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站測速_技術賦能 智慧工地引領建造行業数字化轉型

一直以來,如何提高建造行業安全、效率、質量等問題備受關注。智慧工地作為工程現場一體化管理的一種模式,改變了傳統施工現場參建各方現場管理的交互方式、工作方式和管理模式,實現了工程管理的可視化、智能化,極大提高施工安全度,並推動着“智慧城市”建設,讓城市建設更加精細、城市環境更加和諧、城市生活更加宜居。 

智能平台数字化、可視化   

智慧工地管理平台,作為工地管理的中樞系統,是利用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能,實時監控施工現場進展、重要設備、人員管理等動態信息,實現工地運作一體化。   

其次,實現數據 “雲共享”。智慧工地能夠將工地內各個軟件體系和智能設備打通,集成到一個統一的平台,並將產生的數據彙集,形成數據庫,完成數據的互聯互通並形成聯動,把目標、數據以及分析成果以可視化數據的方式呈現給管理者。這樣就能有效推動施工現場数字化、在線化、智能化,讓每一個工程項目可控性、質量保證性等方面獲得巨大提高。   

智能硬件產品進工地   

“智慧工地”上,建築機器人、無人機以及各類智能設備已成為施工“標配”。進入“智慧工地”,首先得在智能閘機刷臉。人臉識別考勤系統可記錄人員的進出時間、數量、工種等數據,能為項目考勤、人員配置提供依據。施工場地還配有傳感器以及攝像頭,實時、遠程、自動監控工地現場的溫度、濕度、PM2.5、噪音等情況,還能通過手機等移動端查看。一旦發生數據超標,將自動報警,並聯動霧炮機、噴淋系統等功能。   

另外,智能巡檢機器人的出現,改變以往採取人員主觀巡視和手工紙介質記錄方法,不受氣候條件、環境因素、人員素質和管理機制等因素制約,並將巡檢數據進行智能反饋和處理,巡檢效果和到位率大大提升。   

科研投入和人才引入   

智慧工地的系統操作和管理終究需要配置專業人員。一方面,進一步增加科研方面的投入,不斷優化智慧工地方案,創新智能硬件應用,提高智慧工地自動化、智能化水平;另一方面,加大科研院校的人才引入力度,加強合作,注重新時代新人才培養,擴大市場人員隊伍,讓智慧工地的概念被更多施工單位接受。   

結語:未來,為了提高工程管理信息化水平,最終實現綠色生態建造,需要將更多人工智慧、傳感技術、虛擬現實等高科技技術植入到建築、人員穿戴設施、場地進出關口等各類物體中,以建立“互聯協同、智能生產、科學管理”的施工項目信息化生態圈。

read more

二號站怎麼註冊?_物聯網投資回報:可以為公司帶來的7大好處

如今,公司面臨着巨大壓力,無論是來自內部管理層還是來自外部客戶,都需要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更高質量的產品和服務,並利用現有資源來實現這一目標。公司必須不斷創新,以提高效率,提高競爭力並推動利潤增長。他們還必須投資於開發和採用新技術,如物聯網。決定採用哪種技術,何時採用,以及如何管理實施過程以獲得預期的業務成果是非常困難的,尤其是在公司缺少必要的內部專業知識情況下。

任何大型技術投資都涉及兩個主要考慮因素:項目如何收回成本和收益的不確定性。

換言之,投資回報是最a重要的投資優先事項。在新技術實施之前,公司可能會擔心不能有效地利用它,或者不確定它對組織的最終影響。公司可能還擔心客戶和業務合作夥伴將如何反應。

這些問題在投資前無法有效解決――儘管像概念驗證這樣的概念是解決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有用方法。公司在物聯網上的任何支出都必須提供可測量的投資回報,而且必須快速。很多時候,投資回報轉化為“降低成本”,儘管降低成本只是投資回報等式的一小部分。物聯網應用的投資回報既有直接的,也有間接的。物聯網應該幫助公司直接節約成本並增加收入,但也應該通過更抽象的好處來提高利潤、提高客戶滿意度、提高效率和競爭力,以及改善長期戰略規劃。

1、實時業務洞察力

通過訪問所有組織或項目流程的實時數據(無論是隧道建設項目的進度還是城市的交通狀況),可以預測並實施全面的預防性措施。通過監控關鍵資產,可以提前進行維護以避免停機,並可以使工業流程更加準確和高效。通過分析位於資產關鍵點上的關鍵數據,可以向所有相關團隊通知資產或項目的狀態。然後,他們可以知道是否需要執行某項操作或更改某些流程,以及是否應該立即或以後採取行動。

