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掛機軟件_李克強會見美國總統特朗普

相關閱讀,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11月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來華進行國事訪問的美國總統特朗普。 新華社記者張領攝

 

新華社北京11月9日電(記者崔文毅)國務院總理李克強9日下午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來華進行國事訪問的美國總統特朗普。

李克強表示,當前中美關係穩定向前發展。習近平主席同總統先生多次成功會晤和通話,此訪期間又舉行了富有成果的會談,就兩國關係與合作的未來規劃達成重要共識。兩國保持高層交往和密切溝通,將為雙方深化合作注入新動力,推動兩國關係邁上新水平。

李克強指出,中美之間業已形成利益深度交融的經濟合作格局。當前兩國經濟保持向好態勢對中美和世界都是福音。中國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有廣闊的市場和豐富的人力資源,美國作為最大的發達國家有高新技術和先進經驗,雙方合作潛力巨大。當然,合作中難免會遇到分歧和摩擦,比如美方關心的貿易逆差問題。中國從來不追求對任何國家的貿易順差,中美建交幾十年來經貿關係快速發展的事實也充分表明,兩國合作具有高度互補性和相對平衡性。中美要進一步相互擴大開放,為兩國企業創造公平競爭的良好營商環境。歡迎美方拓展對華服務貿易,擴大高技術產品出口,通過更高層次的經貿合作、更充分地釋放互補優勢,更好實現互利共贏。

 

11月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來華進行國事訪問的美國總統特朗普。 新華社記者張領攝

 

李克強強調,中美同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亞太重要國家,有責任共同維護地區和平穩定與發展繁榮。中方願同美方加強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的溝通協調。希望在包括中美在內的各方共同努力下,即將舉行的東亞合作領導人系列會議能夠發出聚焦區域合作、維護地區穩定、促進共同發展的积極信號。

特朗普积極評價此次訪華成果,希望兩國進一步加強合作,共同應對挑戰,促進公平、平衡的經貿關係,推動美中關係與合作發展得更加強勁。

read more

二號站需要登錄嗎?_趙樹理:與群眾“共事”,寫作才能“得勁”

相關閱讀,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作者:趙勇(中國趙樹理研究會副會長、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

  “設法把知識分子的話翻譯成他們的話來說”

  1943年5月,趙樹理寫出了《小二黑結婚》,但出版遇到不少阻力,直到彭德懷讀過稿子,寫了一張“像這種從群眾調查研究中寫出來的通俗故事還不多見”的條子之後,此篇小說得以面世。是年冬天,趙樹理讀到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異常興奮。他又寫出了《李有才板話》和《李家莊的變遷》。

趙樹理  資料圖片

  趙樹理會講故事,語言鮮活生動,這種寫法很快引起周揚、茅盾、郭沫若等人的注意,他們撰文評論,贊不絕口。1947年7月,晉冀魯豫邊區文聯連開16天會,集中討論趙樹理作品,然後由陳荒煤執筆,發表了一篇《向趙樹理方向邁進》的文章。此文不但提煉出“趙樹理方向”這一口號,把趙樹理的創作成績與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精神的貫徹落實聯繫在一起,而且還首次披露了趙樹理本人的一個說法——“老百姓喜歡看,政治上起作用。”從此往後,這一說法便成為趙樹理創作的成功標籤,也成為“趙樹理方向”的有效註腳。

  在20世紀80年代後期“重寫文學史”的討論中,這一說法曾被稱為“小兒科”,有研究者甚至說:“從文學的觀念和藝術的水準上衡量,趙樹理創作較之他的前輩們,是個倒退,是從魯迅、郭沫若、茅盾等現代文化的高層次,向农民文化的低層次的倒退。”這種批評是有問題的。很顯然,批評者對趙樹理的創作既缺少“了解之同情”,其觀點又是線性歷史進步觀的產物。這樣一來,就把複雜的問題簡單化了。

