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登錄網址_華為研發登頂500強,阿里巴巴、騰訊、吉利、百度緊隨其後

於無聲處驚雷!華為再次上榜,這一次更是直接登頂奪冠!10月11日,2021粵港澳大灣區民營企業科技創新峰會暨民營企業科技成果對接會在廣州舉行。會上,“2021民營企業研發投入500家”榜單正式發布。其中,華為以1419億元的 …,於無聲處驚雷!,華為再次上榜,這一次更是直接登頂奪冠!,,10月11日,2021粵港澳大灣區民營企業科技創新峰會暨民營企業科技成果對接會在廣州舉行。會上,“2021民營企業研發投入500家”榜單正式發布。其中,華為以1419億元的年研發投入位居榜首,阿里巴巴、騰訊、吉利、百度緊隨其後。,

於無聲處驚雷!

華為再次上榜,這一次更是直接登頂奪冠!

10月11日,2021粵港澳大灣區民營企業科技創新峰會暨民營企業科技成果對接會在廣州舉行。會上,“2021民營企業研發投入500家”榜單正式發布。其中,華為以1419億元的年研發投入位居榜首,阿里巴巴、騰訊、吉利、百度緊隨其後。

1419億,華為研發登頂民企500強

事實上,華為能登頂也並非意料之外。眾所周知,華為雖然以手機產業聞名,但手機產業只是華為業務的其中一部分。這些年來,華為的目光不僅投向C端,B端也成為華為發展的重點。

這兩年來,因華為5G技術領先,美國對華為公司進行了無情的打壓,甚至禁止美國企業向華為提供任何軟硬件服務。但即使身處這種逆境,在這種高壓下,華為也在不斷創造着奇迹。

據2020年年報显示:華為全年實現銷售收入8914億元人民幣,凈利潤646億元人民幣。此外,華為的研發投入再創新高,達到1419億元人民幣,佔全年收入的15.9%,超過華為全年凈利潤。

對於企業的研發投入而言,直接地產出無疑是專利情況。目前華為共擁有3147項5G專利技術,是全球5G專利持有量最多的一家公司。在今年的科研投入上,華為預計將會投入200億美元以上的資金。

據華為官方數據,2020年華為全球新增5000多個註冊合作夥伴。同時,華為攜手全球技術夥伴在AI、雲、雲計算、5G等領域聯合技術創新,2020年已有2500多個夥伴在鯤鵬、昇騰等10個技術方向通過華為5000多次技術認證。

從這些投入中,我們不難看出,華為對研發的重視。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只有科技領先才能不被人打垮。

BAT的研發投入

這些年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企業認識到自主研發、掌握核心技術的重要性。除了華為以外,諸如阿里、騰訊、百度等科技企業也在不斷增加研發投入,努力解決硬科技卡脖子問題,把行業短板補齊。

2009年,阿里研發中國唯一雲操作系統飛天,開啟中國雲時代。

2017年,阿里巴巴成立達摩院,全面啟動人工智能、量子計算、自動駕駛等技術的研發。一年後,達摩院還成功孵化國內頂級半導體公司平頭哥,並已推出AI推理性能芯片含光800等多款產品。如今,阿里還在加強前沿技術和基礎科研投入,用技術去解決關乎人類發展的新問題。

隨着公司在新基建、科研、人才等方面的投入持續加大,“科技”成為騰訊新一輪成長期底層內核的邏輯越來越清晰。

財報显示,2020 年騰訊研發產生的開支約為389.72 億元。值得注意的是,騰訊、華為等企業是國內最早一批成立基礎科研前沿實驗室的公司。

目前騰訊已建成兩大實驗室矩陣,其中人工智能實驗室矩陣,包括致力於全面基礎研究與應用的騰訊 AI Lab、專註於視覺AI技術研究的騰訊優圖實驗室、基於語音與自然語言理解 WeChat AI 等實驗室。

另一方面,基於前沿科技的實驗室矩陣,涵蓋機器人、量子計算、5G、邊緣計算、IoT 和音視頻技術等,打造面向未來的科技引擎,推動自主技術創新。

百度大腦AI開放平台同樣推出了完善的生態夥伴計劃,包括百度大腦生態合作夥伴計劃、飛槳技術夥伴計劃以及AI加速器等。

困難從來都是更大勝利的前奏,挑戰更是堅強隊伍的磨刀石。雖然我國在硬核科技方面仍然存在短板,但是有這些科技企業的不斷努力,相信勝利指日可待。

read more

二號站官網註冊_Meta與蘋果正面交火:隱私只是表象 AR等硬件才是關鍵

  北京時間11月15日早間消息,據報道,表面看來,蘋果與Meta兩大科技巨頭的矛盾表面看來似乎只局限在隱私問題上,但實際上,雙方還將圍繞虛擬現實(VR)/增強現實(AR)、可穿戴設備和智能家居展開新的交鋒。   …,  北京時間11月15日早間消息,據報道,表面看來,
蘋果
Meta兩大科技巨頭的矛盾表面看來似乎只局限在隱私問題上,但實際上,雙方還將圍繞虛擬現實(VR)/增強現實(
AR)、
可穿戴設備
智能家居展開新的交鋒。,  過去10年,
蘋果的宿敵一直是谷歌。這兩家巨頭在智能手機、移動操作系統、網絡服務和
智能家居領域相互競爭。,  過去幾年,這兩家科技巨頭已經爆發了一些小規模衝突,主要集中在隱私領域。蘋果CEO蒂姆·庫克(Tim Cook)因為信息處理不當對
Meta 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提出批評。甚至在許多業內人士眼中,蘋果新推出的隱私和健康功能就是瞄準了Meta的業務。Meta則對蘋果App Store的政策(包括傭金政策)和它在移動遊戲和虛擬活動上的立場,持批評態度。,  但今後10年,
蘋果的對手可能會變成另外一家硅谷巨頭:
Meta Platform——也就是眾所周知的Facebook。,