物聯網支持的“全局”方法節省了大量時間和資源。

它使所有決策都有確鑿的證據,並有助於促進跨部門和跨團隊的協作,並且這些部門和團隊都可以訪問相同的計劃和數據。

2、節約成本

智能、互聯的設備或數據點實現了對關鍵流程和資產的遠程監控和維護,這既降低了長期維護成本,又提高了對最終用戶的服務水平。提高效率並不是降低成本的唯一途徑:當涉及到結構健康監測或施工現場監測時,與事故相關的延誤會導致巨大成本,能夠監測和預測任何異常情況都是控制預算的關鍵。根據業務的不同,物聯網系統不僅可以提高業務運營效率,而且還可以防止任何事故或意外事件的發生,從而在項目生命周期內節省大量成本。

3、增加收入

更有效地管理和維護關聯資產可以帶來競爭優勢並推動收入增長。這意味着,由於公司擁有更好的聲譽並能夠提供更高的性價比,因此員工滿意度更高,並轉化為更高的生產效率,以及更大、更忠誠的客戶群。一個具體例子是基於物聯網的智能停車系統。例如,舊金山部署SF Park智能停車收費系統,該系統可以根據供求關係自動調整價格(按需定價)。這不僅讓城市居民停車更容易,而且也讓市政機構通過利用錯峰停車時間來增加收入。物聯網系統允許公司為最終用戶開發新的應用(在本例中是智能停車應用),這意味着可以直接從客戶那裡進行数字化監控並收取費用。

4、提高用戶滿意度

通過物聯網,使遠程識別、診斷和解決問題的系統成為可能。

正是這些系統改善了長期業務戰略,實現了預測性維護,並改善了最終用戶體驗。

例如,使用物聯網系統監控橋樑等老化的民用基礎設施對於保持這些資產的可用性和安全性至關重要。這是因為這些系統能夠實時遠程監控,這有助於預測性維護,並防止像2018年莫蘭迪大橋坍塌這樣的嚴重事故。互聯資產策略不僅有助於提供主動且具有預測性的維護服務,而且還有助於提高正常運行時間和安全性,並減少現場巡檢次數和潛在的停機時間。

5、品牌差異化和增強競爭力

無論您是專門從事城市交通還是隧道建設,使用物聯網來優化關鍵業務流程,並讓您的用戶能夠訪問新的應用或信息,都會帶來競爭優勢。如果您能夠通過精確、實時的物聯網監控解決方案更快地完成隧道工程,又不會超出預算,並能防止事故發生,那麼您將是行業中最a受青睞的建築運營商。您向客戶提供的產品的價值和可靠性提高了,自然就會有更多客戶選擇您。

6、改進長期規劃和戰略

在項目的整個生命周期中不斷收集數據,可以建立一個關於地理區域(例如,如果是城市)或關鍵資產(例如,如果是高速公路運營商)狀態的龐大數據集。來自連網資產的物聯網數據與其他系統集成,可以為組織提供了前a所未有的可見性和自動化水平。這使得城市和其他組織能夠建立基於實時數據且高度精確的長期戰略運營模型。

如果您知道關鍵設備和資產的運行狀況,以及人們與它們的互動方式,則可以在未來改進設備功能和業務流程。

這也允許最終創建“数字孿生”,即創建地理空間區域或設備的“数字複製品”,通過該複製品可以部署操作來“測試”它們在現實生活中的潛在結果。這有助於改善業務決策。

7、面向未來的業務

儘早投資物聯網不僅能夠提高競爭力,而且還能增強組織未來進一步創新的能力。跨流程和部門部署物聯網系統使組織可以積累知識和經驗,然後在將來採用其他新技術和方法時可以調用這些知識和經驗。(來源物聯之家網)建立在這種專業知識基礎上的創新投資不僅將更加有效,而且更有可能獲得更高的回報和更低的不確定性。物聯網初始投資產生的滾雪球式創新效應具有巨大的潛力,足以使組織成為該領域的領a導者。

通過物聯網改變您的業務

當今世界,所有事物和所有人都通過物聯網相互連接。它正在改變幾乎每個公司創造價值的方式。通過使公司更加關注結果、長期戰略和優化業務流程,它正在徹底改變商業模式。物聯網正在為公司創造新的機會,以增強其服務、獲得業務洞察力,並使自己更具競爭力和開拓性。

但是,並不是任何物聯網產品或服務都能做到:公司需要選擇符合其特定運營需求並解決其業務或行業痛點的物聯網系統。因此,以結果為中心且針對痛點的物聯網系統不僅能解決眼前的單個問題,而且還能幫助公司進行創新,並且重要的是,能識別任何未知或未來的問題。使用物聯網來創新業務並提高效率會帶來真正的投資回報,而且如果所選的物聯網系統非常適合您的業務,則回報還會進一步增加。