  趙樹理1949年“進城”不久,就寫出了首篇創作談,其中的一番說法至關重要。他說自己既是农民出身又上過學,便既要與农民說話,也要與知識分子說話。但與农民說話時,一不留神就會帶出“學生腔”,常常會被他們議論,“碰慣了釘子就學了點乖,以後即使向他們介紹知識分子的話,也要設法把知識分子的話翻譯成他們的話來說,時候久了就變成了習慣”。請注意此處的“翻譯”二字!趙樹理要表達的意思是,實際上存在兩套話語系統:其一是植根於古代士大夫傳統,又經歐風美雨哺育出來的知識分子話語系統;其二是土生土長的民間話語系統。這兩套話語原本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但趙樹理試圖讓前者進入後者,讓後者知曉前者。於是在兩套話語之間,他便開始充當“翻譯者”或“二傳手”。又因為20世紀四五十年代的农民基本上不識字,一心為农民寫作的趙樹理每每下筆,就不得不把故事化繁就簡,以“說—聽”而不是“寫—讀”模式確立自己的敘述方式,形成自己的表達體系。這就是“老百姓喜歡看”的由來。

  至於“政治上起作用”,趙樹理的用心顯然更為深遠。例如,他之所以會去寫《邪不壓正》,是因為他在土改過程中看到“流氓混入幹部和积極分子群中,仍在群眾頭上抖威風”,同時,“少數當權的幹部容易變壞”。因此,他是“想寫出當時當地土改全部過程中的各種經驗教訓,使土改中的幹部和群眾讀了知所趨避”。很顯然,這種現實關懷也是“政治上起作用”的題中應有之義。從這個意義上說,趙樹理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作家,也是批判現實主義作家。

  “我想在一個村子里和群眾共事能共到走不開的程度”

  20世紀50年代,“深入生活”既是響亮口號,也對所有的作家構成了一種規約。現在看來,當年的“深入生活”業已形成兩種典型模式,一種是柳青式的——直接到皇甫村落戶;另一種應該是趙樹理式的——戶口雖在北京,但他常年“下鄉”,以至於有人認為:“北京對老趙來說基本上是個旅館。”“別人下去,目的都是為創作準備素材,是作為作家下去的;老趙去農村,則並不以此為目標,他是去農村參加工作,工作中發現了題材或問題,他會寫東西,但絕不是為了寫東西而下去。”

  1951年12月,在老舍(右)家中,老舍與王亞平(中)、趙樹理(左)正在討論小說寫作方法。 資料圖片

  確實如此。1952年,趙樹理曾寫過《決心到群眾中去》一文,表達自己要“長期地無條件地全身心地到工農兵群眾中去”的願望。從此往後,到上黨地區“下鄉”就成為他的主要工作。八年之後,他談及“下鄉”體會,側重總結的是“久”即長期性的好處:久則親,久則全,久則通,久則約。在他看來,深入生活不是到一個地方待個十天半月,走馬觀花,而是要長久地住下來。但住下來並非要旁觀生活,而是要參与進去,投身其中,能與群眾一起“共事”。他寫道:“我想在一個村子里和群眾共事能共到走不開的程度,就可以說是和群眾的思想感情有一定程度的融洽了。”

  所謂“共事共到走不開”,就是想群眾之所想,急群眾之所急;對於群眾的事情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與群眾的關係可謂“姑舅親,輩輩親,打斷骨頭連着筋”。這是深入生活的最高境界。而當趙樹理對生活熟悉到無以復加,當村民說出上半句話,他便能猜到並能接出其下半句時,他就可以“下筆如有神”了。用他的話說,便是“寫起來一聯繫到就是一嘟嚕,往往會使人產生一點得勁之感”。“得勁”是晉東南一帶的土話,也是趙樹理的口頭禪之一,其意應該是左右逢源,狀態極佳,大有“能喝八兩喝一斤”之勢。現在看來,趙樹理“趕任務”能趕出短篇名作《登記》和《“鍛煉鍛煉”》,寫出長篇作品《三里灣》和《靈泉洞》,顯然都與“得勁”有關。

  為什麼趙樹理能“深入”到如此地步?原因無他,關鍵在於他對农民愛之深,情之切。當其他人需要來一番“思想改造”才能走近农民時,趙樹理卻根本不需要這一過程,因為他本來就是农民中人,或者用文學評論家的話說,农民已是趙樹理的信仰。因此,在他那裡,不但不存在“小資調”的被改造問題,他還一直懷有某種野心和衝動,想用农民文化去改造知識分子文化。他的成就與局限,或許都與他這種明裡暗裡的“改造”之舉密切相關。

  “不是為了寫作才去體驗生活;惟其是自己的生活,所以他才有許多話要說,說得那麼好”