  北京時間11月15日早間消息,據報道,表面看來,蘋果Meta兩大科技巨頭的矛盾表面看來似乎只局限在隱私問題上,但實際上,雙方還將圍繞虛擬現實(VR)/增強現實(AR)、可穿戴設備智能家居展開新的交鋒。

  過去10年,蘋果的宿敵一直是谷歌。這兩家巨頭在智能手機、移動操作系統、網絡服務和智能家居領域相互競爭。

  但今後10年,蘋果的對手可能會變成另外一家硅谷巨頭:Meta Platform——也就是眾所周知的Facebook。

  過去幾年,這兩家科技巨頭已經爆發了一些小規模衝突,主要集中在隱私領域。蘋果CEO蒂姆·庫克(Tim Cook)因為信息處理不當對Meta 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提出批評。甚至在許多業內人士眼中,蘋果新推出的隱私和健康功能就是瞄準了Meta的業務。Meta則對蘋果App Store的政策(包括傭金政策)和它在移動遊戲和虛擬活動上的立場,持批評態度。

  但這其實都只是表面問題,真正的矛盾還在幕後醞釀。雙方真正的戰場將發生在VR/AR頭顯、智能手錶、智能家居設備和数字化服務領域,他們各自對“元宇宙”的定義也存在一些矛盾。

  Meta在智能手機熱潮中失利肯定令其非常沮喪,但它也非常清楚,某些失敗將無法逆轉。所以與亞馬遜遭受Fire手機失敗后採取的措施一樣,Meta也在尋找真正屬於自己的戰場。目前看來,最有前景的市場欣然是頭顯——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2014年斥資20億美元收購的Oculus。

  Meta推出頭顯產品已經有幾年時間,但2022年的市場將會真正爆發,無論是硬件還是競爭都是如此。

  Meta上個月展示了Project Cambria,這是首款真正的混合現實頭顯。到目前為止,Meta的頭顯還只專註於虛擬現實,將用戶完全包裹在一個数字世界中。與之相比,增強現實則是在显示圖像上疊加数字信息。Cambria則將二者整合到一起,在VR上增加了全彩AR疊加功能。

  與之前的Meta設備相比,Cambria頭顯還擁有非常先進的處理器、傳感器、鏡片。這就跟蘋果發生了衝突,後者計劃在明年推出類似的高端混合現實頭顯,甚至可能與Meta設備的發布時間相距只有幾個月時間。

  蘋果的產品很可能在2000美元左右,但業內人士預計Meta的產品將會便宜很多。然而,這兩款產品依然會直接爭奪渴望進入元宇宙的用戶。

  這還只是開始。當蘋果靠頭顯向Meta發起進攻時,Meta也準備向蘋果的智能手錶發起衝鋒。Appl Watch雖然在發布初期引發了一些擔憂,但它如今無疑已經成為智能手錶領域的領頭羊。現在,Meta也想分一杯羹。

  Meta正在開發自己的智能手錶,想要挑戰蘋果,而且最早可能於明年發布。他們甚至還在準備三代智能手錶,表明這項計劃將會延續幾年時間。Meta的主要賣點是蘋果一直以來都抗拒的一項功能:用攝像頭進行視頻聊天。如果Meta手錶果真能憑藉該功能飛速發展,蘋果恐怕也會被迫加入類似的功能,從而與FaceTime兼容。

  儘管蘋果的智能手錶已經是一款多功能設備,但健身和健康監測卻是其中的關鍵。Meta同樣也對這一領域興趣濃厚。

  Meta在其虛擬現實產品中探索健身追蹤已經有幾年時間。這一理念最終很可能會延伸到手腕上。這就意味着用戶在虛擬現實中鍛煉時可以更好地監測自己的運動效果。

  類似地,如果蘋果最終推出某個可以在穿戴頭顯設備鍛煉時使用的Fitness+服務,也不要感到意外。

  接下里就是智能家居。雙方目前在該領域的布局都不算太廣,但這卻有可能成為未來的重要戰場。

  廣告

  Meta 3年前憑藉視頻聊天設備Portal開啟了智能家居之旅。但在此之後,它對這款產品進行了改版,還推出了一款使用電視作為显示器的新型號,最近還發布了便攜的電池版Portal Go。

  Meta在智能家居領域跟亞馬遜和谷歌的差距還很大——無論是市場份額,還是人們使用這些設備的方式。但我過去幾周在自家廚房裡面測試Portal Go的體驗卻讓我對Meta的前景更有信心。

  蘋果最近在這一領域的表現似乎乏善可陳,尤其是在硬件領域。該公司2020年推出了HomePod mini,本月早些時候又給這款產品增加了新的配色。蘋果的HomeKit平台和應用也有所改善,他們還決定向第三方設備開放Siri。

  但蘋果似乎準備認真拓展智能家居市場。該公司一直都在測試至少兩款新設備:一款將音箱與電視機頂盒融合起來且配備攝像頭的設備,還有一款是帶屏幕的智能音箱,有點類似於Portal或亞馬遜Echo Show。

  以上種種不難看出,巨頭之戰在所難免,但誰勝誰負還需靜待觀察。

read more

二號站總代平台_馬斯克減持,蔚來加緊儲備20億美元,新能源的“冬天”要來了嗎?