現在是時候了採用物聯網了!

read more

二號站註冊_Gartner報告:阿里雲容器產品布局全球第一

近日,國際知名調研機構Gartner發布2020年公共雲容器報告,阿里雲連續兩年成為唯一入選的中國企業。與去年相比,阿里雲在產品豐富度上更進一步,與AWS並列成為全球容器產品  的雲服務廠商。

Gartner公共雲容器報告評選標準嚴格,需要在Serverless容器、服務網格、安全沙箱容器、混合雲和邊緣等10個產品維度考核雲廠商。報告結果显示,阿里雲和AWS擁有最豐富的產品布局,覆蓋了9項產品能力  谷歌、微軟及IBM等企業。

(阿里雲與AWS並列第一,覆蓋9項容器產品)

Gartner分析師認為,“阿里雲擁有豐富的容器產品形態,在中國市場表現強勁,並在上述產品領域具備良好的技術發展策略。”

Gartner報告指出,企業使用容器技術是大勢所趨,主流雲服務商都在布局無服務化容器、混合雲、安全和自動化DevOps等容器相關領域。

阿里雲是  早布局容器技術的公司之一,其容器服務經歷了阿里巴巴集團內部業務場景十餘年的淬鍊,並衍生了一系列產品服務,已在全球19個公共雲可用區開服,服務規模增速連續多年超400%,支撐上萬個集群、數百萬容器。

疫情期間,百家雲、洋蔥學院、希沃課堂等多家企業基於阿里雲容器服務擴容十倍以上應對流量洪峰,支撐千萬學生在線學習。阿里雲還面向全球免費開放基因計算服務AGS,60秒內即可獲得新冠病毒等數千種病毒基因的比對結果。

“阿里雲容器的目標是構築新基石、新算力、新生態”,阿里雲容器服務研發總監易立稱,“雲原生技術正成為釋放雲價值的最短路徑,阿里雲會幫助企業更好支撐混合雲、雲邊一體的分佈式雲架構和全球化應用交付。另外,容器還將與神龍架構、含光芯片等雲原生的軟硬一體化創新技術結合,加速企業業務智能化升級。同時我們還會通過開放技術生態和全球合作夥伴計劃,讓更多企業分享雲時代技術紅利。

過去一年,阿里雲容器服務被多個  報告認可,2019年,創造了中國企業在Forrester公共雲容器報告的  成績,進入強勁表現者象限。

read more

二號站註冊_Zoom:一隻缺鈣的紙老虎

今天我們來說說 Zoom。當國內疫情發展趨於平緩,美國成為新的“震中”的時候,屬於它的高光時刻就到來了。但過去這一個月,在給 Zoom 帶來史上最大曝光的同時,也讓它遭遇了發展 5 年來最大的危機。

“危機”一詞恰如其分,因為機遇和危險相伴相生。機遇讓 Zoom 快速催熟,家喻戶曉,成為視頻會議的代名詞,膨脹如森林冠軍。但危險則是源於它跟不上節奏的安全和隱私投入,這是 Zoom 未來的命門,也讓競爭對手意識到這隻老虎是“紙做的”。

一、Zoom 的危機一月

3 月 19 日(當地時間,下同)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發布,全美新增確診病例突破 1 萬例,標志著美國疫情進入高峰期。Zoom 股票(NASDAQ: ZM)價格應聲而起,從 18 日的 118.71 美元飆漲到 23 日的 159.56 美元。

此後進入 4 月,在 2 日和 7 日 Zoom 股價遭遇兩次小波谷較低回落到 113.75 美元。但此後它又重新漲回來,4 月 15 日股價 151.56 美元,重新接近了歷史高位。

Zoom 創始人、CEO 袁征在 4 月 1 日發文說,產品日活用戶從去年 12 月的 1000 萬人激增到 3 月份的 2 億人。

然而,中國台灣、澳大利亞和德國便先後禁止地方行政機關使用 Zoom。此外,美國紐約州和新加坡禁止學校採用 Zoom 遠程教學(新加坡在封禁 Zoom 兩周后正考慮放開限制);美國參議院、NASA、馬斯克的 SpaceX 公司、谷歌、西門子、渣打銀行等機構也禁止員工在工作和 / 或私人場合使用 Zoom。

Zoom在一份聲明中說,仍有許多全球客戶,包括金融公司、電信公司、大學和政府機構,都對其技術進行了”詳盡的安全審查”,並依然選擇使用他們的服務。這些評估后仍然使用 Zoom 的案例包含摩根大通、高盛和美國金融行業監管局(FINRA)。