  趙樹理也有寫得“不得勁”的時候,尤其是從20世紀50年代後期開始,他的文學作品不太多,即便勉強寫出《套不住的手》《賣煙恭弘=叶 恭弘》等短篇,似乎也寫得很吃力,很不得勁,用孫犁的話說,“他的創作遲緩了,拘束了,嚴密了,慎重了。因此,就多少失去了當年青春潑辣的力量”。

  根據趙樹理小說《小二黑結婚》排演的同名歌劇,廣受好評,傳唱至今。圖為20世紀五六十年代上海歌劇院排演的歌劇《小二黑結婚》。 資料圖片

  趙樹理的“晚期風格”確實令人深思,原因說起來很複雜。趙樹理既是作家,同時又是農業專家,而在他心中,其實他並沒有把前者放在最高位置。尤其是當他“下鄉”之後,寫作之事便退居二線,農村工作則成了他心頭的重中之重。康濯曾經聽他說過:“寫一篇小說,還不定受不受农民歡迎;做一天農村工作,就准有一天的效果,這不是更有意義么!”這也就是說,在那個农民還缺吃少穿的年代里,趙樹理始終把生產“物質食糧”看得更重,它的價值遠在“精神食糧”之上。

  而從上世紀50年代初期開始,大寫英雄人物的主張也給趙樹理造成了不小壓力,帶來了不少困擾。他所熟悉的是舊人、舊事、舊人物,於是“糊塗塗”“常有理”“鐵算盤”“惹不起”才能在他的筆下活靈活現,但社會環境卻要求呈現先進人物的精神風貌。趙樹理告誡青年作者:“不是為了寫作才去體驗生活;惟其是自己的生活,所以他才有許多話要說,說得那麼好。認真生活的人不會異想天開地在筆下出現不真實的情況。”他既然會如此開導青年人,本人就更要嚴於律己。

  因此,在我對趙樹理的關注中,還存在一個從“趙樹理方向”到“趙樹理精神”的位移過程。如果說“趙樹理方向”側重釋放一個作家的引領功能,那麼“趙樹理精神”則重在昭示一個知識分子的精神氣質。只有讓兩個趙樹理互通有無,讓“方向”和“精神”相互參證,我們對趙樹理的理解才能全面、豐富、細緻和深刻起來。

  《光明日報》上的趙樹理足跡

  ●1949年7月29日,刊發消息《趙樹理的小說在蘇聯受到好評》指出,七月二十日出版的蘇聯新時代雜誌登載斯維特洛夫與烏克蘭切夫論趙樹理作“李家莊的變遷”的書評。作者說,“李家莊的變遷”“是以藝術的形式,描繪了近十五年來中國巨大變化的歷史,表現了人民群眾和他們忘我奮鬥的日程,它的力量和動人之處就在這裏”。

  ●1952年5月24日,刊發趙樹理的文章《決心到群眾中去》,他提到寫舊人舊事時,“到田地里作活在一塊作,休息同在一株樹下休息,吃飯同在一個廣場吃飯;他們每個人的環境、思想和那思想所支配的生活方式、前途打算,我無所不曉;當他們一個人剛要開口說話,我大體上能推測出他要說什麼——有時候和他開玩笑,能預先替他說出或接他的下半句話。我既然這樣了解他們,自然就能描寫他們”。

  ●1978年10月15日,刊發馬烽的文章《憶趙樹理同志》,文章指出,提起趙樹理來,大人小孩都熟悉。他們告訴我:老趙在這裏蹲點的時候,正是大辦農業社的那陣子,他不僅參与辦社的大事,連改革農具、修補房屋、調解家務糾紛等也都參与,而且是認真地幫助解決這些問題。吃飯的時候,他常常是端着飯碗在飯場上和农民們聊天,也常常和喜愛文娛活動的人們一塊唱上黨梆子。誰都不把他當作家看待,而是看作他們當中的一員。

  ●1985年8月1日,刊發報道《趙樹理在這兒邁入新天地——訪長治一中》,報道指出,據當年接觸過趙樹理的山西省原副省長王中青等人回憶,剛從百裡外的沁水老家來到四師時,趙樹理不修邊幅,一副鄉巴佬的樣子。課堂上,他不時躲避着老師的目光,看些古今中外的課外書。在三四個學生合住的小屋裡,他的坑頭全是書報雜誌,晚上睡覺時,需把書刊往裡推才躺得下來。他沉默寡言,喜歡在屋裡踱來踱去思考問題。