作為近兩年全球最大的風口,新能源的“風力”開始逐漸減弱。近期,馬斯克的減持行為讓特斯拉股價承壓,且一度考驗了10000億美元市值的關口。在經過短暫的休整后,特斯拉的市值才再度站上了11000億美元。至於馬斯克為 …,作為近兩年全球最大的風口,新能源的“風力”開始逐漸減弱。,近期,馬斯克的減持行為讓特斯拉股價承壓,且一度考驗了10000億美元市值的關口。在經過短暫的休整后,特斯拉的市值才再度站上了11000億美元。,至於馬斯克為什麼選擇在此時減持,一方面是為繳納稅款,而另外一方面則是股價太高。實際上,早在去年馬斯克就曾表達過類似的觀點,但是當時他並未進行減持。,,

作為近兩年全球最大的風口,新能源的“風力”開始逐漸減弱。

近期,馬斯克的減持行為讓特斯拉股價承壓,且一度考驗了10000億美元市值的關口。在經過短暫的休整后,特斯拉的市值才再度站上了11000億美元。

至於馬斯克為什麼選擇在此時減持,一方面是為繳納稅款,而另外一方面則是股價太高。實際上,早在去年馬斯克就曾表達過類似的觀點,但是當時他並未進行減持。

目前,在基本面沒有發生大的改變之前,特斯拉的業績的確難以支撐當下的估值,“貴”已經成為當下的普遍共識,並且有部分基金也開始選擇了高位套現,馬斯克選擇此時套現顯然也在情理之中。

未來,隨着全球商業環境的進一步變化,那麼圍繞互聯網以及新能源最重要的核心邏輯就是“夯實基礎”。

最近相信大家已經注意到了近期互聯網企業發布了三季度財報數據,按照當下的邏輯判斷,未來幾年互聯網企業的關鍵詞大概率就是“過冬”。

那麼,這股潮流會不會影響新能源呢?

我認為是大概率的。

首先,自從2019年底,特斯拉估值重構之後,全球新能源板塊出現了一波爆炸式增長。其後,新能源的產業鏈。

但是對於新能源產業鏈而言,其基本面並未發生根本性的變化,變化的只是未來的預期。那麼,用預期去支撐較高的估值,我認為是不合適的。

其次,當下考量新能源最大的兩個因素就是續航能力以及交付能力。疫情的影響下,全球缺芯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芯片問題何時能解決也沒有一個明確的時間表,所以未來兩年制約新能源車交付的因素會一直存在。

另外,目前全球的電池業務、尤其是動力電池,技術上的短板依舊存在,例如在嚴寒的情況下電池的儲能問題,以及電池安全問題等。

最後,當下全球的經濟同以往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尤其資本化了之後,行業的崛起可能就是兩三年的事情,且這種趨勢一直在加速。

但是相對應的是,該產業一定要處於風口之上,這點可以參考共享單車以及共享充電寶等行業,從2017年的火爆到2020年的沉寂,也就是說他們的黃金期就只有三年,未來新商業形態之下,可能持續的時間會更短。

綜合而言,處在新能源的風口之上,對於其景氣度的判斷一般是比較高估的,但是隨着“熱潮”慢慢退去,未來市場對於他們的考量一定會嚴格回到具體的數據上來的。所以,目前很多新能源車企都紛紛地補充“糧草”,為下一個階段做準備。

11月19日,蔚來汽車發布消息稱,蔚來已經完成美國存托股票(ADS)在市場上的發行,每股相當於公司一股A類普通股。此次發售共出售5329萬ADS,籌集20億美元。在此之前,小鵬汽車以及理想汽車都已經完成了在香港的二次上市,補充了一部分現金儲備。

當然,除了造車新勢力之外,比亞迪11月19日也宣布,將對全資子公司比亞迪汽車工業有限公司進行17億美元的增資;近日,哪吒企業也宣布將進行D2輪的融資……

春江水暖鴨先知,各家車企的行為證明了,未來兩三年內行業可能由風口之上“跌落”,因此誰能儲備更多的資金,誰就有可能撐到下一階段。但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風口可能要過去,但並不意味着新能源行業會成為下一個共享單車行業。長遠來看,未來十年新能源可能還會是景氣度比較高的行業,但是增速可能不會比這兩年快而已。

read more

二號站官方ii_三季度營收781億,股價年內大跌超40%,小米卻不被資本看好

三年成為全球第一的手機廠商,這是雷軍三個月前給小米定的目標。三個月過後,小米不僅沒有離全球第一更近,反倒被蘋果以及榮耀超越,掉落到了第四的位置。根據IDC最新數據显示,今年三季度全球手機總出貨量達 3.312 …,三年成為全球第一的手機廠商,這是雷軍三個月前給小米定的目標。,三個月過後,小米不僅沒有離全球第一更近,反倒被蘋果以及榮耀超越,掉落到了第四的位置。,根據IDC最新數據显示,今年三季度全球手機總出貨量達 3.312 億部,同比下滑 6.7%。具體來看,三季度三星出貨量6900萬部手機,同比下降14.2%,值得注意的是儘管三星降幅巨大,其仍以20.8%的市場佔有率牢牢地佔據了全球第一的位置;因為iPhone13系列的發布以及“加量不加價”策略發揮的重要作用,蘋果三季度重回全球第二,三季度出貨量達到了5040萬部,同比逆勢增長了20%;而小米則以4390萬部的出貨量位居第三,同比下降幅度為4.6%。,,