過去這一個月對 Zoom 而言就是如上所述,充滿機遇和危險的“危機”時刻。

1、“Zoom 炸彈”讓陌生人闖入會議

Zoom 在疫情期間能快速得到普及,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它簡單到高級,根本不用設置就能用的產品設計。也正是這樣無需用戶參与和思考的產品設計,讓一些按照默認選項一路“下一步”的用戶遇到了麻煩。

先出現的問題是“Zoom 炸彈”(zoombombings)。由於 Zoom 的默認設置都是以方便用戶無需學習就加入會議為目的,所以這就讓很多會議被無關人士擅闖、偷聽或者搗亂――接管屏幕共享、散發色情資料,等等。

要避免陌生人蔘會,應該禁用“在主持人進場之前允許參會者入場”,設置主持人之外的管理員,禁用“文件傳輸”以避免搗亂者傳播帶毒文件,禁用“允許被移除的用戶再度加入”。但 Zoom 的默認設置是極簡的,這些選項都是默認關閉的,它因此遭受批評。

4 月 1 日,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警告用戶更改默認設置,以防止“Zoom 炸彈”。此前一天,英國首相約翰遜貼出的社交媒體照片,公開了他網上召集內閣會議的 Zoom 房間號:539-544-323,引發全民猜密碼的狂歡。(Zoom 此後修改默認設置,隱藏了標題欄上的房間號。)

2、為圖方便,默認選項隱含多重漏洞

這類默認設置“為用戶着想”而引發的安全隱患還有不少。3 月 31 日,Zoom 被指其 Mac 客戶端採用了像很多“流氓軟件”一樣的靜默安裝方式,全程不給用戶提示信息。

這種把漏洞(bug)當賣點(feature)的做法並不是第一次引發質疑。2019 年 7 月,蘋果被迫向幾百萬台裝有 Zoom 的 Mac 打補丁,因為 Zoom 安裝完后多出了一個可以遠程激活用戶攝像頭的小型網絡服務器。它開機自啟,且卸載 Zoom 后無法同時刪除。

發現漏洞的研究員拒絕了 Zoom 以封口為代價給他支付的賞金,並將其公之於眾。Zoom 發聲明稱:“我們認為這合情合理地改善了糟糕的用戶體驗,使用戶能更快地一鍵加入會議。我們並不是業界唯一這麼做的。”但它可以通過網頁版,只用瀏覽器就加入會議,所以這條辯解也說不過去。

此外,3 月 26 日,《赫芬頓郵報》質疑 Zoom 的一項特性――允許會議發起人檢查參會者是否把 Zoom 窗口隱藏到了後台――是一種變相“雲監工”。

3、用戶協議中未披露的隱私泄露

很少有人會主動查閱常用軟件與服務的用戶協議,但只要一查,基本都會查出一些問題來。航通社以前也曾關注過國內的同類情況:《你總會變老,所以你要仔細看用戶協議》。

Zoom 在過去 6 年的發展中都沒有被人針對性地挑刺,不過民間對用戶協議的追究可能遲到,卻從不會缺席。

3 月 30 日,《消費者報告》雜誌指責 Zoom 的用戶協議允許其收集有關用戶會議的信息(如視頻和共享筆記)進行定向廣告分析而受到批評。此後 Zoom 修改了相關的協議條文。

3 月 26 日,Vice 旗下科技媒體品牌 Motherboard 曝光 Zoom 的 iOS 應用悄悄地向 Facebook 發送有關用戶習慣的數據,即使用戶沒有 Facebook 帳戶。信息包含設備型號,正使用的手機運營商等。Zoom 雖然刪除了這一段代碼,但速度不夠快,無法阻止用戶發起的集體訴訟,以及紐約總檢察長對其展開調查。

3 月 19 日,有關注隱私的組織 Access Now 要求 Zoom 就像亞馬遜、微軟、谷歌等前輩一樣,每半年一次公開全球各地執法機構對其發出的協助調查的指令。

4、“中國威脅論”

3 月 31 日,The Intercept 報道 Zoom 不是如其聲稱的那樣是“端到端加密”的。這意味着,如果第三方同時截獲了 Zoom 會議的數據包和掌握解密用的密鑰,就可以化解和竊聽會議內容。

4 月 3 日,加拿大一家研究機構指出 Zoom 將一些北美的通話重定向到中國內地的服務器,連用來保護這些呼叫的加密密鑰也傳遞過去了。媒體擔心,不同司法管轄區下的制度衝突,讓跨區傳輸的通話變得不安全。