  ●1994年9月26日,刊發雷抒雁的文章《忽然想起趙樹理》,文章指出,趙樹理是從農村土生土長起來的作家,熟悉農村生活、农民文化需求以及農村的文化形式。也許是他壓根兒就沒想過當一回“貴族”,所以,雖然進了城,雖然和許多有洋文化、士文化的飽學之士交了朋友,卻從未改為农民寫作的初衷。

  ●2004年12月9日,刊發消息《“趙樹理文學獎”倡導現實主義創作精神》,報道指出,“趙樹理文學獎·長篇小說特別獎”啟動。它將重獎密切關注當下現實生活和時代變革、代表民眾利益和訴求、深刻揭示社會問題和歷史走向、有深厚思想內涵的長篇小說。

  ●2006年12月15日,刊發梁鴻鷹的文章《文學呼喚新時代的趙樹理——簡評長篇小說〈河套人家〉》,文章指出,趙樹理從60年代中期大學畢業后,一直工作生活在河套地區,他的小說,從來沒離開過河套地區這個大舞台。《河套人家》是他長期體驗、厚積薄發的成果。

  ●2020年10月29日,刊發楊延峰的文章《趙樹理小說在日本》,文章指出,1947年,僑居我國多年的日本女翻譯家伊藤克,第一個向日本民眾譯介了趙樹理的早期作品。進入20世紀50年代后,小野忍、竹內好等人也相繼對趙樹理作品展開譯介和研究工作,最終形成了日譯趙樹理作品的高潮。1952年至1958年,日本翻譯出版了30多種趙樹理作品。

  《光明日報》( 2021年09月08日 14版)

read more

二號站怎麼註冊?_商務部:美方訛詐對中方不會有任何作用

相關閱讀,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針對“美國日前威脅將對我國5000多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一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26日表示,這種典型的極限施壓和訛詐的方法,對中方不會有任何作用,中方將堅決捍衛國家核心利益和中國人民利益。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 高峰

美方出於國內政治議程的考慮,不惜損害全球經濟復蘇進程來之不易的良好環境,不惜影響全球價值鏈上的企業和消費者利益,對外四處挑起和升級貿易摩擦,這種非理性的言行是極不負責任的。這種典型的極限施壓與訛詐方法,對於中方不會有任何作用。

美方的指責歪曲事實站不住腳

針對“美方發起對華301調查並對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的問題,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表示,美方的指責是歪曲事實、站不住腳的。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 高峰

美方指責中國在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和產業政策方面採取不公平行為,是歪曲事實、站不住腳的。

高峰介紹,在美方公布的300多份書面評論意見中,有九成以上的利害關係方表達了反對意見,這已充分說明問題。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 高峰

高峰表示,中方已經多次表明,磋商的前提是講誠信、守信用,目前雙方尚未就重啟談判進行接觸。

我國已簽署16個自由貿易協定

26日,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表示,自2002年以來,我國已與24個國家和地區簽署了16個自貿協定,自貿夥伴遍及亞洲、大洋洲、南美洲和歐洲。目前,我們正在進行的自貿區談判有13個,包括《區域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中日韓自貿協定等。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 高峰

自貿區建設是推進經濟全球化和貿易自由化的重要途徑。通過自貿區,中國經濟更加深入地融入世界經濟,同時,中國的市場也越來越開放,消費者的選擇也越來越多樣。

針對有記者提出的中歐自貿區建設問題,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表示:“中方一貫主張建設開放透明、互利共贏的區域自由貿易安排,只要符合世貿組織原則,有利於推動經濟全球化和區域一體化,有利於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我們都持积極態度。”

更多新聞

監製/唐怡 主編/張天宇

編輯/王義

?央視新

反對美國貿易霸凌主義!

 

 

read more

二號站下載_《求是》雜誌發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文章《努力造就一支忠誠乾淨擔當的高素質幹部隊伍》

相關閱讀,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新華社北京1月15日電 1月16日出版的《求是》雜誌第2期將發表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的重要文章《努力造就一支忠誠乾淨擔當的高素質幹部隊伍》。