三年成為全球第一的手機廠商,這是雷軍三個月前給小米定的目標。

三個月過後,小米不僅沒有離全球第一更近,反倒被蘋果以及榮耀超越,掉落到了第四的位置。

根據IDC最新數據显示,今年三季度全球手機總出貨量達 3.312 億部,同比下滑 6.7%。具體來看,三季度三星出貨量6900萬部手機,同比下降14.2%,值得注意的是儘管三星降幅巨大,其仍以20.8%的市場佔有率牢牢地佔據了全球第一的位置;因為iPhone13系列的發布以及“加量不加價”策略發揮的重要作用,蘋果三季度重回全球第二,三季度出貨量達到了5040萬部,同比逆勢增長了20%;而小米則以4390萬部的出貨量位居第三,同比下降幅度為4.6%。

今年以來,隨着疫情的影響以及芯片缺貨的影響,各大手機廠商的出貨量同比均出現了一定幅度的下降,從二三季度數據來看,小米的數據並不算差。

9月25日,雷軍在一次演講中曾表示:“小米的智能工廠二期已經正式動工,規劃了1000萬台高端智能手機的全無人和黑燈生產的工廠,預計後年年底建成。”

雷軍還表示,正是技術創新以及智能製造的加持,讓小米有信心完成手機銷量全球第一的目標。

11月23日,小米集團發布了2021年三季度財報,財報显示,小米集團第三季度總收入781億元,同比增長8.2%;經調整凈利潤52億元,同比增長25.4%。2021年前三季度,小米實現收入2427.34億元,同比增長38.4%;實現凈利潤175.66億元,同比增長79.2%。

具體來看,今年三季度小米智能手機業務收入為478億元,同比增長4.4%;三季度智能電視全球出貨量為300萬台,同比增長19.5%;三季度小米互聯網服務業務收入為73億元,同比增長27.1%。

值得注意的是,11月12日小米集團曾發布消息稱,MIUI全球月活用戶突破5億,2021年截至目前國內新增月活用戶為1865萬,全球新增月活用戶為1個億。

作為一家互聯網+智能硬件企業,用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互聯網服務業務數據的大幅增長側面證明了小米產品的活力。

但對於小米而言,儘管三季度數據相較於格力等企業還是比較靚麗的,但是對於二季度主要數據環比下滑則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資本市場對於小米的態度也說明了一些問題。截至目前,小米集團股價下跌超過了40%,且未來還有下降的趨勢。

對於二級市場的反應,小米集團以及管理層也應該思考一下,問題到底出在哪了?

此外,外界還比較關心的是小米的造車問題,以及三年超越三星成為全球智能手機銷量第一的目標還能不能實現的問題。

對於造車的問題,小米集團三季度財報也有所披露,小米集團稱,目前小米汽車團隊成員已經超過了500人,據悉,早在二季度小米集團就發布了多項智能汽車急招崗位,崗位地點均在北京。

10月19日,雷軍曾在投資者日上宣布,小米造車團隊各項工作都遠超他的預期,並且還稱,預計2024年上半年小米汽車正式量產。

目前,小米造車的方式主要是通過投資、併購以及內部孵化的方式完成。國金證券統計显示,截止到2021年9月底,小米投資布局智能汽車領域企業共有62家,其中智能駕駛布局17家企業,智能電動布局13家企業,智能座艙布局6家企業,其中有22家企業是2021年新增投資。

綜合而言,多家手機廠商已經意識到了智能手機天花板的問題,也有不少手機廠商將目光鎖定在了造車領域,例如蘋果公司,其造車的“Titan”計劃實際上從2015年就已經開始,截止到目前,蘋果汽車仍然沒有下線。小米作為後來者,實際上不管是從技術積累還是團隊整合,小米的劣勢仍然十分明顯。

但對於小米而言,當下智能汽車製造業同以往傳統汽車業區別還是較大的,當下新能源汽車已經從机械加工產業轉向了信息產業,所以單憑一家很難造出一輛好車,所以當下造車其實就是看各家對供應鏈整合管理的能力,而這方面小米則具有天然的優勢。

