悉在疫情出現后,消費者的消費觀念開始明顯改變,基於對健康和安全等屬性的追求,更多人願意在與水、空氣等相關的家電產品上付出更多代價,由此推動了智能家居市場的爆發。相關數據显示,2月以來各大電商平台上空氣凈化器、加濕器、洗碗機等產品紛紛增長了200%以上,同時與殺菌、消毒有關的產品都迎來大漲。

在市場的高度火熱下,行業內的不少企業也是趁勢布局、加快步伐,希望能抓住機遇邁向成熟。例如日前,蘇寧小Biu就發布了全新產品線,包括小Biu空調、十字對開冰箱、DD直驅洗干一體機、體脂秤青春版、智能耳機運動版等等。可以看到,相比於以往廠商專註於單一產品的打造,如今大家已經在轉向生態領域布局。

而互聯生態對於智能家居發展來說無疑是一個重要升級。一直以來,各大廠商間的智能家居產品無法互聯便是一個痛點!為解決這一痛點,今年3月國家召開的有關新基建部署的會議上,便提出過要利用人工智能、5G等技術構建智能家居互聯生態。由此可見,未來智能家居從單品向生態的轉變,將是發展邁向成熟的一大標誌。

解決三大痛點,未來前景可期

當然啦,我國智能家居的發展痛點並非只有“互聯生態”這一個。除了物聯網智能終端設備無法聯通之外,諸如消費者可能面臨的隱私泄露問題、短期內平台無法盈利問題等,也制約着家居行業智能化轉型升級的進一步發展。

其中在隱私安全方面。目前大部分智能家居設備都是通過wifi、路由器等聯網,這些連接點很容易被入侵,一旦遭受黑a客入侵就可能殃及所有聯網設備,對用戶隱私安全造成威脅;同時在盈利方面。由於當前設備連接數和數據積累不夠,相關算法、技術也不夠成熟,導致平台短期內還無法產生實際收益,這也一定程度影響產業的布局發展。

不過在年初的CES 2020上我們已經看到,解決當前智能家居痛點的新技術已經成為廠商爭奪的焦點。可見當前各大企業都在通過對新技術的應用來致力於以上痛點問題的解決!在此背景下,相信隨着各方技術的進一步成熟,相關問題的進一步解決,我國智能家居發展能夠邁入快車道。這可能不會很快,但值得我們去等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