Zoom 回應稱,過去幾周努力提高服務器容量以容納大量用戶湧入,但”錯誤地”允許其兩个中國數據中心作為網絡極度擁塞時的潛在備份。

截止 2019 年 11 月,Zoom 主應用程序(zoom.us)在中國內地無法訪問,但在中國境內銷售 Zoom 應用的代理商有幾家(如 zoom.cn、zoomvip.cn、zoomcloud.cn)。據第一財經報道,Zoom 正準備設立官方中國分公司,以替代第三方渠道。

Zoom 將其數據中心的流量分配機制稱為”地理圍欄”。理論上,北美的通話數據應該留在北美數據中心,而歐洲的應該留在歐洲數據中心,等等。但當本區內遭遇流量高峰時,網絡會將流量自動轉移到附近容量最大的數據中心。

當然,跨司法管轄區的業務向來很麻煩,即使是把歐洲的通話轉接到北美,也可能會遭遇歐盟 GDPR 的管轄。但在部分人士看來,涉及到中國內地的問題似乎比其他地方更為尖銳。

這一記載在 Zoom 危機一月的“編年史”上的最新章節,徹底威脅到了 Zoom 保持高速成長下正向現金流的“獨門秘籍”:將大部分研發力量放在中國內地,以降低人力成本。

二、Zoom 的低研發 / 安全投入:“勞動力市場套利”

SaaS 企業很容易驗證盈利能力,但在上市前就已經在保持正向現金流的鳳毛麟角,Zoom 就是這樣的“異類”。公司 2016-2018 財年營收依次翻倍,為 6080 萬美元、1.52 億美元、3.31 億美元;在 2018 財年扭虧為盈,凈利潤 758 萬美元。

Zoom 保持盈利的“秘訣”之一,就是相比對手而言超低的研發投入。招股書稱,Zoom 的研發支出占營收比例不足 10%,而同類大型 SaaS 企業一般將收入的 20% 以上用於研發。

採用將研發團隊設置在中國內地的方法,Zoom 充分利用了中國相對硅谷的“低工資優勢”。招股書稱,Zoom 在中國多個研發中心擁有 500 多名員工,約佔其勞動力總數的 30%、非美籍員工總數的 70%。

2012 年,美國電信運營商 Verizon 的安全團隊講了個有趣的故事。美國一家公司的“天才程序員”支付自己五分之一的薪水、將自己的程序員工作外包給中國的碼農,而自己每天的工作竟然只是在網上閑逛。

即使到現在,中國程序員的收入已經相對增長了很多,但中國上海的程序員平均月薪 10166 人民幣,硅谷(聖何塞)平均月薪則為 6544 美元(46280 人民幣)。

這種所謂“勞動力市場套利”甚至被分析人士認為,是讓當下的 Zoom 保持盈利的主要原因。換句話說,如果 Zoom 不得不將產品開發團隊轉移出中國,可能就沒法繼續盈利了。

Zoom 招股書表明,中國開發團隊可能讓公司面臨安全相關的審查。如今形勢的發展證實了這一點。這讓現在的 Zoom 措手不及,但考慮到它已經發展了 5 年,你也可以說之前留給它的時間已經夠多了。

更不用說,Zoom 不止通過雇傭中國程序員“省下了”研發投入;它對研發,特別是安全方面的資金投入,是全方位的不足。

4 月 1 日,Motherboard 報道的問題令人啼笑皆非:Zoom 將幾千個使用小眾免費电子郵箱服務的人視為“同事”,因為它只記錄了 Gmail、Outlook、雅虎等耳熟能詳的大型郵箱服務。荷蘭有不少人用 xs4all.nl、dds.nl 和 quicknet.nl 後綴的免費郵箱,就被 Zoom 當作是公司郵箱了。於是,這些陌生人被列入同一個“公司通訊錄”,可以查閱彼此郵箱地址和發起呼叫。

你可以從這個例子裏面,再清晰不過地看到 Zoom 省下來的安全、隱私、功能改進的費用,到底應該花在什麼地方。這就是在安全上花一點點錢和一大筆錢的區別。

Zoom 公司在 4 月 2 日宣布暫停功能更新 90 天,專註於應對隱私和安全問題。公司創始人、CEO 袁征接受 Business Insider 專訪時說,任何利用 Zoom 的安全和隱私問題搞市場營銷的公司都有“可怕的文化”。說人話,就是微軟、思科等視頻會議對手打隱私牌,趁機“爆錘” Zoom 是不道德的。

但這不是道德問題,這就是競爭力,哥們。

在隱私和安全問題上,Zoom 的對手們已經遭遇了大大小小的質詢,體會過焦頭爛額的時刻,做完了該做的基礎改進(至少看上去是)。你沒有,那你就不能投機取巧,繞過這一步。

三、Zoom 的低營銷投入:“為他人做嫁衣”