當下,對於小米而言,其已經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作為智能手機之後的下一代產品,智能汽車的想象空間遠比智能手機要大很多,因此,小米在整合產業鏈的同時,還必須要解決好電池以及軟件的問題,如果只是組裝主打性價比,那麼即使未來小米汽車量產,用戶可能也會用腳投票。

read more

二號站登陸_B站、愛奇藝,難兄難弟

配圖來自Canva可畫11月17日,嗶哩嗶哩(下稱“B站”)與愛奇藝發布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財報。B站Q3營收52.066億元,同比增長61%,凈虧損26.863億元;愛奇藝Q3營收75.891億元,同比增長6%,凈虧損16.98 …,,配圖來自Canva可畫,兩家先後成立的公司,都以視頻內容為主營。前者做了視頻社區,以UGV和PUGV內容為主,現在正處於高速擴張階段;後者做了視頻平台,以OGV內容為主,但目前陷入泥潭,營收已有兩年都徘徊在70億元左右。,11月17日,嗶哩嗶哩(下稱“B站”)與愛奇藝發布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財報。B站Q3營收52.066億元,同比增長61%,凈虧損26.863億元;愛奇藝Q3營收75.891億元,同比增長6%,凈虧損16.984億元。,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11月17日,嗶哩嗶哩(下稱“B站”)與愛奇藝發布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財報。B站Q3營收52.066億元,同比增長61%,凈虧損26.863億元;愛奇藝Q3營收75.891億元,同比增長6%,凈虧損16.984億元。

兩家先後成立的公司,都以視頻內容為主營。前者做了視頻社區,以UGV和PUGV內容為主,現在正處於高速擴張階段;後者做了視頻平台,以OGV內容為主,但目前陷入泥潭,營收已有兩年都徘徊在70億元左右。

雙方起家一前一后,相差不到一年,愛奇藝甚至后發先至,MAU在2012年就達到2.3億——這是B站上季度才達到的數據。作為同樣虧損的難兄難弟,“從不盈利,永遠虧損”,難道雙方都在是用“愛”發電嗎?

視頻同行,兩種虧損

作為“視頻社區”和“視頻平台”中的典型,B站和愛奇藝在虧損上也體現出個性。

1.B站的虧:成長優先

從財報中的數據可以看出,除開本季度投資性虧損,B站虧損的主要原因在於不斷上漲的營銷費用和研發費用。

說來有意思,作為一家十歲的“老互聯網企業”,B站如今正處於高速成長的“青春期”。自2018年在美上市起,B站的各項數據就快速增長,MAU用時2年破2億;同時表現出極強的用戶粘性,用戶平均每日使用時長88分鐘,第十二月留存率更是達到80%——完全體現出一個互聯網“社區”的后發潛力。

代價就是不斷上漲的營銷開支。B站本季度“銷售及營銷開支”16.333億元,同比增長37.2%,其中大部分用於APP和品牌的渠道費用。自從喊出“你感興趣的視頻都在B站”的slogan后,B站的獲客領域逐漸進入深水區,因此獲客成本不斷高漲,以營銷費用連續增加的代價,才保持住每季度約2-3千萬MAU的增長速度。

毫無疑問,這種增長速度的回落,是滲透率逐漸高升的B站無法避免的;同時為了完成陳睿所述“2023年達到4億MAU”的目標,B站營銷費用的開支將繼續上升。

其次B站虧損的原因是主要針對APP、網站和遊戲不斷追加的研發開支。除了交互媒介需要不停更新迭代外,隨着B站增值業務、廣告業務和電商業務的快速成長,曾經貢獻超過80%收入的遊戲業務也逐漸趨於次要地位,其營收從2020年Q1開始就穩定在了12億元左右。

B站亟需在該門類尋找突破口。不止於手游領域,據消息稱,B站已經在獨立遊戲、PC平台、主機平台均有儲備,包括6個工作室,相關研發人員超過1000人。接踵而至的,是大幅上漲的研發開支——不光是絕對值在上漲,研發開支的佔比也在逐漸上升,由2020Q3的21.74%上升至2021Q3的27.22%。

這意味着B站在遊戲領域看中的是未來的增量市場,同時遊戲研發不可能短期見效,因此,B站的研發開支在接下來幾年裡會繼續上漲,同時遊戲業務不會有明顯起色。

2.愛奇藝的虧:內容有限

另一頭,與B站“成長優先”的虧損邏輯不同,愛奇藝虧損原因在於居高不下的內容成本,而其更深層次原因則是平台產出內容無法滿足觀眾的娛樂需求。

一方面,是因為內容成本居高不下。受限於平台製作能力和行業整體水平,愛奇藝以“爆款”產品為槓桿撬動的收益,被巨額內容成本吞噬。

這實際也是愛奇藝近幾年來的尷尬所在:不能出爆款,就無法吸引用戶,但製片實屬玄學,無人可以保證市場反響,唯一的辦法就是“廣撒網”。

於是愛奇藝增加在內容方面的投資,從財報上看,本季度愛奇藝內容成本53億元,佔全部營收成本的3/4。但效果卻不盡人意,當季愛奇藝會員收入42.9億元,連內容成本都無法覆蓋,於是不得不加大對廣告和其他業務的依靠,如此傷害使用體驗的做法,導致用戶進一步流失。

另一方面,是因為無法滿足觀眾的娛樂需求。一個很清晰的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在需求愈發多元化的今天,觀眾並不願意付更多的錢給不能完全滿足娛樂需求的視頻平台。

更追求“流量”的短視頻平台的崛起,依靠免費、強互動性和推薦算法爭取到用戶們大量的休閑時間。根據資料显示,在用戶使用總時長中,短視頻佔比29.8%,在線視頻佔比7.3%,這就意味着,在同等視頻質量下,動輒0.5h起步的長視頻無法與短視頻競爭。