  文章強調,重視吸取歷史經驗是我們黨的一個好傳統。我們學習中國歷史上的吏治,目的是了解我國歷史上吏治的得失,為建設高素質幹部隊伍提供一些借鑒。正確的政治路線要靠正確的組織路線來保證。我們黨要團結帶領人民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必須全面貫徹新時代黨的組織路線,嚴把德才標準,堅持公正用人,拓寬用人視野,激勵幹部积極性,努力造就一支忠誠乾淨擔當的高素質幹部隊伍。文章指出,要嚴把德才標準。幹部在政治品德、職業道德、社會公德、家庭美德等方面都要過硬,最重要的是政治品德要過得硬。要堅持公正用人。公正用人是我們黨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在組織路線上的體現,應該成為我們選人用人的根本要求。公正用人,公在公心、公在事業、公在正氣。要拓寬用人視野。要打開視野,把幹部隊伍和各方面人才作用充分發揮出來。要激發乾部积極性,在選人用人上體現講擔當、重擔當的鮮明導向,激勵幹部增強幹事創業的精氣神。

read more

二號站下載_奮力開創新局――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推動東北全面振興述評之一

相關閱讀,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新華社瀋陽1月28日電  題:奮力開創新局——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推動東北全面振興述評之一

  新華社記者徐揚、段續、汪偉、強勇

  滾石上山,何其艱險;爬坡過坎,何其艱辛。

  新年伊始,東北三省兩會正相繼召開,向外界傳遞出一個共同的強烈聲音:全面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以新氣象新擔當新作為開創新局面。

位於大連長興島的恆力石化煉化項目,即將迎來投料試生產(2018年8月26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發

 

 

  新氣象:輕舟正過萬重山

  隆冬時節,東北大地滴水成冰。

  “心裏着急,現在的難題是產能追不上訂單。”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內,光洋科技集團董事長於德海有些“上火”。

  “我們要打造中國最大的地下工廠。”他指着一處依山而建的廠房說,項目投資超過20億元,相當於30多個標準足球場大小,設備開春就入場,未來這裏將為生產機床提供恆溫恆濕的環境。

  冷中有熱,機遇在前。

  在遼寧西部的朝陽市通美晶體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們正在密封砷化鎵晶體反應容器,接口處不時迸出耀眼的火花。這家高科技公司去年從北京搬遷而來,全部投產後年產值可達6億元。

  公司負責人胡成斌說:“我們看好京沈高鐵開通后朝陽的交通優勢。”據悉,包括通美在內,已有400多個來自京津冀的項目簽約朝陽。

  增長的馬達開動起來就熱氣騰騰。經初步統計,2018年,遼寧、吉林、黑龍江GDP增速分別實現5.7%、4.5%和5%左右。其中,遼寧省連續8個季度實現正增長,全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9.8%,繼續保持在全國第三位,效益水平持續向好。

  中國東北振興研究院副院長李凱說,東北經濟進入了恢復性增長的新階段。在李凱看來,上揚的核心因素就是中央新一輪東北振興戰略的實施。

  風吹浪打間,大連長興島一派忙碌景象。

  2018年12月26日,東北振興的重大產業項目——恆力2000萬噸/年煉化一體化項目在長興島正式投料開車。恆力集團項目全部投產後,預計實現年產值3000億元,將成為大連新的經濟增長引擎。

  這個重大工程是國家發展改革委確定的“東北地區老工業基地振興三年滾動重點推進項目”之一。2016年以來,從《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若干意見》到《國務院關於深入推進實施新一輪東北振興戰略加快推動東北地區經濟企穩向好若干重要舉措的意見》,從“六省八市對口合作”到“新一輪東北振興三年滾動計劃”,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就實施新一輪東北振興戰略,打出了一套政策的組合拳。

  2018年9月底,習近平總書記再次來到東北三省考察,主持召開深入推進東北振興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就推進東北全面振興作出了新的全面部署,為老工業基地涅��重生掌舵定向。

  前所未有的機遇擺在東北面前。東北,正闖關奪隘,激流勇進。

一汽解放職工與第700萬輛解放卡車合影留念(2018年11月30日攝)。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新擔當:老乾新枝吐芳華

  位於長春的中國一汽,中國汽車工業的搖籃。

  2018年11月30日是一個值得記憶的日子——一汽解放第700萬輛解放卡車下線。

  從60多年前的大鼻子汽車,到現在每5分鐘下線一輛的“擎天柱”,一汽解放汽車有限公司董事長鬍漢傑說,“解放”早已脫胎換骨,重卡供不應求。

  “我們也曾遭遇過短暫低谷,被擠出行業前三,但通過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016年重新回到國內重卡第一的位置,且一直保持到現在。”胡漢傑說。

  “解放”靠改革解放了生產力,獲得了新活力。在東北,許多“大塊頭”企業都因改革在過去一年有不俗的表現。中車長客股份、通鋼集團、吉林化纖等一批骨幹企業2018年前三季度工業產值同比增長15.1%、57%、28%。