如果說 Zoom 通過在中國開發,和聚焦核心功能(更少關注安全等外圍能力)降低了開發成本,那麼通過 C 端(企業員工一端)的口口相傳,它又有效地降低了營銷成本。

在長期由思科 WebEx、微軟 Teams 等把持的商用電話會議市場,Zoom 採用大膽的長期免費策略,首先讓員工體驗,並通過自然使用滲透,反向影響boss的採購決策。這一進程如今仍在持續:袁征的最新舉措是免費為 K-12 學校提供 Zoom 的付費功能。

但這裏必須指出,所謂“降低營銷成本”也是相對的。從 B 端入手,自上而下影響採購部門和boss的思路並沒有過時,很多在大眾眼裡關注度不高的產品在 B 端被廣泛應用,乃至底層員工可能都不知道公司原來買了某種軟件。

微軟 Teams 就是典型案例。像 The Verge 曾質疑,為什麼微軟有消費端的 Skype、商用端的 Skype for Business 和 Teams,卻“打爛了一手好牌”,任由 Zoom 搶盡風頭。

該文認為,微軟對 Teams 等視頻通話產品近乎採取粗放經營的方式,產品線沒有整合,用戶對 Skype for Business 和 Teams 之間有什麼區別都搞不清楚。而 Skype 原本使用的 P2P 協議,確實適合低帶寬下保持通話流暢,但卻影響了非電腦的移動終端使用,微軟不得不在近期拋棄這些遺產,對其完全重構。

但事實證明,商業用戶看到安全風險之後,紛紛逃離 Zoom,並會尋找 Teams 和 WebEx 這類商用替代品。真正黏在 Zoom 上的普通人和免費用戶,轉為付費的意願並不高。Zoom 培養了大眾的使用習慣,只是“為他人做嫁衣”。

微軟 Teams 隨着 Office 365 / Microsoft 365 分發到了世界各地的企業用戶,雖然它也是一個付費服務,但已經購買了 Office 的企業可以不用感知到這筆開銷。

航通社在上周專訪了負責 Microsoft 365 的微軟全球副總裁施洋(Jared Spataro)。他的回答表明,微軟並未真正擔心過 Zoom 的興起。

“Zoom、Houseparty、Google Hangouts 這些主要是針對個人用的,Zoom 在報紙上說他們的用戶很多是免費的。它們都是針對消費市場研發的,所以有的時候用廣告來維持商業模型。”

“Teams 從一開始的設計過程中,就會考慮到安全和隱私這些基本原則。現在有很多公司已經開始跟我們交流,由於安全和隱私的問題,他們正在考慮是否要切換到 Teams 工作。”

“Teams 的用戶包括中小企業和大公司,都是需要付費的。Teams 正在迅速推動着世界生產力發展,但微軟不會在市場上大肆宣揚。這一周我們會發布一些新的統計数字來解釋用戶量。”

第二天,微軟分享了有關 Teams 的最新數據:在線會議時長(27 億分鐘)和打開視頻會議的次數都是疫情暴發前的 3 倍。今年 3 月,Teams 內部的總通話時長同比增長了 1000%。Teams 在中國每天新增用戶數是 1 月份的兩倍多。

Zoom 之所以受歡迎,因為它易於使用,連接質量可靠。但 Zoom 的誤導性聲明,為用戶提供了假的的”安全感和隱私感。

原本員工自下而上影響決策的推廣模式,因為 Zoom 的安全隱患被大大阻礙,企業紛紛直接禁止使用 Zoom,可能令其錯過疫情期間一次性部署的黃金時期。這樣的部署一旦完成,再更改便非常困難了。

“先污染,后治理”的模式對初創公司是較為理想的,它有另一個名字叫“最小可用產品(MVP)”,也就是先跑起來再說。這證明了 Zoom 初期戰略的成功。但眼下,視頻會議產品完成了全民普及,門檻將比以前變得更低,或者說,有能力邁過門檻的巨頭都已經參与進來了。

四、專業工具轉平台?難而且沒必要

很多支招的吃瓜群眾都說讓 Zoom 做平台,但變成另一個 slack 並沒有太大必要――特別是當你只是“趕鴨子上架”,為求生而做平台的時候。企業和員工看中的是 Zoom 專註的高連接率,而不是別的。

Zoom 讓其它帶有視頻會議功能的 SaaS 產品或通用聊天軟件相形見絀的,是它引以為傲的低延時,所有通話延時都被縮減在 150 毫秒以內,這是公司的承諾。它們一切的技術優化都是為了確保這樣的目標。