這是以愛奇藝為代表的長視頻平台共同面臨的困境:既未建立牢不可破的內容壁壘以養成用戶忠誠度,又要面對其他品類如手機遊戲、社交軟件等在線應用的競爭。可以預見,接下來一到兩年內,虧損和廣告將會繼續陪伴愛奇藝和他的會員們。

相同業務,不同命運

B站和愛奇藝共有的業務板塊是“會員”和“廣告”兩大板塊,但因為二者在盈利模式上探索路徑不同,這些相同的板塊也有不同定位和表現,而在內生性上的差異也決定了其不同的命運。

1.B站:會員為左,廣告為右

本季度,B站“增值”與“廣告”業務分別營收19.089億元和11.720億元,分別佔總營收的36.7%和22.5%,極大地改善了前些年遊戲業務“一家獨大”的營收結構。目前看來,B站近年來在盈利模式問題上的探索,總算是有了一個階段性的答案:即“會員為左,廣告為右”。

會員訂閱無法扛大旗,是因為B站形成了“半去中心化”的生產分發機制。B站以PUGV內容為主,在OVG內容上並不強勢,無法像長視頻平台一樣以內容為支點向用戶收取“門票”,所以除了增加“大會員專享”外,只能用更多的特權、更高的碼率這樣的“服務籌碼”吸引用戶充值。

事實上,B站此刻依然苦惱於無法提高付費率:本季度,B站擁有2.672億MAU,但付費人數2390萬,略超過愛奇藝的1/5,付費率僅有8.9%——因此,B站需要接上另外一條腿,即“廣告”。

廣告業務的“扶搖直上”,是因為B站逐漸向泛娛樂平台轉型。這種轉型帶來了兩個優勢:一是具有消費能力的用戶人數增加;二是廣告商有了更廣泛的垂直領域合作對象,為B站和up主提供變現的可能性——這也是遊戲、生活、知識、美食、動畫分區發展最迅猛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B站仍在貼片廣告(隱性廣告除外)問題上保持克制,對不同分區視頻持不同廣告態度,原因就在於B站以“社區”為核心的前提就是保障用戶體驗。得益於同時具備“內容”和“流量”的雙重屬性,B站將來的營收大頭,還是利用花火平台聯合up主為廣告商提供半定製服務,實現所謂“效果廣告”。

一來,B站不需要與up主爭奪有限的流量,從而以平台方的身份在交易中分潤一筆收入;二來,在廣告與內容的博弈中,up主天然就較平台方佔有輿論優勢:人畢竟不能靠愛發電。除去情懷因素,這大概也是陳睿當年為什麼敢說“B站永不上貼片廣告”的原因。

2.愛奇藝:會員為主,廣告為輔

愛奇藝本季度“會員”與“廣告”業務分別營收42.882億元和16.603億元,同比變化為8%、(-10%),分別佔總營收的56.5%和21.9%,显示出與B站截然不同的營收結構和增長態勢。也是目前幾乎所有長視頻平台給出的階段性成果:“會員為主,廣告為輔”。

會員訂閱收入是擁有1億會員的愛奇藝最重要的收入,本質是通過價格歧視,區分不同服務等級、不同視頻類型,向觀眾售賣的“影票”,其根本不在於用戶體驗的提升,而在於出售或自製或購買的OVG內容。

因此在內涵上,就無法建立內容自循環生產機制:愛奇藝希望觀眾付更多的錢,就必須拿出超過觀眾期望的內容;愛奇藝希望觀眾持續付錢,就必須持續拿出質量穩定的內容。

愛奇藝此刻就陷入了用戶增長觸頂與無法持續提供更多優質內容的窘境。一是爆款率不夠高,無法形成品牌效應以吸引用戶持續訂閱;二是在沒有精品內容的情況下,用戶抗拒平台的提價策略,例如愛奇藝在2020年11月提價后,立刻丟失了1700萬付費會員。

在增長無力、虧損持續的尷尬情況下,愛奇藝不得不增強對廣告業務的依靠,但畢竟在邏輯上,以“內容”為核心的愛奇藝對以“流量”為核心的廣告業務天然水土不服。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在活下來后,愛奇藝的會員收入迅速超過了廣告收入。

除了OVG內部植入的廣告外,愛奇藝還安排了十餘種廣告,幾乎以“飲鴆止渴”的方式,消耗觀眾的用戶體驗。但在效果上卻不盡人意,愛奇藝廣告業務在2021Q1達到高峰后一路下滑,在本季度達到一年來最低點。排除龔宇所說“大環境”因素,正是因為愛奇藝“利用內容賺觀眾錢,利用流量賺企業錢”的做法,反而兩頭不討好。

總體來講,B站構建社區,會員是在此基礎上追求更好體驗的工具,廣告則是平台和up主提升可持續力的手段,也是流量積聚的必然選擇;愛奇藝構建內容,將OVG售賣給觀眾,會員只起到“門票”的作用,並不保證提升用戶體驗,廣告是觀眾不得不承受的代價之一。因此,雙方對會員與廣告的權重並不一樣。