工人在本鋼集團高爐前測量鐵水溫度(2017年11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潘昱龍 攝

  在本鋼,板材熱連軋廠1700生產線上,通紅的鋼板次第通過軋鋼設備,出口韓國、巴基斯坦的熱軋產品讓生產線滿負荷運轉。為上海通用、一汽大眾、華晨等知名汽車廠商生產的訂單也在排隊。

  本鋼集團董事長陳繼壯說,近年來,本鋼刀刃向內抓改革,目光向“新”抓研發。在產品創新上,從全球最高等級強度2000MPa超高強韌性熱衝壓成型鋼的成功研製,到世界最寬幅超薄汽車用鋼的批量生產,本鋼集團緊跟前沿技術,圍繞市場需求進行創新。

  大慶油田2018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利潤總額分別同比增長15.39%、184.63%,創2015年以來同期最高水平。

  大慶油田正在走向資源枯竭,為何效益逆勢上升?油田一位負責人說,面對資源枯竭,大慶油田一方面通過科技創新提高採油率,积極拓展天然氣等其他能源開採;另一方面,努力開展國際能源合作,彌補國內產能下降。

  “國有企業地位重要、作用關鍵、不可替代,是黨和國家的重要依靠力量。”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言猶在耳。“大塊頭們”是東北的頂樑柱。在東北全面振興的征程中,“四梁八柱”要穩,更要以新的擔當撐起中國工業的脊樑。

  來自遼寧壯龍的油動直驅多旋翼無人機在北京舉行的第七屆中國國際農業航空技術裝備展覽會上展出(2016年4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新作為:東風吹水綠參差

  去年德國漢諾威工博會上,直徑超過1米、在滿油的情況下可連續飛行300公里的大型無人機,吸引了眾多觀眾的目光,諮詢的人們絡繹不絕。鮮為人知的是,這款無人機來自遙遠的遼寧瀋陽。

  “這款多旋翼無人機解決了載荷小、航時短的難題,已經有7家公司有了初步的合作意向。”遼寧壯龍無人機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張黎說,公司成立不到3年,銷量每年上一個大台階,今年銷售額有望突破億元大關。

  “儘快形成多點支撐、多業並舉、多元發展的產業發展格局。”這是習近平總書記的殷殷囑託。

  “一柱擎天”“二人轉”是東北經濟的沉痾痼疾。“多點支撐、多業並舉、多元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就東北如何培育壯大新動能開出了藥方,“要依靠創新把實體經濟做實、做強、做優,堅持鳳凰涅��、騰籠換鳥,积極扶持新興產業加快發展”。

這是瀋陽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工業機器人生產車間(2017年6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青 攝

  2018年,經初步統計,遼寧、黑龍江兩省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分別增長19.8%和11.2%,吉林省高新技術企業、科技小巨人企業數量分別增長69.8%、161.1%。新動能正在快速成長,新業態正在悄然布局。

  在遼寧鞍山,麥格納科技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內,公司研發的新式軸承上,兩個金屬片在永磁材料作用下隔空共轉,沒有摩擦無需潤滑油。2017年企業產值1.3億元,2018年預計實現產值3億元。

  在長春,高新企業的發展帶領整個高新技術行業用電量躍升,“2018年科研和技術服務業用電量同比增長超過23%。”長春供電公司發策部主任焦明曦說。

  支持企業成為技術創新主體,支持科技型企業积極承擔國家重大科技項目……在一系列政策組合拳推動下,近兩年哈爾濱市平均每天誕生3.5戶科技企業,創歷史新高。以光生物安全照明設備為拳頭產品的哈爾濱工大光電科技有限公司,雖然產品技術含量十足,但因為缺少資金,一度發展緩慢。2015年企業銷售額僅200多萬元。2016年,由於有哈爾濱創業投資引導基金的投入,企業產能迅速擴大,去年銷售額預計突破1億元。

  經過幾年的培育,機器人、生物醫藥、新能源汽車等新興產業在東北進入了拔節生長狀態。2018年前三季度,黑龍江省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0.5%,提高7.8個百分點。其中,新能源汽車產量增長35.6%,工業機器人產量增長1.1倍。

  參天大樹都是從幼苗長起來的。東北的新產業、新業態就像星星之火,正在點燃可期的未來。

圖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