很難保證 Zoom 一旦轉為平台以後,其他業務是否還會有這樣的高級優勢,而戰線拉長對於節省研發開支著稱的團隊並不是好事。

有一些更利基的產品,目的是為了修正 Zoom 類工具的問題或缺憾。比如 Pragli 使用永遠在線的卡通頭像標註員工狀態,以此避免員工開會前一定要化妝更衣,以及由此帶來的不能放開交流的問題。

它的做法讓人想起天國的聊天寶(子彈短信),所以你就能由此看到,同為純工具的 Zoom 也有它的天花板,只是高那麼一點點而已。

用戶並不能在 Zoom 上完成上班打卡、報銷、請假等事情。這種一個工具只服務於一個用途的做法,讓 Zoom 無意中實現了區隔工作與生活的目的,也實現了區隔開會(這一令人頭痛和煩躁不安的時刻)與工作其他環節的目的。畢竟,遠程協作還包含共同編輯文檔等其他異步溝通方式,無需擔心延時等令人抓狂的問題。

航通社社長曾跟老友遠程敘舊,因為其中一位用的是 Zoom,他一聽我提起 Zoom 就退避三舍,說這會讓他以為自己在上班。最後,大家達成共識,用騰訊會議連麥。

好在,現在人們開始將 Zoom 用於工作以外的其他目的,如與朋友聊天、網絡課堂、婚禮、宗教活動等,它曾經培育用戶的巨大努力正收回一點成效。這甚至也許會幫助它――在萬一永遠無法修復企業客戶信任的時候――搖身一變成為民用,而不是商用的產品,作為讓公司存活的備選方案。

五、開源變服務商?利潤空間更小

Zoom 的替代者,在大致解決安全問題的同時,都不可能做到像 Zoom 這麼方便。前面說過了,Zoom 寧可選擇傻瓜化的默認選項,儘管一路“下一步”隱藏着風險。

為了徹底消滅外界對安全隱私問題的糾纏不休,袁征在近期接受《福布斯》採訪時似乎亂了方寸。他甚至說,

“如果不能把 Zoom 變成世界上較為安全的平台,在接下來的幾年裡甚至會考慮開源 Zoom 的代碼供其他人嘗試。”

“我覺得Zoom不再是Zoom的一部分了,Zoom現在屬於世界。所以,我需要其他所有人的幫助。讓我們一起建立一個更好的、世界上較為安全的平台,讓全世界都從中受益。”

――一種聊天或對話協議,之前開源過嗎?

谷歌 Gtalk、蘋果 iMessage、微博、Twitter 一度短暫的允許第三方客戶端,但隨後都收回去了 API,因為聊天工具不斷湧現的新功能無法傳導到第三方客戶端,有些信息流不能亂序显示,讓“競價排名”的廣告沒了展示位。

Telegram 協議是開源的,但這讓基礎協議無法進一步更新,跟虛擬貨幣分叉時候遇到的困境類似。當然也可以用與分叉相似的方式嘗試解決爭議。另有一種鮮為人知的視頻通話平台 Jitsi,雖然也不是端到端加密的,但它現在已經是開源的。

一部分由於美國本土版本被封鎖,Zoom 在中國的很多業務以“技術支持”的方式展開。第一財經報道了一款名為“矚目”的國產線上會議軟件與Zoom存在技術合作,其應用界面和 Zoom 如出一轍。

如果真的迫於壓力開源,那麼 Zoom 會轉變為像 Canonical(負責維護 Ubuntu Linux)一樣的開源服務商,主要盈利模式改為向企業提供服務和技術支持。

由於停止了直接對產品本身收費的方式,且有些公司可能會在私有雲架設 Zoom,持續創收能力肯定不如現在這麼好,而且這一過程是不可逆的。

Zoom 或許會懷念 2013 年底成立以後,長達 5 年多默默無聞的低調發展。如今的高成長大概率難以維持,如果回到一個小而美的服務商,可以自我持續發展,將是比較理想的一個結局。但搞不好,也可能讓它無法承擔大範圍的安全責任而“倒在黎明前”,這考驗着管理者的掌舵能力。

六、結論

相比上市之初的每股 62 美元,Zoom 不到一年就實現了超過 142% 的股價漲幅,300 多億美金的市值讓它跟 Uber 等獨角獸比肩。

不過,看了這麼多做空中概股的故事,現在是時候做空 Zoom 了,而且恐怕已經在進行。它如此之高的期待必將從高位回落,區別只是最後將成為較為穩健的 SaaS 公司還是更糟糕。

另外也許是調侃的一點,Zoom 以華人創始人雇傭國內程序員的做法,讓這家美國純血統公司也儼然成了半個“中概股”。若隱若現的國家化”逆流,將讓 Zoom 的運營成本承受不必要的上升。