不同業務,相同命運

多元化經營已成為一種趨勢,B站以高活躍度的社區和高粘度的用戶為基礎,發展出了“遊戲”與“電商”業務;愛奇藝則以IP 為起點,發展出了“內容分發”和“其他”業務。

1.B站:依附社區

對於B站來說,遊戲和電商都是基於社區才能更好存在的貨幣化手段,因此雖然潛力巨大,但在經營中仍需要依附社區,居於次要地位。

“遊戲”和“電商及其他”兩大業務板塊,營收分別為13.917億元和7.340億元,同比分別增長9%與78%,營收分別佔比26.7%和14.1%。

這意味着,在電商業務還在努力尋找上升空間的同時,B站遊戲業務終於回到了它應有的依附地位。在運營早期,B站遊戲業務營收佔比一度達到83.4%,直到2019Q4才下降到50%以下,勉強結束了“輸血”任務。

遊戲業務增長雖然乏力,資本市場上將B站看作“遊戲公司”者逐漸失去信心,但目前對於B站最重要的,就是突破“代理”的極限,用“自研”去搏一個未來——加上大廠競爭和監管,B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可能一兩年內都見不到起色。

電商業務在近一年時間里“上下翻飛”,每季度都在5-7億元範圍內反覆橫跳,但是B站電商與品牌、與平台結合還不夠充分緊密,在模式上(廣告是廣告,電商是電商)有待改進。

B站APP中有“會員購”與“up主商品欄(跳轉淘寶鏈接)”兩種入口,前者圍繞手辦、周邊、門票經營,後者則屬於up主(部分現已退出)——在up主“恰飯”過程中,B站開通了直達淘寶店鋪的入口,卻沒有讓品牌方入駐會員購。

原因可能有三:一是時機還不成熟,B站正在等待up主和品牌方們習慣花火平台在其中的中介作用;二是電商和廣告業務分離,協同不足;三是缺乏條件,希望保守發展以規避相應風險。

變化將在一兩年內來到,先是B站在11月19日獲得支付牌照(短暫有效期又增變數);而後是花火平台與up主和品牌方的磨合終將出結果。到時B站電商將自建支付渠道,形成交易閉環,但狹窄的受眾和商品範圍終究是需要想辦法跨過去的坎。

聯繫社區來看,遊戲和電商業務不僅在受眾上與B站主流群體十分契合,而且在整體的運營上,也能夠形成“B站→up主→用戶→遊戲/商品→反饋B站”的精準閉環。因此,B站遊戲和電商業務將緊密依附社區才能完善貨幣化能力。

2.愛奇藝:依附IP

“內容分發”業務和“其他”業務都是愛奇藝基於以IP為核心的“小說、漫畫→影視劇→遊戲、聯名、周邊等衍生品”生態鏈條產生的貨幣化手段,但其成績很難看出愛奇藝目前在“一魚多吃”的IP之路上有什麼成就。

愛奇藝將“內容分發”單獨對待,把遊戲、直播、閱讀等業務劃歸“其他”。本季度內容分發業務營收6.271億元,同比增長59.5%;其他業務營收10.134億元,同比增長3.5%,加起來佔總營收21.6%,且環比均有所下降。這說明愛奇藝“九大IP貨幣化手段”實際上只伸出去會員與廣告兩隻手。

內容分發業務的頹廢是因為“內容(流量)→用戶→盈利”的競爭邏輯,使得愛奇藝一方面不斷在內容端加碼,另一方面竭力避免優質內容外流。

目前長視頻平台進行着“田忌賽馬”式的競爭,在上、中、下不同質量不同投資的影視綜全面“開花”。如此零和博弈中,愛奇藝的製片模式以獨播為主要訴求,“只有捏在手裡的才是自己的”,自然不可能將最新最具價值的大製作分發出去——除非是出於利益考量,使用同等級作品相互交換。

“其他”業務則體現着愛奇藝“IP之路”變現之路困難重重,“蘋果園”里只有兩顆能正經結果的樹。

“奇秀”主要以遊戲、秀場直播為主,要面臨鬥魚、虎牙、快手、抖音的碾壓;“愛奇藝遊戲”主要聯運頁游,不能與IP產生聯動;“愛奇藝文學”試水原創,意圖充實上游IP,降低內容成本,但仍要面臨起點晉江縱橫掌閱番茄等一系列深知IP價值的行業大佬;另外還有發行、出版、衍生品授權、藝人經紀等業務,都需要與其他行業進行深度合作,因為競爭力和參与度不強,過程中讓利無可避免。

對愛奇藝來說,二者總有股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味”。前者一是收割已播放影視劇的長尾價值,二是探索新的版權分銷和換劇模式;後者雖然都是IP產業鏈上重要環節,但與愛奇藝熱播影視的關聯不甚密切,甚至還需要平台導流——從這個角度講,愛奇藝的業務板塊存在明顯割裂,IP鏈條也很難說是一環套一環。

簡而言之,B站的一切業務都以社區為邏輯原點,用戶因社區才具有粘性和活躍度,遊戲和電商的命題才成立;愛奇藝的一切業務都以IP內容(流量)為邏輯原點,無內容(流量)無用戶,分發和“其他”自然無從談起。

不同道路,未知命運

經過十幾年發展,中國視頻行業的前景仍然撲朔迷離,除了芒果TV能夠盈利外,B站、愛奇藝包括優酷、騰訊均陷入持續彌久的虧損中,這不禁讓人發問:B站和愛奇藝最終的命運如何?

B站:社區?流量?這是個問題

B站成長得太快了,新入站的用戶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浸潤到其引以為傲的多圈層、多場景的平台中,下一波用戶就到了,於是不同類型的人擠在一起吵吵鬧鬧,社區氛圍因而變得混亂——這無疑對B站的運營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這其中最令人擔憂的是:B站還能在流量帶來的利益中保持清醒嗎?待突破某個臨界點后,B站還能駕馭紛復繁雜的社區嗎?

一方面,是用戶結構必然改變。這其中最關鍵的一點在於,用戶結構的改變將深刻影響社區調性,失去社區調性,B站“用戶→社區→內容→變現”的商業故事將無以為繼。

如今B站2.672億MAU,其中86%都屬於Z世代,從理想角度出發,假設每季度增長2-3千萬MAU,只需要六個季度,全中國Z世代都會被攬入B站(但我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這意味着B站將在兩三年內迎來增長上限,那時向“Z世代”外尋求新的增長空間就成為必然選擇。

Z世代雖然內部矛盾劇烈,但畢竟共同經歷了義務教育、經濟和互聯網發展,擁有相同的歷史記憶,能夠在共同構建的意義空間下產生邏輯類似的感受和思維模式,但隨着更多年齡段的用戶加入,這種文化“斷層”帶來的溝通障礙和矛盾,將全方位影響社區,甚至產生割裂——那時B站社區能否繼續維持都是個未知數。

另一方面,是底部up主生存困境。數據表明,在內容端增量(+19.0%)少於觀看端增量(+35.3%)的同時,觀眾活躍度(播互比7.3→7.0→6.8)卻在持續上升——這證明站內注意力資源正在向頭肩部up主集中。

這一是因為B站花費巨額營銷費用,在追求用戶增長和留存的行為邏輯下,對新用戶的引流必然指向作為王牌的頭部up主;二是因為在商務合作中,頭部up主更偏向聯合投稿以獲得更大曝光量和影響力,這是B站對廣告業務採取激進策略下的自然選擇。

這些都將導致底部up主變現門檻上漲,在不確定up主職業生命周期的情況下,這種現象無疑是不可持續發展的徵兆。

營收連續上漲,各種數據不斷上揚,除了仍舊虧損,似乎B站的一切都在好轉。但此刻B 站仍處在探索新型盈利模式的過程中,其收入結構的抗風險能力依然較弱,優化收入結構的道路充滿變數。

愛奇藝: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目前傳出愛奇藝或要進行涉及所有部門,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裁員,各部門裁員比例為20%起,預計離職超2000人。很明顯,在這場典型的重資本投入的互聯網賽跑中,偏獨立的愛奇藝入不敷出,逐漸無力支撐。

愛奇藝面臨的問題是,以“流量”為核心的內容生產機制無以為繼。一方面,以愛奇藝為代表的視頻平台實際上並沒有做到整合各個環節的優質資源,而是憑藉參与了產業鏈的全部生產環節,從而完成“造星→經紀→製片→發行→播放”的相對閉環。

在這樣的製片產業中,愛奇藝對流量的把控佔據強勢地位,通過上述閉環,通過運作偶像,可以直接製造流量。在這個過程中,愛奇藝佔領市場,不惜代價地投資偶像,砸錢摧毀原有市場平衡,造就各種天價片酬,唯一目的就是為了垄斷“偶像”這個符號代表的流量,從而垄斷圍繞“偶像”的全部生產環節,此時影視製作已經由演員來決定了。

但這種閉環完成度不高,資源整合不夠充分,製片能力低下,同時又要面對其他平台的競爭,於是愛奇藝只能發揮互聯網企業對數據的敏感性,形成了以“垄斷”為目的、以“流量”為特徵的行為邏輯,而這卻無法彌補“內容”的質量——因為內容只是流量的借口,選秀節目也從來不以水平分高下——觀眾漸漸不買賬了。

另一方面,愛奇藝沒錢了。用戶厭倦了廣告和低質內容,資本厭倦了虧損。此前資本市場一直希冀愛奇藝上市以後能夠扭虧為盈,但上市以後虧損反而擴大至百億級,今年Q3財報一出,其本就陰跌的股價應聲下墜,較2018年高點跌超80%,市值現在不到B站的1/5。付費會員更是比上季度減少了300萬,原因也許不光是龔宇所說的“內容供給嚴重短缺”。

愛奇藝長期處於虧損狀態,而且就目前狀況而言,可能還會繼續虧損下去。但視頻平台作為企業的首要目的是盈利,怎麼可能真的“用愛發電”?放棄現在的利益,勢必是為了將來的利益。但很明顯,愛奇藝的遊戲玩不下去了。

結語

可以預見,B站將在“社區”和“流量”的抉擇中反覆拉鋸,這個過程註定艱辛,還會有更多人說B站“變味”了,但“用愛發電”本就是忽視客觀規律的偽命題。B站要麼徹底轉向流量走極端,最終泯然眾人矣;要麼找到那個維持社區氛圍的巧妙平衡點。

而愛奇藝最好先忘記迪士尼夢,低下頭來看看奈飛。陷入無休止的內卷式競爭中,只會將所有資源都消耗掉,最後資本無收益,觀眾無片看,在線視頻平台的盈利邏輯說到底還是“會員收入+其他收入>內容支出+其他支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