科技公司過去一年經常遭受指責,這些指責主要來自隱私和安全方面。商業企業拿出占其營收也許是九牛一毛的收入修補被媒體提到的安全問題。這稱之為“Techlash”。但顯而易見的是,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了這個趨勢。對患者、疑似病例、密切接觸者、社交距離保持情況的檢查,讓民眾被迫讓渡一些個人權益,而科技公司快速用技術補充社會不足,可以改善它們的公眾印象。

對於最前面的科技巨頭來說,改善外界關切的安全和隱私問題,並非傷筋動骨的支出,它們可以熬到柳暗花明的時刻。但這對研發支出低成了“競爭優勢”的 Zoom 並不適用。

Zoom 從來就沒有被正面害怕過,或者說,就算以前有對手因為摸不着底細而害怕過它,現在也有了確定的答案。它正需要對社會關心的問題逐一“補課”,來補充讓“紙老虎”強壯起來的“鈣質”。

安全隱私這件事處理的好不好,決定了 Zoom 能否挽回企業用戶的信任,維持其向來穩健的商業模式。而這進一步決定了它是否只會是又一家曇花一現的熱門公司。

 

read more

歐億二號站註冊_5種方式讓人工智能確保敏感信息安全

 對於企業和消費者來講,人工智能是非常有用的工具,那又該如何使用人工智能技術來保護敏感信息?通過快速處理數據並預測分析,AI可以完成從自動化系統到保護信息的所有工作。儘管有些網絡攻擊者利用技術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但保護數據安全是人工智能技術的一個重要作用。

我們越是利用人工智能技術來提供安全防護,就越有可能與高水準的網絡攻擊者進行作戰。下面是利用AI技術保護數據安全的幾種方式:

 1. 早期檢測

許多網絡攻擊者使用被動的方式,在不破壞系統的情況下潛入系統竊取信息。想要發現這些被動攻擊,可能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但有了人工智能,企業可以在網絡攻擊者進入系統時就偵測到網絡攻擊。

網絡威脅的數量是巨大的,特別是很多網絡攻擊者可以自動完成這些攻擊。不幸的是,由於攻擊過多,使用人工方式無法進行對抗。而人工智能則是目前較好的多任務處理工具,能夠立即發現惡意威脅,並向運維人員發出警報或將攻擊者拒之門外。

 2. 預測和預防

在攻擊發生之前進行預測是檢測的一部分。即便是對人工智能以及其他形式的自動化軟件來說,時刻保持高度警惕也是困難的。通過威脅預測,系統可以在攻擊發生前創建特定的防禦。使用這種技術,系統可以在不犧牲安全性的情況下以盡可能高的效率運行,特別是在任何時候都有適當的措施的情況下。

 3.加密

雖然對進入系統的威脅進行檢測是不錯的防禦手段,但我們的最終目標是確保攻擊無法進入系統。公司可以通過許多方式建立防禦牆,其中之一就是完全隱藏數據。當信息從一個來源轉移到另一個來源時,特別容易受到攻擊和盜竊。因此,業務過程中需要加密。

加密只是把數據變成一些看起來毫無意義的東西,比如代碼,然後系統在另一邊解密。與此同時,任何瀏覽這些信息的網絡攻擊者都會看到一些沒有明顯意義的隨機文本。

 4. 密碼保護與認證

密碼是網絡安全的底線。雖然它們很常見,許多網絡攻擊者可以很容易地繞過它們,但如果不使用密碼就等於要求別人竊取數據。幸運的是,應用人工智能可以使密碼更加安全。

以前,密碼是一個單詞或短語。現在的密碼是使用動作、模式和生物識別技術來解鎖信息。生物識別技術指的是利用人體特有的東西來打開某樣東西,比如視網膜掃描和指紋。

 5. 多因素身份驗證

如果對一組密碼不放心,還可以擁有許多密碼。但是,多方面因素改變了這些代碼的工作方式。有時,在不同的位置需要用戶輸入唯一的密碼。配合人工智能的檢測系統,這些角色甚至可以改變。

通過允許自己的動態和實時工作,訪問可以修改自己的攻擊事件。多因素不只是建立多重安全壁壘,還可以聰明地決定誰能夠進入。該系統能夠了解進入網絡的人,根據他們的行為和習慣模式與惡意內容進行交叉引用,並確定他們的訪問權限。

 人工智能改變網絡安全

人工智能技術應用的多少用戶可以自己思考。它可以檢測模式,發現錯誤,甚至執行策略來對問題進行修復。在網絡安全領域,這個系統創造了一個全新的保護層。隨着人工智能的加入,網絡安全已經發生了長足改變,並將繼續快速發展。

read more